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网文选萃世界史专题研究 →阅读新闻

古希腊的时间概念(20050426)

[日期: 2005-04-15 ] 来源: 中国思维网   作者: [字体: ]
分享到:  
1,古希腊非哲学的时间概念
现在,让我们来了解一下希腊非哲学思想中的时间概念。《文化与时间》中的另一篇论文——“希腊思想中的时间观”的作者G.E.R.劳埃德认为,研究希腊人的时间观是极为重要的,然而也是一个棘手的研究课题。资料是有限的,不充分的,特别是前哲学的和非哲学的时间研究多是以文学为媒介的。大多数论据是文学性的。所以,作者也就主要以文学为媒介来研究古希腊人的时间观。
作者说,我们从荷马史诗中发现了大量的涉及时间现象的词汇。但是,无论从荷马时代,还是古希腊时代,没有任何一个表示时间的词语完全等同于英语的“时间”(time)本身,当然也决不是法语(emps)或德语(zeit)的同义词, 更不用说其它非印欧语系的词语了。古希腊语中最常使用的时间方面的单词之一chronos,用来指时间的间隔。在荷马史诗中,单词Aion被用来指生命跨度,年龄或世代,而在柏拉图及其以后的一些作家的著作中,这一单词最初具有了“生命”和“生命力”的含义。希腊语中稍后出现的表示时间的第三个重要单词kairos——合适的,恰当的时间或机会,但是主要在空间的意义上使用这一单词的形容词形式。荷马时代两个最重要的时间词语是emar和hora,前者指日子,后者指季节或美好的时刻。
在荷马时代,用于表示年月流逝(如etos)的动词有一些带有前缀peri,意思是年月的“复归”,显然这是循环论的时间观。而另一些表示时间的短语中,它们带有前缀epi,意思是年月的“行进”。这能否认为是直线论的时间观,那要具体分析,如果认为时间是局部的行进,整体的循环,那就不是直线性的时间观。如果认为时间是一直向前行进的,就属于直线性的时间观。荷马时代还没有时间的抽象概念,也没有测算时间的精确方法。荷马曾经写过一个先知,他通晓“现在是什么,将来是什么,过去是什么”。他们回忆过去发生的事情,反省以往岁月的行动,但是他们缺乏时间是一个延展的连续统的意识,他们缺乏历史感,他们仅仅用神的谱系曲折的再现人的历史。在他那个时代,几乎没有任何涉及世界的起源或人的起源的系统思想。时间不是被视为很少带有质量的东西,也不是具有强烈色彩的现象,在荷马时代的人们看来,时间本身具有它所包含的各种事件的质量。人们把生命过程理解为时间,神是不朽的,生命是短暂的。但是对不朽还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
另一位神话诗人赫希俄德在他的《农作与日子》中描述了五个时代或五段人生历程。这很难说是历史,倒很像一种神话逻辑。这五个时代是: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英雄时代和黑暗时代。在论述最会一个时代时,赫希俄德提出了现在人生历程和将来人生历程之间的区分。每一时代的人生历程都以不同的时间经历,即关于出生,成熟,特别是死亡的经历为特征。而且生活于不同时代的人们具有不同的特点,比如青铜时代的人过分关注战争。这种划分标明了诗人思想中的历史是有时间性的,但是他的时间观念是模糊的。
时间与道德秩序密不可分,它们牢不可破的连在一起。任何人对人生时间法则的破坏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希腊人把三位时序女神——欧诺米亚(即良好秩序),狄刻(即正义)和伊瑞涅(即和平)向并列决不是偶然的。他们都是宙斯的女儿,主管着与时间有关的事务。正义和道德秩序的概念与时间的有序法则,即一年中的季节和人的生活周期的概念密切相关。违反了时间法则,就是违反了道德秩序。在关于人生历程的神话中,两个概念相互影响,如同正义被想象为人生有序的时间法则的根据,反过来,时间也不仅仅是一种自然现象,而是宇宙道德秩序的一个方面。
在荷马时代以后,许多抒情诗人和历史学家(甚至包括哲学家恩培多克勒和柏拉图)在他们的作品中表述了关于灵魂不朽的概念。它也是一种时间观,这种学说表明,死亡,就其作为不可逆转过程的终点而言,是基本的循环往复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死亡跟随着生命,而生命又跟随着死亡;恰如一个活着的人,复醒复眠,复眠复醒;又如在自然界中,天体升起,落下,又升起,又落下。这些比拟都是用来支持灵魂不死的信仰的。
不同的希腊诗人表述了不同的时间概念,其复杂程度是极为惊人的。但是,也存在着共同的或者一致的东西:描绘了时间的力量。他们有的把时间看作是“万有之父”;有的认为时间具有“具结一切的”力量;有的把时间描绘成一位能给人类带来安逸的神。时间的力量还有另一面:它通常以挥霍者和破坏者的角色出现。确实,经验能够增加人的智慧,但经验的积累意味着人的衰老。无所不能的时间毁灭了所有其它的一切。地球的力量衰微了,躯体的力量也衰微了。时间使万物消亡。除了名声与美德,没有什么能与时间抗衡。
时间本身与命运及其变化密切相关。平达(剧作家)的一首颂歌中说,时间有暗藏的危险,他的另一首颂歌中说,时间在周而复始的循环中会产生多方面的变化,欢乐与悲哀循环交替,星光灿烂的夜晚不会为人而留驻,也不会为疾病和财富而留驻,它转瞬即逝,轮到另一个人去经受欢乐与哀痛。人类事物的“循环”不是表达事物重复的概念,而是表达波动起伏的概念。时间同宇宙秩序的密切联系构成了把时间作为证人,揭露者,评判者等观念的基础。时间能够检验一切,时间甚至可以揭示或检验真理。
从古希腊前哲学的或非哲学的神话学的时间观,我们可以发现,在原始的或神化的意识中,时间概念并不是以抽象的形式存在的,那时人们的思维和思想是具体的,感性的,与物体直接有关的。同时,意识从同时和历时两种角度的总和甚至是偏重于同时的来理解世界,因而事物是“暂存的”。在古代人看来,一个从前发生的事件和一个现在发生的事件,在时间上没有多少区别,它们处于同一个时间平面上,因为它们是在同样的时间绵延中发生的。特别是对于过去发生的若干事件,很难在时间上做出区分,也根本不去区分。一些民间故事讲到过去的事件时,总是用同一个表示时间的词汇:从前。我就听过许多这样的故事,开头总是说,“从前啊……”。而且这种时间思维是零乱的,断断续续的,缺乏应有的组织形式。原始人的空间视野是狭小的,视野所及基本上是眼前的一些事物。他们的时间“视野”也是如此,他们能够看到的时间距离基本上是“现在”以及接近现在的时间范围,即最近的过去和最近的将来。超越了这个限度,他们对种种事件的认识就会变得模糊起来,甚至毫无所知。总之,他们的空间尺度和时间尺度都很小。原始人不是把时间看作客观的东西,而是认为时间与命运,与神秘的力量,与道德情感有密切联系。它控制操纵人的行为和活动,它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坏的。非洲人有一句话:“he is time”,这话不能直译为“他是时间”,而是说,他是坏人。有一些具体的时间(时刻)被认为是神圣的时间,具有超越一切的权威。在原始社会,时间不是以从过去到将来的线性方式流逝的;它要么是静止的,要么是循环的。这是与人们当时的社会发展程度相适应的。社会生活的节奏主要是受到季节变换和生产周期的控制,人们更多的看到了时间的自然一面,他们的时间观还未能摆脱自然的局限。
古代人认为,过去与现在是互相混合,互相说明的。过去从未终止其存在,它与现在具有同样的现实性。这种时间概念是与它们的宗教观念密切相关的,他们崇拜祖先,认为他的灵魂还在他们身边,它守护着后代子孙的福祉。另外,传统也因而受到了尊重,传统是过去的物质化和永恒化,从而控制着现在。而未来也介入现在之中,与现在混合在一起。那些算命等预卜活动就是在现在看未来的把戏,然而许多人却信以为真。直到现在,仍然有人相信这种东西。按照这种观点,时间已不是物质过程的绵延,而是人的第一生命。而且随着人的生命的延续,不断改变其性质。时间是人类世世代代的循环链,它象季节一样先后承续,循环往复,周而复始。然而,“循环圈”却是小范围的,小尺度的。时间是真实的,可以感知的,人们丰富的时间经验为为此提供了感性基础。这种创造神化的,静态的和循环的时间观恰是古希腊人所具有的特征。它表明,那时的人们还未能将自己从自然状态中分离出来,当时的社会还是微观的,人们主要还是依赖于自然环境。
2,古希腊哲学的时间概念
上述内容主要是荷马时代希腊人的时间概念。以下再来看一看希腊哲学家门对时间概念的表述。古希腊哲学家对时间的见解是复杂,微妙,新颖和各具特色的。阿那克西曼德的宇宙论提供了关于时间的观念。他认为世界所呈现的状态不是神的力量相互作用的结果,而基本上是自然的力量相互作用的结果。他认为生物和人最初是从太阳所蒸发的“湿”气中产生的,人则脱胎于某种不同种类的动物,即脱胎于某种鱼类。他的思想观念不是神话,而是理论,他率先试图对生物和人的起源提供自然主义解释。赫拉克利特认为,这个世界秩序(kosmos)对一切存在物都是一样的,它不是任何神所创造的,也不是任何人所创造的;它过去,现在和未来永远是一团永恒的火,在一定的分寸上燃烧,在一定的分寸上熄灭。他的时间观念是为了阐明他的上述哲学观点。他说,“神是昼又是夜,是冬又是夏,是战又是和,是盈又是亏。”在他看来昼夜其实是一回事。他认为,生和死,醒和梦,少和老始终是同一的。前者转化,就成为后者;后者转化,就成为前者。这些观点表明了一种世界永恒以及循环的思想。巴门尼德从断言存在者存在,而非断言存在者不存在的角度出发,否认过去时间和将来时间的存在。但是他没有否定现在的时间,他认为“思想与存在是同一的”,“存在者之外,过去没有,将来也绝不会由任何别的东西,因为它现在是不可分割的,连续的‘一’。”显然,巴门尼德的这些观点与和拉克利特的运动变化的观点是相对立的。另一位哲学家兼数学家毕达哥拉斯及其学派的时间观与它们关于数的理论是一致的。他们认为万物皆数,并以此为基础提出他们的宇宙理论。他们主张“天地万物合为一,宇宙从无限吸入时间,呼吸,虚空,并不断区分每一事物所处的位置”。毕达哥拉斯看来支持时间的循环说,他主张生命的转世说,认为生命是一个从生到死,又回到一个新的生命的往复过程。根据作者的分析,时间循环的概念(季节更替的现象为它提供了依据)最初产生于灵魂不死的信仰之中。正是毕达格拉斯进一步把循环概念推向最终的逻辑结论:认为单个事件在时间上是重复的。这就是他们的循环的时间概念。另一位哲学家恩培多克勒也是主张宇宙循环论,但是它反对巴门尼德的静止观点,巴门尼德否认宇宙的变化和生成,恩培多克勒与之相反,他认为宇宙是变化的。他按照存在物的结合,分离的观点解释了变化和生成。实际上,他的宇宙循环论表明万物结合与分离的过程是无穷尽的。同时,循环的道德意义是明白无误的。两种宇宙力量决定了这种变化和生成的过程,那就是“爱”与“恨”。两种力量不仅在它们的自然结果方面是相对抗的,而且在道德方面也是对立的。所以必须使它们保持平衡。平衡的途径在于经过时间:“爱与恨”被赋予相同的时期轮流居于支配地位,交替周期。恩培多克勒的时间概念不仅有自然的一面,而且也有道德的一面。
在哲学范畴内,从古希腊哲学家的著作来看,在时间本身的性质以及宇宙论和伦理学等一系列问题上,敌对观点之间的激烈论战从未停止过。时间问题涉及宇宙是不是被创造的,它是不是预先计划的产物。古希腊哲学对于时间问题的探讨一直影响着迄今为止的西方哲学。然而,我们不能忽略的事实是,历史学家和自然科学也对时间的研究做出了贡献。希罗多德对他自己和赫卡泰厄斯关于“过去”的深度意识作了比较。在公元5世纪时,人们已经掌握了诸如河流的侵蚀和淤塞的知识,于是,产生了有关地表长期变化的理论。同样,海生动物化石存在于内陆也向人们提供了海陆变迁的论据。另一方面,天文学也取得了进步,此时已掌握了测定四季长短的方法。就哲学本身而言,我们能够在分析方法与玄学之间,在对与时间问题有关的问题的非难与试图说明时间是什么的尝试之间做出了十分宽泛的区别。从巴门尼德的“真理之道”,芝诺的悖论,柏拉图以及亚里斯多德的时间理论,我们可以看出这些区别的宽泛程度:永恒与持续之间的区分,间隔,瞬间以及瞬间的定义的区分,现在的区分,时间与运动关系的区分,等等。希腊人对时间问题作形而上学思辨的一个重要的重复的母题是,在无时间性的永恒的理念存在与暂时存在的可感觉事物之间进行比较。他们对静止和稳定优越于运动和变化这一观念作了不同的表述。巴门尼德的“唯一的存在”,柏拉图的“理念”,亚里斯多德的“不动的原动者”都是一些永恒的稳定和静止的东西。亚里斯多德认为,几何学中的真理不仅是无时间的,而且是永恒的。如果亚里斯多德在天之灵有知,他会知道非欧几何早已推翻了那些真理。总之,在希腊哲学产生之前,不存在中性的时间,即作为客观对象的时间,而是充满着强烈的感情色彩的现象。哲学使人们对时间的认识走上了理性的轨道。
阅读:
录入: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希腊  阅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