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原创地带世界史专题研究 →阅读新闻

维勒伊乌斯·帕特库鲁斯 和 他的《罗马史》简介(上)(20040901)

[日期: 2004-08-30 ] 来源: 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   作者: Amenhotp [字体: ]
分享到:  
生平:
维勒伊乌斯·帕特库鲁斯(BC20-A.D.30?)罗马军官及作家,著有《罗马史》两卷

维勒伊乌斯·帕特库鲁斯的《罗马史》——实际上是一本简要的提纲而不是对于往昔全面的研究——是关于他自身及其家族的最为重要的资料来源。来自坎帕尼亚地方卡普亚城的维勒伊家族属于罗马骑士等级,素来与强大的罗马显贵克劳狄·尼禄家族保持联盟。

帕特库卢斯的祖父盖乌斯·维勒伊乌斯曾在著名的刺杀凯撒的主谋并试图恢复共和国的马尔库斯·布鲁图的军中担任工程兵长官(Praefectus fabrum,Officer in charge of artisans)。BC42年,在马其顿行省的腓利比城,布鲁图的军队败给了凯撒党人的新领袖—马克·安东尼和屋大维—的军队。维勒伊乌斯当时可能在场,可那时他已站在了他那强有力的私友,提比略·克劳狄乌斯·尼禄的营阵里。次年,尼禄卷入了屋大维与尼禄的朋友,鲁奇乌斯·安东尼(马克·安东尼的弟弟)间的战事中。维勒伊乌斯对他的保护人无法施以援手,可能他也眼看着自己在坎帕尼亚的地位受到威胁,所以他自杀了。

屋大维击败了鲁奇乌斯·安东尼(佩鲁西亚内战,BC41-40),但对克劳狄乌斯·尼禄的态度却是宽厚温和的。可能此时屋大维早已和尼禄的夫人利维娅·德鲁希拉坠入情网。BC38年,利维娅改嫁屋大维,屋大维也收养了她的儿子提比略(皇帝)和(婚后出生的)德鲁苏斯。(皇帝)提比略在维勒伊乌斯·帕特库卢斯的一生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盖乌斯·维勒伊乌斯的儿子继续与克劳狄·德鲁希家族和屋大维保持了友好的关系。维勒伊乌斯成为了一名骑兵指挥官(Praefectus equitum:Cavalry commander)并于BC9-8年间在日耳曼尼亚提比略的指挥下服役。看来他也很有可能参与了易北河-莱茵河之间的日耳曼尼亚战争。

BC20年,当本文的主角维勒伊乌斯·帕特库鲁斯出生之时,日耳曼尼亚战争正处于发动的前夕,很有可能这位未来的历史学家在莱茵河畔的某个军事殖民地。有可能是克桑滕(Xanten,在此处发掘了罗马骑兵兵营)或者奈梅亨或是科隆(Nijmegen,Cologne),甚至有可能是在莱茵河右岸的哈尔滕(Haltern).[注:以上地名均为今日之荷兰或德国地名,非当日罗马驻军地的本名,地址可参见附图]

年轻的维勒伊乌斯·帕特库鲁斯和父亲及祖父一样,决定要从军。奥古斯都皇帝可能对此表示赞赏——因为他想要将罗马骑士阶层转变成一个军事等级。公元前几年的色雷斯战争中,维勒伊乌斯·帕特库鲁斯因功晋升,时任其长官的是马其顿与色雷斯总督普布利乌斯·维尼奇乌斯。这位青年军官当时担任的是骑士等级的军团将校(tribunus angusticlavus: 'Narrow striped officer'; equestrian legionary officer.)可能碰到过长官的儿子,比维勒伊乌斯小十岁的马尔库斯·维尼奇乌斯。这两个年轻人日后在提比略皇帝统治时期自然成为好友。

BC1年,帕特库鲁斯陪伴着年青的盖乌斯·凯撒【译注:阿格里帕之子,奥古斯都外孙和养子,是他选定的继承人之一】。这位皇储殿下,由著名的元老马尔库斯·罗利乌斯【译注:就是在《神圣的奥古斯都传》中所提到的"两次可耻的重大失败,那就是罗利乌斯和瓦鲁斯的失败"的那位,奥古斯都的密友,BC21年执政官,BC25年加拉提亚、BC18年马其顿、BC16年长发高卢总督,BC16/15在日耳曼被苏冈布利人将第五“阿络黛”(凯尔特语'云雀',事详《神圣的朱利乌斯传,XXIV》)军团鹰旗扛跑的那位大人】和普布利乌斯·苏尔匹奇乌斯·奎里尼乌斯【译注:BC12年执政官、BC15克里特及昔兰尼加、BC5-3年加拉提亚及庞菲利亚总督,两人都因为和奥古斯都的私人关系以及熟悉东方事务当然还有前执政官的卓越地位被选为盖乌斯·凯撒的导师】陪伴,前往东方诸省巡视。稍后,历史学家帕特库鲁斯先生,这位青年军官,得以亲眼目睹并记录了:

“……我拜访了亚该亚和亚细亚行省,以及其他东部诸省,攸克星海出口及其两岸,当我回忆起那里的往事、故地、旧友和名城之时,心中不由充满了欢乐。”[帕特库鲁斯《罗马史》下卷.101.3]

盖乌斯拜会了其舅父,其时隐居于罗德斯岛的提比略【译注:这里用了Uncle这个词,那是指盖乌斯的母亲朱莉娅和被奥古斯都收养的提比略名义上的兄妹关系,但提比略曾娶盖乌斯的生父阿格里帕前婚所生女儿阿格里皮娜·维桑尼娅(Agrippona Vipsania)为妻,这时候提比略又和朱莉娅有着名义上的夫妻关系,虽然后者已被放逐。所以提比略既是盖乌斯的姐夫,又是他的舅舅,还是他的兄弟和继父,真是乱啊!】,可能帕特库鲁斯在此也与提比略相识——这是其父老帕特库鲁斯的保护人啊!

当皇储盖乌斯和新即位的帕提亚大王弗拉阿塔西斯【译注:在位时间 2 BC-AD 4 Phraataces 弗拉阿塔西斯(弗拉阿特斯五世)】在幼发拉底河上的小岛会面时,帕特库鲁斯显然在场,时为公元1年。

“……我我有幸得以目睹这罗马大军排布在大河此岸而帕提亚军队列阵于彼岸的壮观场景[……]——那可真是引人瞩目又难以忘怀的场面。帕提亚人先是在属于罗马人的河岸上与盖乌斯一道就餐,稍后盖乌斯又到敌方的领土上和大王共进晚餐。”[帕特库鲁斯《罗马史》下卷.101.2-4]

当盖乌斯侵入亚美尼亚时,帕特库鲁斯很有可能也在场,但他在记叙这场战役时没有提到他自己在场一事。

我们能肯定的是,当提比略于公元4年的秋天在下莱茵与易北河之间发动战争之时,帕特库鲁斯已继承了其父在日耳曼尼亚的骑兵指挥官一职(Praefectus equitum)。罗马大军在利珀河源进入冬营(参见地图)。次年“我军横越整个日耳曼尼亚,许多迄今为止名字都未被人听说过的部族都被我军征服”[帕特库鲁斯《罗马史》下卷.106.1]。这可不是言过其实:从未有一支罗马大军在易北河岸从今日的德累斯顿直至汉堡做过行军。

公元6年,维勒伊乌斯·帕特库鲁斯就任财务官职。职位虽不高但意味这开始了职场生涯的重要一步——此后他就是一名元老了。

此时,日耳曼已被征服,提比略正准备率领一支最少由8个军团(包括:来自潘诺尼亚的第八“奥古斯塔”、来自伊利里库姆的第十五“阿波利纳利斯”和第二十“胜利·瓦莱里亚”、来自莱提亚的第二十一“拉帕克斯”、来自上日尔曼尼亚的第十三“双生子”第十四“双生”和第十六“高卢”军团以及另一支番号不详的军团)进击波希米亚的马可曼尼人之王马尔波德,与此同时,第一“日尔曼尼亚”,第五“阿络黛”以及第十七、十八、十九军团也正要溯易北河而上开进波希米亚展开(向心)攻势。这本将成为由罗马大军所实施的最为气势恢宏的战役行动,如果获胜,将导致莱茵-易北河间的所有国家并入帝国。但是潘诺尼亚、达尔马提亚此时爆发了叛乱,妨碍了这一作战计划的实施,这支提比略麾下的大军于是转而用于镇压叛乱。

奥古斯都皇帝下令征召新的辅助部队(被称作Cohortes voluntariorum,当时至少已有18个大队),时任财务官的维勒伊乌斯·帕特库鲁斯将数个辅助大队带往潘诺尼亚的提比略军中。他宣称自己放弃了分配的行省,被派往提比略军中担任参谋军官[帕特库鲁斯《罗马史》下卷.111.4]。这个稍微有点奇怪,因为,奥古斯都并没有将行省指定给仅仅是财务官级别的青年元老的习惯啊。

不管实情如何,帕特库鲁斯更喜欢军旅生涯,见证了提比略是如何镇压潘诺尼亚和达尔马提亚叛乱的。在他的《罗马史》中他提到了这次战争的众多细节,纪念了他(参战)的数次战役。当车茹喜人公元9年暴动之后,提比略在日尔曼指挥的报复性战争中,他也在场。车茹喜人在公元九年9月的条顿堡森林击毙了罗马总督普布里乌斯·昆克提里乌斯·瓦鲁斯及其麾下的第十七、十八、十九三个军团。到公元十一年时,提比略认为日尔曼尼亚的诸部落已受到了足够的惩戒,于是在公元12年举行了一次凯旋式。

“我和我兄弟有幸与重要人物及获得显赫荣誉的人物一同出席了该凯旋式.”[帕特库鲁斯《罗马史》下卷.121.3]([Eng]It was my lot and that of my brother to participate in this triumph among the men of distinguished rank and those who were decorated with distinguished honors.[Latin] quem mihi fratrique meo inter praecipuos praecipuisque donis adornatos viros comitari contigit.——谢谢DY兄的解释和指正!)

两年之后,公元14年,提比略继承了奥古斯都的帝位,而帕特库鲁斯的官场生涯也因此获益匪浅。公元15年,他与兄弟马吉乌斯·采勒尔·维勒伊乌斯一同就职为大法官。此后,帕特库鲁斯就此从我们的资料上消失了。可能他担任了某个行省的总督,又或许出任某个长官职位(例如军事财库司库官),但他也有可能出任某个军团的指挥官。最后一种可能性最大,因为在阿尔及利亚的艾尔-阿洛克(El Arrouch)有一铭文的残篇保存下来:

C. Velleio Caius Velleius 盖乌斯·维勒伊乌斯
Paterculo Paterculus 帕特库鲁斯
leg. Aug. commander of the 皇帝特使
leg. III Aug. Third legion Augusta 第3 奥古斯塔 军团指挥官
XXIX 29 miles 第29公里

可问题在于我们并不知道帕特库鲁斯名字的第一部分(Praenomen,本名).基督教作家普利斯奇利安(他对古典资料的了解并不很好)说,维勒伊乌斯的本名是马尔库斯而不是盖乌斯。可能还并不能下结论,因为我们知道维勒伊乌斯的祖父就叫盖乌斯。所以我们或许能接受这一假定,即帕特库鲁斯作为元老院行省阿非利加的总督,指挥着第三“奥古斯塔”军团。

尽管这种解释很有吸引力,但也有问题,因为驻扎在阿非利加的第三“奥古斯塔”军团,通常不是由皇帝副帅指挥的,该军团应由已担任过执政官的该省总督指挥。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帕特库鲁斯曾担任执政官(可以想象,他会在自己的《罗马史》中提到自己官场生涯的这个最高点)。但从另一方面而言,如果我们考虑到该地区(在这一时期)并不稳定,所有的问题就都解决了。可能提比略只是简单的指定了一个自己所信任的军人(出任阿非利加总督)。【译注:公元17-24年当地土著发动游击队战争,北非不靖】

除开他可能指挥过一支军团,关于他的后半生,我们只知道一件事:公元30年,他出版了《罗马史》,献给其同乡坎帕尼亚人,马尔库斯·维尼奇乌斯,也就是帕特库鲁斯的第一位老上级普布利乌斯·维尼奇乌斯之子。

我们对他死亡的情况一无所知。但是,在《罗马史》中,帕特库鲁斯以令人作呕的方式对提比略的禁卫军长官,卢奇乌斯·埃利乌斯·塞雅努斯大肆称颂。而公元31年,塞雅努斯的涯突然间结束了。塞雅努斯及其家族和追随者们或遭杀戮或遭暗杀。维勒伊乌斯·帕特库鲁斯是否也在被杀者之列?很有可能。另外还有一种可能,,我们将在下面看见,由于他描写罗马人在条顿堡森林的失败时对于提比略的私友昆克提利乌斯·瓦鲁斯过于苛刻,我们不能排除他因此触怒提比略皇帝,在流放中故去的可能。

维勒伊乌斯的《罗马史》

公元1515年,维勒伊乌斯·帕特库鲁斯的罗马史手稿在阿尔萨斯的穆尔巴赫修道院被一个自称为贝阿图斯·雷那努斯的古典学者所发现。他的真名叫做比尔德·冯·莱瑙(1485-1547).五年以后,他将此文出版发行。虽然最初的手稿现已遗失,我们可以知道它写的很糟糕,带有很多错误。

尽管如此,这一发现立即就被认为是很重要的。在那段时间,帕特库鲁斯那如今已非常闻名的关于罗马人和日耳曼诸部落间冲突的描写,以及他所记录的在条顿堡森林战役时达到的高潮,很明显看着就像德国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和罗马天主教会之间的冲突。今日,他的《罗马史》被赞美为流传到我们手中的最值得一读的节略本罗马史,是提比略皇帝统治时期的重要史料来源。实际上,帕特库鲁斯的论述是帝国早期流传下来的唯一历史文献。

贝阿图斯·雷那努斯将此文献称为《罗马史》,尽管此后每个学者都使用了这个标题,但这个标题其实是有点误导的。帕特库鲁斯当然关注着罗马,但他也将其历史定位在一个更大的范围内,也许《世界史节要》(Compendium of world history)会是一个更好的标题——虽然对于他的同时代人而言,罗马征服已将世界史变成了罗马史。这种观点是可以接受的,并且已经由希腊大史家麦加罗波利斯的波利庇乌斯在其《世界历史》一书中加以发展。

帕特库鲁斯同样也受惠于罗马史家撒路斯提乌斯(BC86-34),他在作品中声称,BC146年迦太基的陷落是罗马史上最为重要的转折点。到那时为止,罗马人都是一个道德纯洁的民族,可如今,当他们已没有了真的敌手,贪婪不再受到抑制,他们也就在奢侈中堕落。内战是不可避免的。帕特库鲁斯赞成这点:

“当罗马从对迦太基的恐惧下解脱出来,帝国的敌人不能再阻碍她的路,美德之径就被放弃,取而代之的是堕落之路——不是逐步的堕落,而是急速的沉沦。人们遗弃了古老的纪律,以引入新的风气。政府由高度警觉转入沉睡蛰伏,不再寻求武器转而追求享乐,不再活跃敏捷转而慵懒闲散。”[帕特库鲁斯《罗马史》下卷.1.1]

似乎是为了强调这一点,帕特库鲁斯将他的罗马史分为两部分。上卷中,帕特库鲁斯描写的直至迦太基陷落为止的事件。很不幸在这部分有两大段阙文,上卷谈的主要是希腊、东方(指埃及、波斯、叙利亚等地)以及迦太基的历史。而上面的引文则是引自下卷开头的介绍,下卷描写的主要就是罗马的内战和罗马皇帝奥古斯都及提比略的统治时期。


帕特库鲁斯《罗马史》篇章结构及内容表
┏━━━━━━━━━━┳━━━━━━━━━━━━━━━━━━━━━━━━━━━━━━━━━━━━━━━┓
┃篇章结构 ┃内容 ┃
┣━━━━━━━━━━╋━━━━━━━━━━━━━━━━━━━━━━━━━━━━━━━━━━━━━━━┫
┃上卷 ┃绪言遗失。特洛伊战争以后的事件;荷马;米底帝国的源起;迦太基建城;赫西俄德(工┃
┃ ┃作与时日的作者);第一次奥林匹克赛会;罗马建城;[中有大段阙文]罗马征服马其顿,┃
┃ ┃罗马介入叙利亚和埃及事务;亚加亚战争;第三次布匿战争;离题谈论罗马殖民地的建立┃
┃ ┃以及竞争的好处。 ┃
┣━━━━━━━━━━╋━━━━━━━━━━━━━━━━━━━━━━━━━━━━━━━━━━━━━━━┫
┃下卷 第1-28章 ┃迦太基陷落后罗马的堕落;罗马人在西班牙的失败;提比略·格拉古;纽曼细阿战争;盖┃
┃ ┃乌斯·格拉古;日耳曼人入侵危机;著名的演说家们;努米底亚战争;马略与日耳曼诸部┃
┃ ┃落作战;意大利联盟战争;米特拉达梯战争;苏拉;秦纳;苏拉独裁 ┃
┣━━━━━━━━━━╋━━━━━━━━━━━━━━━━━━━━━━━━━━━━━━━━━━━━━━━┫
┃下卷 第29-58章 ┃“伟大的”庞培的崛起;塞多留;对海盗的战争;卢库鲁斯;喀提林阴谋;庞培与米特 ┃
┃ ┃拉达梯王的战争;离题谈论罗马的诸行省;第一次“三头同盟”;克拉苏的惨败;朱利乌┃
┃ ┃斯·凯撒征服高卢;庞培-凯撒内战;凯撒的独裁及遇刺 ┃
┣━━━━━━━━━━╋━━━━━━━━━━━━━━━━━━━━━━━━━━━━━━━━━━━━━━━┫
┃下卷 第59-93章 ┃屋大维被收养;屋大维对抗马克·安东尼;第二次“三头同盟”;腓利比战役;布鲁图和┃
┃ ┃喀西约自杀;佩鲁西亚内战;屋大维对绥克斯度·庞培的战争;马克·安东尼发动对帕提┃
┃ ┃亚帝国的战争;克莉奥帕特拉;阿克兴海战;安东尼和克莉奥帕特拉自杀; 屋大维独自 ┃
┃ ┃统治;对于他统治的祝福 ┃
┣━━━━━━━━━━╋━━━━━━━━━━━━━━━━━━━━━━━━━━━━━━━━━━━━━━━┫
┃下卷 第59-93章 ┃提比略职业生涯的开始;征服莱提亚;罗利乌斯的失败;日耳曼尼亚战争的开始;盖乌 ┃
┃ ┃斯·凯撒在东方;他的逝世;提比略被指定为奥古斯都的继承人;他在日耳曼的战事;提┃
┃ ┃比略镇压潘诺尼亚和达尔马提亚的叛乱;条顿堡森林里瓦鲁斯的惨败;提比略的报复行动┃
┃ ┃以及他继位为皇帝;对他统治的祝福 ┃

阅读:
录入: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罗马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