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大家访谈 →阅读新闻

西方的欧洲——读《欧洲文明十五讲》

[日期: 2008-01-12 ] 来源: 启蒙历史网   作者: [字体: ]
分享到:  
对于历史的研究,看了陈乐民先生的《欧洲文明十五讲》,才知道术有专攻,什么是饱学之士,对历史的吃透后才能登堂入室,我辈只是凭借三脚猫功夫对待,不入门径,而只是望院墙而妄发议论。但也如此,也能知其中的一些堂奥,算是准学术吧,读来写来不虚度年华。
在黑格尔视来,世界文明是以欧洲为中心发祥,历希腊,罗马,东欧,西欧,到英国,对于中国和印度来说都是化外文明,虽蔚为大观,终非世界主流,当然这只是一面之词,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中国之文明可以说是独辟蹊径,自成系统的,历两千年从来没有和西方文明发生大的交汇,在清朝的灭亡后所遇到的千年未有之变局中,西方各国兵临城下,才天朝一统之梦破碎,不得不从新审视西方文化,这其中有被动有主动,中体西用也好,全盘西化也好,反正让我们认识到西方不仅仅有船坚炮利,还有文化博大精深,加强夏夷之防和斥之匪夷所思是自欺欺人,放眼世界才是出路。后来,几经曲折,这条路被搁置,在改革开放的旗帜的引导下,我们第二次放眼看世界,从新审视欧洲文化大门再次打开,这一次让我们再次审视和反思西方欧洲文化。在五四时期,我们请来的民主与科学,这只是些皮毛之得,不从整个社会的深层次借鉴西方先进经验的话,我们可能得到的只是幌子:科学谈了多少年,浮夸风,政治挂帅,政绩工程,屡屡不绝;民主天天讲,一言堂照干不误,操之赏罚二柄欺诈民意,这些事屡见不怪。所以,借鉴西方文明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深思。
一个自强自立的人要干出事业首先要有博大和谦虚的胸怀,认识到落后,放下架子,才能学到东西,一个国家也是,如果一个国家或者民族希望能振兴发达,国民必须要有谦虚的素质,那里不如别人,就放下架子学,不能动辄就是崇洋媚外,更有甚者就是汉奸特务的大帽子打下来,这样素质是十分差劲,十分不利于我们的国民素质的提高和民众的进步。曾经,和一位学法律的同学谈起法律,我曾建议他读一些孟德斯鸠,西塞罗,和哈耶克的文章,他并不以为然,其实,真正的法律渊源中国也有,但主要还是西方,从罗马的法律发轫,从自然法到实证法,法律不仅仅是在法庭用来审判人的工具,它更是治理国家的一个终极,这在西方的学术中是蔚为大观,而我们真正拿得出手的专著有那些里,很是汗颜,这是我们的缺陷,有缺陷不要文过饰非,认识到差距并且学习补齐这才是好的心态,如果学习法律,能从法律的发展过程中厘清理路,将为法律的学习打下厚实的基础和开阔的眼界,而如果不,囿于书本的一知半解,可能连个合格的律师或者法官都学得吃力,更不肖说法律界的大家。学习西方其他文化,也是一样,先虚心学,那些的真东西好东西,那些适合我们,而不是一开口就我天朝地大物博,文化博大精深,五千年文明绝无仅有,这还能学吗?!
陈乐民先生一生从事欧洲文化历史研究,他给我们是提纲携领,简明扼要的将西方社会发展情况和盘托出,这很利于我们对欧洲社会的了解。我们不仅仅要作为知识来对待,要长见识,更要思考,我们从中能得到什么真东西:那些对我们更为重要。
为什么希腊帝国和罗马帝国前后绵延近千年?为什么西欧比东欧发达?为什么工业革命发生在英国而不是其他国家?为什么英国发生的渐进的改革,而法国发生了激进的大革命 ?
希腊是最早有民主雏形的国家,虽然希腊的民主是十分的不完善,民主很快被僭主专制所取代,但它是有一个好的种子,在西方种下了现代政治的一个种子,但在当时来说,也是十分先进的,在这个时期产生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一批思想家,并且开创了著名的希腊文明,其后的罗马帝国,陈乐民先生对其政治建构并不以为然,认为,罗马的民主是师承希腊的,没有什么新意,其实罗马的新意不在民主的新意,而在于罗马的法律和罗马的共和政治:罗马有代代更新和详细编撰的法律,开法制渊源,并且,在前期的罗马政权建构中,有代表元首的王权,有为民辩护的和对抗王权的护民官,有代表贵族的元老院,有代表民众的公民大会,最早形成了共和机制。从希腊和罗马这里可以看出西方政治民主和共和正统的源头。对西方政治、文化等的研究,欲正本清源先得从希腊罗马开始。
这样西方文明从希腊传到罗马,罗马再传给了属于东欧的日尔曼神圣帝国,然而,由于东欧统治专横而压抑,所以,这样的文明没有固定在东欧,而是由比较开放和自由的西欧转承过去。同样英国由于独立的岛国相对侵扰少,独立发展机会多,更为重要的是英国有自由民风和较早建立《权利法案》,所以,有了最适宜工业发展的土壤,因而在英国发生了工业革命,而不是其他国家。
为什么在英国没有发生法国式的大革命?因为英国有更适宜渐进的土壤:在英国,英国的贵族集团和国王是相对独立的:贵族自己经营着国内和海外的经济贸易,这样不依附国王而且和国王有一定的对抗,这样贵族首先斗争争取自己权利,从而产生了《大宪章》,其后,有霍布斯,洛克等启蒙,产生了《权利法案》,这时的民众逐渐从搭便车变成了争取权利的力量,而法国不一样,法国的贵族依附国王,通过依附国王来压榨民众以获取利益,因而,法国的民众和上层领导阶层形成短断裂,没有渐进之路可走,等待只是总的爆发,攻破巴士底狱只是一根导火索罢了,所以要走渐进之路必须要有适合渐进改革的社会基础,如,形成健康独立的多产阶层,大量的中产阶层,尽量减少少产和无产阶层,使得社会各阶层形成合理的平衡,建立和谐社会,这是渐进良性发展的土壤。
当然这些见解属于一知半解,不能全面回答前面提出的问题,前面每个问题的回答可以写成一本专著,这里只是书评,所以只是简单列成了一些见解。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学习先进文化和生产力,需要博大的胸怀,谦虚的心态,也需要认真的思考,和慎缜的实践。欲复兴一个民族,必先综观各民族之兴衰,思辩要义,才能明了事理,可谓操千剑然后识器,操千曲然后识声,然后虚心学习,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才能而后作,而认真读《欧洲文明十五讲》仅仅是一个开端
本文来自: 启蒙历史网论坛 [url]http://www.qmhistory.cn[/url] 崇尚自由开放,启蒙国人的历史论坛
阅读:
录入: 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