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原创地带世界史专题研究 →阅读新闻

浅谈古代西亚乌旮瑞特语(20041004)

[日期: 2004-09-26 ] 来源: 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   作者: 李海峰 吴宇虹 [字体: ]
分享到:  
摘要 乌旮瑞特语是古代西亚地中海沿岸地区使用的一种古老语言,属于塞姆语系,其文字书写使用楔形文字符号。本文对这一古老的语言进行了简单的介绍。
关键词 乌旮瑞特语 塞姆语系 楔形文字
一、考古发现
乌旮瑞特语文的名字是因叙利亚古城乌旮瑞特而得名,这个名字在出土的楔形字母文献中用Ugrt表示,在楔形音节文献中用U-ga-ri-it表示。 乌旮瑞特城遗址在挖掘一个阿拉伯语叫作Ras-Shamra(意为“茴香之首”)的土丘时发现的。这个土丘离地中海东岸大约有一公里,在叙利亚北部城市Lādiqīye以北大约十公里处。绝大多数的乌旮瑞特语的文献都是在1929年以来的对这个土丘的考古挖掘中出土的。有一小部分的文献是在始于1977年对Ras-Shamra以南5公里处的Ras Ibn Hani挖掘过程中出土的。还有一部分使用乌旮瑞特字母楔文的文献在地中海东部沿岸地区发现:塞浦路斯,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
乌旮瑞特语至少在方圆六十公里的乌旮瑞特王国的领域内广泛使用。乌旮瑞特王国的边界北部在Mount sapān 地区(现在的土耳其边境),东部至奥龙特河谷地区(Orontes River Valley)。在南方,希亚努(Siannu)和乌什那图(Ušnatu)两个小国曾在不同的时期内分别臣服于乌旮瑞特王国。
根据考古学的标准,现存的乌旮瑞特语文献写成于公元前14世纪至公元前13世纪,处于当地的青铜器时代后期。大约公元前1365年,一场地震和大火基本上毁坏了整个的乌旮瑞特城,后又有人居住。公元前1200年该城再一次遭到摧毁后,被完全放弃了,大部分的古代文献是考古挖掘工作在这两层废墟中发现的。
几乎所有的乌旮瑞特语的文献都是由塞佛尔(C. Schaeffer)指导的法国考古队在1929-1969年期间在Ras-Shamra挖掘中发现的。发掘工作曾被第二次世界大战和近东冲突打断。有关考古挖掘的报告和文献被马上发表出来了。从1971年以后,又有少量的文献在Ras-Shamra出土。从1977年,叙利亚和法国联合考古队又在Ras-Shamra南部的Ras Ibn Hani挖掘出了大约100块乌旮瑞特语的泥板。
二、乌旮瑞特语在塞姆语系中的地位
乌旮瑞特语属于西北塞姆语族,但是学术界对于它在这一组中的地位还没有取得一致的意见。根据语言学的标准和地理位置,塞姆语系通常被分为三个大分支语族:(1)东分支(或称东北分支),只有阿卡德语属于这一分支;(2)西北分支(或称北分支),这一分支通常分成两个小分支,迦南语和阿拉美米亚语;(3)西南分支(或称南分支),这一分支包括两个分支,北支以阿拉伯语为代表,南支包括埃塞俄比亚语和南部阿拉伯碑文语。
迦南语族这个术语被现在的塞姆语系语言学家用来表示一簇语言,包括腓尼基语,希伯来语和一些没有完全被证实了的语言。这个术语的用法并没有完全反映出古代的地理名词迦南的含义。这个古语在公元前一世纪通常表示腓尼基和巴勒斯坦,乌旮瑞特坐落在它们的北部,从狭义上说它并不被认为是迦南的一部分。
迦南语族的一些特征在乌旮瑞特语中保存了下来:(1)原始塞姆语的đ转变成 ş ;(2)在后期文献里,标准乌旮瑞特语把原始塞姆语的 š 变化成 ţ;(3)*aw 转变成单元音 ō ,*ay转变成 ē ;(4) n 被紧跟其后的辅音所同化;(5)名词的双数和复数用 m 结尾。许多词汇的相互对应把乌旮瑞特语和其他迦南语(主要有圣经的希伯来语)联系了起来。
乌旮瑞特语的许多守旧的特点至少可以用它相对的古老性以及乌旮瑞特在迦南语地区北部边沿的地理位置给予解释。这些守旧的特点主要有以下几点:(1)保存了很丰富的辅音;(2)对第三人称代词的属格和宾格用特殊的形式;(3)用 š 作为役使动词的前缀;(4)缺乏定冠词。这些特点有时被用做例子来反对乌旮瑞特语属于迦南语的论点。乌旮瑞特语可以说是古代北部迦南语的一个典型方言。
乌旮瑞特语的一些特点和当时甚至更古的那些其他的叙利亚、巴勒斯坦地区的古代西北塞姆语族的特点是非常相似的。在公元前14世纪上半叶的叙利亚、巴勒斯坦地区的一些君主向埃及国王用阿卡德语写的一些书信中,古迦南方言的特点被表现了出来。
从叙利亚和美索不达米亚出土的一些文献中,在用楔行音节表示的成千上万的个人名字中,阿摩利语被广泛的应用。
埃卜拉语从1975年被发现后,为世人所知晓。埃卜拉语是叙利亚中部城市埃卜拉在公元前第三千纪后期所使用的塞姆语文字。即使它的一些特征还没有得到确切的认定,但是一些和乌旮瑞特相似的特征已经可以观察出来。
三、乌旮瑞特语发展的阶段和风格
因为有关乌旮瑞特语的文献除了个别的一小部分外大都局限在一个地区,所以在以一个地区为语言基础的情况下不同的方言不复存在。在现存的乌旮瑞特语文献所反映的两个世纪里,出现了许多显著的语言发展变化。这个发展阶段可能要比公元前1400-1200年这个时段更长。它的最老的文献保存了口头传播代表的、更古老阶段的语言。但是,乌旮瑞特城毁灭前写成的最近的文献反映了日用语的更大发展。很多后期的文献刚刚写成于乌旮瑞特城毁灭的前夕:有很多写有文字的尚没有被烧制的泥板在毁灭的烧窑里被发现。这些写有乌旮瑞特语文献的泥板词居然在这些烧窑里等待烧制长达三千多年之久。
现存的最长的乌旮瑞特语文献是诗歌。这些诗歌显示出了高度公式化了的诗体语言,很显然是通过了几世纪的口头语言而形成的。乌旮瑞特的诗体语言是在普通迦南语的诗体方言的基础上形成的,后来在这个基础上又形成了古代希伯来诗体语言。
在现存的乌旮瑞特的档案体和书信体语言文献中,国王和高级官吏之间互相交换的信件的语言特别接近文学文献:风格是限定的、用字是精确的。它和诗体语言的显著的不同是:它用完成时和未完成时不是表示状态,而是表示时态的过去和未过去时。
非正式语言:一些晚期的文献显示出乌旮瑞特语日常用语的特点。一些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和大概一些外来人写的文献显示出了实际的发音特点,而这些特点却被标准的正字法隐藏了起来。
四、乌旮瑞特语的文献资料
1、 非文学文献
在《乌旮瑞特字母楔形原文》(KTU)所搜集的1341块乌旮瑞特字母楔形泥板中,大多数都是非文学文献。他们包括离婚文书、数据列表、合同契约、外交书信和私人信件等等。很多的信件是十分有趣的,因为他们使用了一些文学的表达模式和措辞。信件和合同契约的语言通常使用一些固定的模式,这些模式大多都是以阿卡德语的模式为基础的。很多的经济文献如数字表格只包括很少的句子,有的甚至没有句子。
在有关宗教典礼的文献中,有很多关于神和祭祀物品的清单。还有一些文献是关于一些在特定的月份中或特定的日子里进行宗教仪式活动的指令。与各种预言占卜有关的一些文献也保存了下来。这些类型的宗教文献是非常的模式化的,对它们的释读也是非常的困难的。由于许多宗教仪式包含的一些段、节内容也出现在文学文献中,对这两种类型的特性很难划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文学文献和宗教文献都被划分在KTU1同一组中。
2 文学文献
到1976年为止,发表的乌旮瑞特文学文献不超过50篇。但是它们中的大多数泥板都是很大的(每一面上有三到四栏),并且都保存的相当完好。
五、乌旮瑞特语的楔形字母系统
乌旮瑞特是一个世界性的城市,在这个城市里使用着很多的语言和不同的文字书写系统。乌旮瑞特文献基本上使用楔形字母文字。少数乌旮瑞特语词汇,特别是人名和地名,出现在用楔形音节文字书写的文献里。乌旮瑞特字母文字对应于毕布勒斯和其它伽南城市出土的辅音字母系统,但字母符号系统是全新的。由于它的书写媒体是泥板,它的字母符号不能采用写在纸草和皮纸上的、有弯曲线形笔划的埃及或腓尼基符号,而只能发明类似两河流域楔形音节符号的30个楔形字母符号。
乌旮瑞特楔形文字字母:
1 乌旮瑞特楔形字母
乌旮瑞特楔形字母共有30个:27个辅音符号,另加三个表示声门塞音和元音复合的元音符号。
2 辅音符号
像西部塞姆语线形字母书写系统一样,乌旮瑞特楔形字母书写系统也是建立在一对一的关系上:一个符号表达了一个辅音音素;一个辅音音素只由一个书写符号来表示。原则上元音音素在这种书写系统中并不表示出来。像其它西部塞姆语一样,乌旮瑞特语里的每一个音节都以一辅音音素开始(c+v, 或c+v+c)。在一个以辅音结尾的音节里,元音不发音(cvc)。
3 元音符号
乌旮瑞特书写系统在西方塞姆语严格的辅音系统的基础上又补充了三个和元音相关的符号,这三个符号表示三个元音a、i、u,和声门塞音)的结合,在其它西方塞姆语字母表中用字母)alep表示。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三个 )alep符号表示声门塞音加元音,当然它们有时也表示元音加声门塞音。如果在声门塞音之后没有元音,那么就用符号i表示。这三个符号不同的元素是元音,其声门塞音是相同的。因此它们被简单的翻译为a, i, u。这三个符号仅仅用元音音素来区别是不够的,它们不仅表示长元音,短元音,甚至还表示由原始双元音缩合而形成的相关的元音,下面的例子可以清楚的表示出来:

符号 声门塞音+短元音 声门塞音+长元音 声门塞音+长双元音 短元音+声门塞音
a )a )ā a)
u )u )ū )ō <*)aw u)
i )i )ī )ē <*)ay i) , u) , a)


参考文献:
[1]: C. H. Gordon. Ugaritic Textbook, Grammar, Texts in Transliteration, Cuneiform Selections, Glossary[M]. Indices (AnOr 38), 1965; Supplement to Ugaritic Textbook, 1967.
[2]: S. Segert. A Basic Grammar of the Ugartic Language[M]. Berkeley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4.



Ancient West-Asia Ugarit Language
Li haifeng1 Wu yuhong2
(The Institute for the History of Ancient Civilization, Northeast Normal University, Changchun, 130024, China)
Abstract: The Ugarit language was an ancient language that was been used in the Mediterranean region. It belonged to the Semitic language. The writing of this language was Cuneiform. This essay introduced simply the language to the readers .
Key words: Ugarit; Semitic language; Cuneiform

作者简介:李海峰 (1976-) 男,汉族,山东费县人,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 博士研究生Tel:13848801769,E-mail: lihf195@nenu.edu.cn.

吴宇虹(1949-)男,汉族,四川内江人,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 所长、教授、博士导师

阅读:
录入: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