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教参史料世界史专题研究 →阅读新闻

西塞罗:反喀提林第三演说(下)(对人民发表)(20050727)

[日期: 2005-07-16 ] 来源: 蓦然天晴坞   作者: [字体: ]
分享到:  
(7)公民们,既然现在你们已经捉住并且完全制服了这些罪大恶极的和危险的战争的邪恶的头目们,你们当然会认为,城里的这些危险一旦被排除,喀提林的全部军队、他的全部希望和他的全部实力也就垮掉了。确实,当我把喀提林赶出罗马的时候,我便预见到,公民们,我们无需害怕终日昏睡的普布利乌斯·朗图路斯,也无需害怕大腹便便的路奇乌斯·卡西乌斯以及丧心病狂的盖乌斯·凯提古斯。在所有那些人当中只有他一个人是可怕的,而且只有他留在城里的时候才是可怕的。他什么事都懂,他懂得如何接近所有的人。他能够并且敢于呼唤、试探和勾引。他把心思都用在犯罪的事情上,他想到的东西他都说得出,干得出。只要干某些事情,他就已经有某些选好的人在那里待命。而当他布置任何任务的时候,他并不认为这项任务已经完成了;对于每一个特殊的细节他都要监督、检查、注意和操劳。他经受得住寒冷、口渴和饥饿。如此厉害、如此大胆、反应如此灵敏、如此聪明、在犯罪时如此警觉、又如此喜欢干坏事的这个人,如果我还要他留在城里搞阴谋而不把他赶到匪徒的营地里去——公民们,说句心里话——也许我就不能那样轻易地把灾难的这一重担从你们的脖颈上卸下来了。他也许不会为我们指定撒图尔那利亚节这个日子,他也许不会这样早地宣布摧毁共和国的这个宿命的日子,他也许不会使他的封印和信件什为他的罪行的明显证据而被截获。但事实上,当他不在罗马的时候,这些勾当却处于这样的情况之下:这一重大的叛国阴谋明白地被揭露和并遭到镇压,任何一个私人住宅里的盗窃行为也没有如此清楚地被侦查出来。但是如果喀提林直到今天还留在城内(不过只要他留在这里,我就会遇到并且制止他的计划),即使如此,用最轻的口气来说,我们也势必同他作战到底,而当那个敌人留在城里的时候,我们也便不能这样安静,这样平和以及这样不声不响地使国家摆脱如此严重的危险。
(8)公民们,但是所有这些事情被我处理得好像它们是由不朽的诸神的意志和智慧所完成和预先安排的,并且不仅是因为人的理性看来几乎不可能控制这样重大的事件,我们才能够作这样的假定,而且这时如此明确地亲临现场的诸神给我们带来了支援和帮助,乃至我们几乎能够亲眼看到它们。且不说这些不祥之兆,夜间在西方看到的火炬,天空中的火光、雷击、地震,且不说在我担任执政官时期发生的这样多其他事情,不朽的诸神似乎已经预告了现在就要发生的事件,而公民们,我要谈的这事确实不应当被忽略或不加以谈论。因为你们肯定记得,在科塔和托尔克瓦图斯担任执政官的那一年,朱比特神殿上的许多东西遭到了雷击,当时诸神的像被击倒,古时的人像被掀翻,刻有法律条文的青铜板被熔化,甚至罗马城的建立者罗慕路斯的像也受到了雷击。你们会记得,这就是朱比特神殿的那个吸吮母狼奶汁的婴儿镀金雕像。在这个时候,当预言者从整个埃特路里亚集合到一起时,他们说,杀人放火,毁灭法律条文的事件、叛乱和内战,整个城市和统治权的摧毁都临近了,除非用一切办法加以抚慰的不朽的诸神通过他们自己的力量,庶几能够使命运本身有所改变。因此,当时按照他们的答复举行了10天的赛会,凡是能够平息诸神的怒气的事情没有一件遭到忽略。这些预言者还命令说,朱比特神的雕像应当加大,应当放到高处并且面向升起的太阳,而在当时以前,它是背向东方的。并且他们说,如果你们看到的神像面向升起的太阳、面向广场和元老院,他们认为便会发生这样的事,即暗中进行的反对罗马城和统治权的安全的那些计划将会暴露出来,使得元老院和罗马人民都能清楚地看到它们。于是两位执政官为要人承包建立雕像的工程而作了安排,但工程进行得十分缓慢,通过前两任执政官当政时期以及我们这一任期,直到今天才把它建起来。
(9)但是在这里有谁能这样无视真理,这样刚愎自用,这样丧心病狂,乃至否认我们看到的宇宙万物,特别是这座城市是在不朽的诸神的意志和力量的统治之下呢?因为当作出来的回答是有人阴谋杀人放火并摧毁国家,而且干这些勾当的人也是公民的时候,这在某些人看来似乎是无法相信的,因为罪行太严重了。但是你们已经看到,邪恶的公民不仅策划,而且干出了这些罪行。而且,这件事干得又那么凑巧,就好像是遵照至高至善的朱比特神的意旨干出来似的。要知道,就在今天早上,当阴谋分子和为他们的罪行作证的证人根据我的命令穿过协和神殿前的广场正在被带进来的时候,就在那个时候,神像也正在被立起来!当神像被安放在它的台座上并且使它转向你们、转向元老院的时候,正如你们和元老院都看到的,反对我们所有人的安全的一切阴谋已被搞得水落石出,已被揭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了。因此那些妄图以一场不义的和邪恶的大火不仅烧掉你们的家宅,而且烧掉诸神的神殿和庙宇的那些人甚至应当受到更大的憎恨和更严厉的惩处。如果我要说是我挫败了他们,那我就把自己估计得过高了,这种做法是不能容忍的。挫败了他们的是朱比特神,是那位朱比特神;使卡皮托利乌姆山上的朱比特神殿、使这些神殿、整个罗马城和你们所有人得救,这是朱比特的意旨。公民们,在不朽的诸神的指导下,我坚定了这一目的和决心,于是我得到了这些无可否认的证据。要知道,若不是不朽的诸神使他们的胆大妄为完全失去了节制,肯定朗图路斯和其他叛国分子在他们同阿洛布罗吉斯人的勾结中,决不会这样相信这些不相识的蛮族,他们也不会这样冒失地把他们的信交给阿洛布罗吉斯人。结果又是怎样的呢?高卢人来自一个并没有完全被平定的国度,现在他们似乎是最后剩下的唯一有能力、又并非不愿意向罗马人民作战的一个民族,然而他们无视罗马当局的希望以及我们的贵族自愿给他们的如此丰厚的报酬,却把你们的安全放到他们自己的利益之上,特别是当着他们有力量不通过战争而只是在那里不动声色便能以征服我们的时候,你们说这一事实的发生能说没有神意的干预么?(10)因此,公民们,既然已经发布了在所有的神殿都要对诸神表示感谢的命令,那么就和你们的妻子儿女庆祝那些日子吧。要知道,过去虽多次下令把早已应得的许多荣誉给予不朽的诸神,但肯定没有任何一次比这次是更为应得的。因为你们从一次最残酷和悲惨的死亡中被救了出来;不经过屠杀,不经过流血,不要任何军队,不通过任何斗争你们就得救了,你们身着和平的外袍,只在我一个人——你们的穿着和平外袍的领袖和统帅——的协助之下,你们便赢得了胜利。公民们,请回忆一下历次的内战,不仅是你们听到的,还有你们自己记得的和看到的。路奇乌斯·苏拉战胜了普布利乌斯·苏尔皮奇乌斯;他把城市的守卫者盖乌斯·马略赶出了城。他杀死了许多勇敢的人,并把许多人赶出了国家。格涅乌斯·屋大维担任执政官时用武力把自己的同僚赶出了罗马。这整个地方到处是公民的成堆的尸体和血泊。后来秦纳和马略占了上风;确实,那时最知名的公民都被杀死了,国家的光明被熄灭了。路奇乌斯·苏拉随后对马略和秦纳胜利时的残酷行为又进行了报复。有多少公民被屠杀以及国家遭到多大的灾难那就无需再去回忆了。玛尔库斯·雷比达同一位非常有名、非常勇敢的人克温图斯·卡图路斯发生了争吵。雷比达的死亡给国家带来的痛苦还不像其他有关人员的死亡所带来的那样多。而这些内战,公民们,它们的目的只在于统治大权的易手而不是毁掉这个国家。但这些人并不希望根本不要这个国家,而只是希望他们自己在这个国家里掌握最高的权力。他们并不想烧掉这座城市,他们只是想在这座城市里掌握统治大权。所有这些争吵依然没有一次是想把国家摧毁,但它们却不是通过和谐的调解而是通过屠杀公民才得到解决的。但是在这次战争里,人们记忆中最严重也是最残酷的这场战争里,任何蛮族部落对它自己的人民都不曾发动过的这样一场战争里,在由朗图路斯、伽比尼乌斯、凯提古斯、卡西乌斯作出这样一项规定——当国家安全时能得到安全的一切人均被看成是敌人——的一次战争里,在这样一次战争里,公民们,我采取的做法是:所有你们都要得到安全,而当你们的敌人认为只有在一次不分青红皂白的屠杀中存活下来的那些人和只有没有给大火烧光的那部分城市才能予以保留的时候,我却把罗马城和它的公民保全下来使之安然无恙。
(11)对于我的这些重大的贡献,公民们,我不因勇气向你们要求任何报酬,不要求任何荣誉的标记,不要求任何颂扬的纪念物,我只要求永远记住今天这个日子。我希望所有我的胜利、所有荣誉的装饰,光荣的纪念物,颂扬的标记都将安置并树立在你们心里。任何不会讲话的东西,任何沉默的东西,最后,任何没有什么价值的人所能得到的东西都不能使我感到高兴。公民们,我的事业将要珍藏在你们的记忆里。它们将要在人们的谈话里被提高,将要在文献里变得历久而下衰。我知道,城市的安全和对于我的执政官任期的回忆注定要保持得同样长久(但我希望它们能保持到永久)。我还知道,有一个时期,在这个国家里有两位公民,一位公民不是用大地的界限,而是用天空的界限来确定你们的国家的边界,而另一位公民则保全了这个国家的家园和所在地。
(12)然而,由于我所做的事情,其命运和遭遇不同于对外国作战的那些人的——因为我不得不同被我制服和战胜的那些人生活在一起,而他们却离开被他们杀死或征服的敌人——所以,公民们,如果说别人会因他们的功业而理所当然地得到好处,但你们却有义务注意不使我的事业在什么时候会给我造成伤害。我已经注意到不使那堕落的人们的罪恶的和凶残的意图伤害你们;而你们也有义务注意到不使他们伤害我。不过,公民们,那些人现在是不能对我本人造成任何伤害的。因为正直的人们有很大的保卫的力量,这种力量永远会保卫我的。共和国有很大的威严,它虽然不讲话却始终在保卫着我。良心的力量是巨大的,那些不要良心而想伤害我的人是会把自己暴露出来的。公民们,我们的态度就是这样,我们不会向任何人的厚颜无耻的行为屈服。恰恰相反,我们还要向所有邪恶的人们主动展开进攻。但是,不会加到你们身上的、叛国分子的全部暴力行为如果都转嫁我一个人身上,你们一定要考虑一下,公民们,你们想要为了你们的安全而使自己暴露在各种憎恨和危险之前的那些人今后处于怎样的境遇之中。至于我本人,现在在我的生活的欢乐上还能再增加什么东西呢?特别是当我看不出你们还需要加给我什么更高的荣誉而我也不能期待登上任何更高的光荣的峰顶的时候。公民们,下面一点我肯定是会做到的:作为一位普通公民,我可以维护并表彰我在执政官的任期中所做的事情,这样,如果我因为挽救国家而遭到憎恨,那只会使嫉妒的人自己受到伤害,只会提高我的荣誉。最后,在共和国里我将要这样地行动:我将永远记住我做过的事情并且注意到要人们认识到,这是通过勇气而不是由于偶然的机会才做出来的。公民们,现在天已经黑了,请你们向朱比特神、罗马城和你们的守卫者致敬,然后回家去吧;虽然现在危险已得到防止,但你们仍要像前一夜那样,用你们的守卫和哨兵来保卫它们。我将要注意到不使你们在过长的时期里不得不这样做,并使你们能够生活在永久的和平里。


阅读:
录入: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