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网文选萃世界史专题研究 →阅读新闻

德国简史

[日期: 2008-09-19 ] 来源: 中国德语界   作者: [字体: ]
分享到:  

德国简史(一)从日耳曼人到法兰克王国

1.日耳曼部落
德意志民族的祖先是古代日耳曼人。大约在3000年前,他们就已居住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南部、日德兰半岛、威悉河和奥得河之间的平原、波罗的海海滨和沿海岛屿上。日耳曼民族还包括英国和北欧诸国人,但今天人们却习惯把“日耳曼”一词专留给德国。
公元前600年左右,日耳曼人开始向南迁移,西达莱茵河下游.东至维斯杜拉河,占据了喀尔巴阡山脉和波希米亚山脉以北的广大平原地区,过着游牧生活。公元前后,他们继续南进,直至多瑙河上游地区,并与南方的奴隶制罗马帝国不断发生军事冲突。在恺撒时代,罗马人把所有居住在莱茵河左岸的日耳曼人赶向右岸。公元9年,日耳曼各部落在舍鲁斯克部落(der Cherusker)首领阿尔米尼乌斯Arminius(又名赫尔曼Hermann)领导下联合抗击罗马军团,在今日下萨克森州的托伊托堡山(Teutoburger Wald)获大胜。阿尔米尼乌斯被认为是第一位德意志民族英雄,人们在他当年打败罗马人的德特莫尔德附近为他建立了一座巨大的纪念碑-赫尔曼纪念碑。为丁抵御日耳曼人的入侵,自公元84年起,罗马帝国在莱茵河和多瑙河之间修筑了一条东南走向的“界墙”,并在莱茵河沿岸建造了城市。科隆、特里尔、美因兹等城市的起源可追溯到这个时期。此后,日耳曼人和罗马人和平相处近200年。
从公元3世纪起,日耳曼人部落开始结成部落联盟,其中较大的有法兰克、东哥持、西哥特、汪达尔、盎格鲁、萨克森、勃良弟等等。这些部落联盟为日耳曼民族的形成莫定了基础。公元4世纪,日耳曼人由于受到匈奴人和其他外族的驱逐,开始成群结队地涌向南部的西罗马帝国。公元476年,在日耳曼人的大举入侵和帝国境内奴隶起义的双重订击下,两罗马帝国宣告灭亡。日耳曼人在原帝国的领土上建立了许多王国。史称日耳曼人南移或者日耳曼民族大迁陡(Gemanische Völkerwanderung)。在民族大迁徙的过程中,日耳曼人和罗马人之间的经济和文化交流得到厂发展和加强。日耳曼人向罗马人学到了许多先进的生产和文化知识,并逐渐接受了基督教,开始向文明社会过渡。

2.法兰克王国
在诸多日耳曼王国中。法兰克王国(Frankenreich:486—911)对欧洲大陆的影响最大。法兰克人原居住在莱茵河下游和高卢北部。在民族大迁徒时,他们侵入罗马帝国,并结成政治和军事的统一体。481年,在部落首领克治维(Chlodwig 481-511在位)领导下,建立了法兰克王国,史称墨洛温王朝(Merowinger:481—751)。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克洛维信奉基督教,并在国内实行基督教化,从而取得了罗马教皇的支持。在教会势力的支持下,克洛维和他的继承者不断对外进行扩张。至6世纪,法兰克王国的领土已扩展到包括今天的法国、卢森堡、比利时、荷兰以及莱茵河以东的部分地区,成为当时欧洲最强大的国家。
751年,克洛维建立的墨洛温王朝灭亡.取而代之的是加洛林王朝(Karolinge:751—911)。加洛林王朝的第二个国王是历史上著名的卡尔大帝(亦译查理大帝)(Karl der Große:768—814在位)。他先后占领了意大利的大部分地区以及西班牙一部分,并且征服了萨克森,从而把领土扩展到易北河和萨勒河流域。至9世纪初,法兰克王国的版图大为扩展。它东起易北河和萨勒河,西至比利牛斯山,南起意大利北部,北至北海,从而成为法兰克帝国。公元800年,罗马教皇给卡尔加冕称帝,称为“罗马人的皇帝”。此后,卡尔大帝成为原罗马帝国的继任者和基督教会的保护人。
卡尔大帝在位期间,帝国的发展达到了顶峰,特别是封建采邑制得到了发展和巩固。法兰克帝国貌似强大,其实外强中干。由于经济上、文化上和语言上没有统一的牢固基础,卡尔大帝死后.帝国开始分裂。843年签订的“凡尔登条约”(Vertrag von Verdun)和870年的“墨尔森条约”(Vertrag von Mersen)使法兰克帝国分裂成三部分:莱茵河左岸操罗马语(拉丁语)的西法兰克王国、莱茵河右岸操日耳曼语的东法兰克王国和南部的意大利王国。法兰克帝国的分裂为以后欧洲诸民族国家(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的建立奠定了基础。911年,加洛林王朝的最后一位君主驾崩,东法兰克王国的公爵推选康拉德(Konrad:911-918在位)为国王。从这时起,东法兰克王国被看作德意志国家,康拉德一世也被看作第一任德意志国王。德国史学家一般把公元911年康拉德当选国王视为法兰克帝国的彻底崩溃和德意志史的开端。
“德意志”这个词大约出现于8世纪,开始时仅表示在法兰克帝国东部地区使用的一种语言,后来逐渐产生多种涵义,说这种语言的人成了“德意志人”,这些人聚居的区域成了“德意志国家”。

德国简史(二)德意志国家的建立和德意志帝国的盛衰

1.德意志国家的建立
东法兰克王国由弗里斯兰、萨克森、洛林、法兰克、施瓦本、巴伐利亚等部落公国组成,大致包括今天的荷兰、联邦德国的西和中部、瑞士和奥地利。919年,萨克森公爵海因里希一世(Heinrich I.:919—936在位)取得政权,正式建立了德意志王国,开始了萨克森王朝(亦称奥托王朝:919—1024)在德意志的统治。也有部分史学家把919年视为德意志史的开端。
海因里希一世的儿子奥托一世(Otto .:936—973在位)于936年继承王位,利用教会势力,继续巩固和加强王权,打击世俗大封建领主的割据势力,并于962年由罗马教皇加冕为皇帝。从此德意志王国便称为“罗马帝国”,以后又加上“神圣”和“德意志民族”的字样。自16世纪起,它的全称为“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Heiliges Römisches Reich Deutscher Nation)。实际上.它既非神圣,又非罗马,更非帝国。史称奥托一世建立的“罗马帝国”为德意志第一帝国(962—1806)。
从919年东法兰克王国萨克森王朝的建立到1524—1525年德国农民战争的爆发,是德国封建社会时期。从卡尔大帝时代沿袭下来的采邑制,这时已发展为封地,成为封建领主的世袭领地。由于领地大小不同,所以在封建社会中形成了金字塔的等级制度。它的顶端是皇帝和教皇。皇帝管辖世俗封建主侯爵、公爵、伯爵、男爵。教皇管辖教会封建主红衣主教、大主教、主教、修道院院长。它的中上层是小领主和人数众多的骑士,它的下层是自由农民和半自由的或有人身依附的农奴。

2.德意志皇权的衰落
在德国封建社会时期,罗马天主教教皇拥有给皇帝加冕的特权。因此德国皇帝力图讨好或控制教皇和教会,使之为加强皇权服务。地方封建主为了扩展自己的势力,则借助教皇和教会的力量削弱皇权。而罗马教皇为夺取最高领导权,往往站在地方封建主割据势力一边,向皇权挑战。皇帝和教皇争夺授圣职权的斗争,实质上是争夺教会权力和捐税收入之争。这种斗争前后持续数百年之久。海因里希三世时德意志王室的权力达到最高峰,海因里希四世却无法维持这一局面,显得软弱无力。1077年海因里希四世的卡诺沙忏悔之行(Bußgang nach Canossa)成为历史上世俗权力屈服于教会权力的象征。这两种权力的斗争是德国长期陷于分裂的重要原因,也是德国中世纪史的重要标志。
在萨克森王朝、法兰克王朝(亦称萨里安王朝:1024—1125)和斯陶芬王朝(Staufer:1138—1254)统治的306多年间,德意志皇权比较巩固和强大,特别在斯陶芬王朝时期,皇权达到顶峰。那时的教会服从和支持皇权,地方封建割据势力受到抑制,中央权力得到加强。自13世纪后半叶起,皇权开始衰落。1254至1273年是德意志皇位空缺时期。1273年,哈布斯堡伯爵鲁道夫当选为德意志国王。选举组成。1356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卡尔四世(Karl IV.:1355-1378在位颁布“黄金诏书”(Goldene Bulle),承认7个选帝候有选举皇帝的权力,地方封建主在其统治地区内有绝对的君主权,其中包括行政权、关税权、司法权、铸币权等。由于在邦内排除了国王的审判权,所以选侯们几乎享有和国王同等的地位。这样“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的中央皇权已名存实亡,帝国只是由各自独立的几百个封建邦国组成的结合体。
1273年后,各邦君主为争夺皇位而相互倾轧,争斗不休。其中最重要的君主有奥地利的哈布斯堡家族(Habsburger)、巴伐利亚的魏特尔斯巴赫家族(Wittelsbacher)、波希米亚的卢森堡家族(Luxemburger)以及后来后上的普鲁土霍亨素伦家族(Hohenzollern)。自1438年起,帝国的皇位转入哈布斯堡家族手中。哈布斯堡家族成员既是奥地利国王、又是帝国的皇帝。这一状况一直持续到1806年帝国灭亡。但是争夺皇位的斗争并没有终止过。

3.帝国向外扩张
1096至1291年的两个世纪内,教皇和欧洲各国封建主为了掠夺财富和扩张势力,先后组织了7次“十字军东侵”(Kreuzzüge)。德意志帝国在斯陶芬王朝统治时期,绰号红胡子大帝(Barbarossa)即弗里德里希一世(Friedrich I.:1152-1190在位)曾率领第三次十字军东侵,使德意志皇权显赫一时。12至14世纪,德意志封建主不断向东方扩张.先后占领了东部斯拉夫人居住的梅克伦堡、马格德堡、勃兰登堡、西里西亚、波莫尔恩等地区,最后把德意志帝国疆域从易北河扩张到奥得河以东的普鲁土和波罗的海东岸地区。其疆土向东扩大了2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今天德国领土的1/2以上。从此不再是莱茵河,而是易北河把帝国分成东西两部分。东部的普鲁士逐渐成为影响德国历史发展的举足轻重的邦国。

4.城市的形成和发展
12至13世纪,在罗马式建筑(Romanik)艺术的基础上发展形成了哥特式建筑(Gotik)。始建于1248年、落成于1880年的科隆教堂是德国最著名的哥特式大教堂。1283年在弗赖堡建造了哥特式大主教教堂。在随后的皇权衰落过程中,地方势力、特别是城市势力有了较大的发展。德意志最早的城市,例如特里尔、科隆、奥格斯堡在古罗马时代就是罗马帝国的要塞或政治首邑,因此,它们被称为罗马人的城市。随着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12至15世纪又新建了一大批城市。在没有强大中央政权的条件下,各个城市为保护自身利益纷纷组成了城市联盟。其中最重要的是以卢卑克、汉堡为首的“汉萨同盟”(Hanse).约有100多个城市加入该同盟。由于14至15世纪城市的发展和市民阶层的崛起,各行各业都组织了行会,市民阶层的诗歌也随之兴旺起来。
卡尔四世于1348年建立了布拉格大学,这是阿尔卑斯山以北的欧洲第一所大学。波希米亚成为帝国的中心。
1450年,约翰内斯&S226;古腾贝格(Johannes Gutenberg)发明了活字印刷术。至15世纪末,在意大利、法国、荷兰、匈牙利、西班牙、英国、丹麦、瑞典等国都先后出现了德国印刷业先行者在当地开办的印刷所。

德国简史(三)从宗教改革到德国统一前后

(1500-1900,德国从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过渡)

1.宗教改革和农民战争
1500年左右,德意志人口约有1500万,其中农民人口占80%以上。教会封建主和世俗封建主穷奢极侈,过着荒淫无耻的生活。罗马教皇把德意志看成是“摇钱树”,他在德意志的教会所拥有的土地占全国土地面积的1/3。教会向农民索取“什一税(Zehnte)”,兜售“赦罪符”,使得许多农民背井离乡、家破人亡。德意志政治上四分五裂,经济上没有统一市场,国内关卡林立,币制达千种以上。这一切严重地阻碍了城市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使德意志经济远远落后于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等国。广大农民、市民、僧侣、骑士都对现实不满,要求改变社会现状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1517年,神学教授马丁&S226;路德(Martin Luther)发表了著名的95条论纲(95 Thesen),1520年又发表了《致德意志民族的基督教贵族书》(An den christlichen Adel deutscher Nation von des christlichen Standes Besserung),矛头直指罗马天主教教皇。当时,由于人民群众普遍对教会不满,路德的著作起了点火的作用。顷刻间,反对天主教会的群众运动犹如汹涌波涛遍及德意志各地。宗教改革的深人发展最后导致1524至1525年声势浩大的农民战争(Bauernkrieg)。战争中出现了不少杰出的农民领袖,例如托马斯&S226;闵采尔(Thomas Müntzer)。他们要求使用暴力推翻现存的封建制度。这是德国历史上政治与社会要求相结合的第一次大规模革命运动。但由于农民起义是分散的,缺乏集中领导,农民未得到城市平民的配合和支持,封建诸侯采用镇压和欺骗两手将农民起义镇压下去。
农民战争爆发后,路德坚持反对使用暴力,主张以改革来变革社会。因此他站到起义农民的对立面。但他用群众语言翻译的《圣经》,为形成统—的书面德语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农民战争和宗教改革是德国历史上第一次反封建的群众运动。特别是路德发起和领导的宗教改革在德国历史上乃至欧洲和世界历史上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2.三十年战争(Dreißigjähriger Krieg)
宗教改革后,德国出现了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主要是:
1)诸侯和皇帝的对立。世俗封建主大多数支持路德新教,指望在天主教教会地产和其他产业的还俗中得到好处。德皇则利用罗马天主教会反对新教,借以约束地方封建诸侯,加强中央政权。由于德皇支持教会,罗马教皇就站在皇帝一边。
2)诸侯间的对立。宗教改革使德国的世俗诸侯也分成两大派。1608年,路德的新教诸侯结成“新教联盟”,次年,天主教诸侯结成“天主教联盟”。有些诸侯从自身利害关系出发,时而归顺天主教,时而支持路德新教。
3)法国和德国的对立。此时的法国已建立了中央集权,妄想侵占德国土地,夺取欧洲霸权。因此法国支持德国封建诸侯的地方割据势力,以削弱皇权。英国、丹麦、荷兰、瑞典等国支持法国。1555年,皇帝卡尔五世和各邦诸侯达成了奥格斯堡宗教和约(Augsburger Religionsfriede),确认“在谁的国家,信谁的教”(In wessen Gebiet ich lebe, dessen Religion muss ich annehmen)的原则。各邦诸侯由此获得了决定自己的臣民信奉何种宗教的权力,和约以法律形式确定了路德新教和罗马天主教的平等地位,因此暂时缓和了双方的冲突。1556年卡尔逝世后,哈布斯堡家族分裂成西班牙-荷兰体系和德意志-奥地利体系,后者的历史就是德意志史。
1618年5月23日,布拉格的“掷出窗外事件”(Prager Fenstersturz)终于引发了新旧两大教派之间的长达30年的战争(1618-1648)。这场在宗教外衣掩饰下争夺政治和经济权力的战争,不仅是德国新旧两个数派的诸侯间的一场混战,而且也是在德国土地上进行的一场欧洲争霸战争。丹麦、法国、瑞典、西班牙等国也纷纷参战。战争期间,德国出现了著名的军事家德皇军队统帅瓦伦施泰因(Wallenstein)。他试图协助皇帝加强中央政权,但他的努力遇到地方诸侯势力的反对,最后惨遇暗杀。1648年,战争以缔结“威斯特伐利亚和约”(Westfälischer Friede)而告终。其结果是法国夺取了欧洲霸权,瑞典成为欧洲强国,它们分别从德国得到了土地和赔偿;荷兰和瑞士最终脱离德意志帝国,成为完全独立的国家;德意志各邦国保持完整的独立主权地位,帝国分裂成365个大小邦国和1000多个骑士国。德国在经济上蒙受重大损失,大片土地荒芜,人烟绝迹,人口减少了1/3。“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名存实亡。皇帝已无实权,德意志进一步处于四分五裂状态。

3.普鲁士的兴起和普奥之争
在此期间,德意志境内起决定作用的两个权力中心已逐渐形成。它们是东北部的普鲁士和西南部的奥地利,两强争雄基本上决定了17至19世纪的德意志史。
普鲁士起源于易北河和奥得河之间勃兰登堡地区。勃兰登堡原属斯拉夫民族领地,后被德意志诸侯和骑士在东侵时占领,随即有大量德意志农民移居这个地区。自1415年起,勃兰登堡邦国转入霍亨索伦家族手中。1618年,该家族又从波兰王国得到普鲁士公国。以后,霍亨索伦家族不断向东扩张领土,逐渐把勃兰登堡和普鲁士联在一起,并把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移往东部的普鲁士。1701年,勃兰登堡-普鲁土改称为普鲁士王国,其贵族地主称容克(Junker)。国王弗里德里希&S226;威廉一世(Friedrich Wilhelm I.:1713-1740在位)和弗里德里希二世(Friedrich II.:1740-1786在位)都致力于经济、特别是军事的发展,使普鲁土成为一个封建专制的军事官僚国家。
18世纪,普奥两国为争夺德意志霸权不断发生军事冲突。其中最重要的是帝国皇位继承战,即两次西里西亚战争Schlesische Kriege(1740-1742,1744-1745)和七年战争Siebenjährige Krieg(1756-1763)。战争中,普鲁士从奥地利夺得具有重要经济和战略意义的西里西亚,并一跃成为欧洲大陆第一流强国。同时,普鲁士允诺在选举德意志皇帝时仍支持奥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这使奥地利仍保持了多民族国家的统一和欧洲强国地位。战争的结果暂时稳定了普奥两雄间的均势。

4.拿破仑占领下的德国
1789年,法国爆发资产阶级革命,革命浪潮席卷整个欧洲。普鲁士极端仇视法国革命,它联合沙皇俄国、奥地利等国进行武装干涉。至1806年.法国革命军在拿破仑指挥下多次击溃普鲁士、奥地利和俄国的联军,并于1803年消灭了德国西南部112个封建邦国。1806年,莱茵地区的德意志各邦国在法国庇护和控制下组成“莱茵同盟”(Rheinbund)。同年4月,德意志皇帝哈布斯堡王朝弗朗茨二世被迫放弃“罗马皇帝”的称号。皇冠落地,“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也就寿终正寝。法军继续向东推进,重创普鲁士军。1807年.拿破仑迫使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S226;威廉三世(Friedrich Wilhelm III.:1797—1840在位)签订“梯尔西特和约”(Friede von Tilsit),普鲁士失去易北河以西所有领土,井支付巨额战争赔款。
在法国大革命影响下,普鲁士一些有识开明之士进行了一系列资产阶级改革。他们是施泰因首相、哈尔登堡首相、沙恩霍斯特将军、格奈森瑙将军。他们的改革措施增强了普鲁士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为民族解放战争奠定了基础。1812年,拿破仑军队在俄国几乎全军覆没。在俄军节节胜利的形势下,普鲁士和德意志各邦国人民乘胜追击法军,解放了大片领土。1813年10月,“莱比锡各民族大会战”(Völkerschlacht bei Leipzig)给拿破仑以致命的打击。翌年3月,联军攻克巴黎,结束了拿破仑在德意志和欧洲的统治。
1814至1815年,欧洲各国代表举行维也纳会议,重组欧洲政治新格局。1815年6月,德意志境内完全独立的39个邦国成立了“德意志同盟”(Deutscher Bund),其中有1个帝国(奥地利),5个王国(普鲁士、巴伐利亚、符腾堡、萨克森和汉诺威),4个自由城市(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汉堡、卢卑克和不来梅)。由奥地利首相梅特涅(Metternich)任同盟会议主席。“德意志同盟”是各邦国之间的一个松弛的邦联组织,各邦仍享有完全独立的主权。

5.1848至1849年的德国资产阶级革命
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给德国封建专制制度以沉重打击。施泰因等人的政泊、经济和军事改革推动了德国资本主义的发展。自19世纪起,德国开始了工业革命。1834年,普鲁士建立了关税同盟51835年,德国建造了第一条铁路。自1807年施泰因颁布“十月赦令”(Oktober-Edikt)起,普鲁士逐步实现了解放农民、城市自治等改革措施。与此同时,德国人民要求进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实现国家统一的呼声不断高涨。例如,1817年“德意志大学生协会”组织的瓦尔特堡集会(Wartburgfest),1832年德国资产阶级自由人士发起的汉巴赫集会(Hambacher Fest),1837年哥廷根七君子(Göttinger Sieben)的抗议行动等。此时,德国早期工人运动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指导下。得到了蓬勃发展。1848年2月《共产党宣言》(das Kommunistische Manifest)问世。
在法国二月革命的鼓舞下,德意志各邦国的市民、学生、工人纷纷举行武装起义,开始了德国历史上第一次声势浩大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在维也纳和柏林,起义者与反动军警展开激烈的巷战.终于取得了胜利。1848年3月,革命风暴席卷全国,各邦诸侯、王公贵族纷纷倒台。5月,各邦资产阶级代表在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市保罗教堂(Frankfurter Paulskirche)举行首次国民议会(das erste gesamtdeutsche Parlament),并于1849年3月通过了“帝国宪法”(Reichsverfassung)。议会选举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S226;威廉四世(Friedrich Wilhelm IV.:1840-1861在位)为帝国皇帝,可是这位国王拒绝接受皇冠,也不承认宪法,并向革命力量进行反扑。其他各邦君主也纷纷仿效,各地起义先后被镇压下去。1848至1849年资产阶级革命没有完成“自由和统一”的历史使命。

6. 德国的统一和俾斯麦的内外政策
1848至1849年革命失败后,资产阶级把注意力从政治转向经济。当时发展经济的严重障碍是缺乏一个统一的国内市场。所以消除分裂、统一德国已成为当务之急。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Wilhelm I.:1861-1888在位)于1862年任命奥托&S226;冯&S226;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为首相。俾斯麦高瞻远瞩,认识到德国的统一势在必行,他实行“铁血政策”(Blut und Eisen),自上而下地逐步统一了德国。1864年,他联合奥地利击败丹麦。1866年,普奥两雄为争夺德意志霸权进行决战。同年8月奥地利败北,被迫签订“布拉格和约”(Friede von Prag),奥地利退出德意志同盟。从此奥地利不再属于德意志国家范畴。1867年,普鲁士统一整个德意志中部和北部,建立“北德意志同盟”(Nordeutscher Bund)。此时的普鲁士领土已增加到34.7万平方公里,人口达2400万。
法国对德国统一向持反对态度。此时,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Napoleon III.:1852-1870在位)为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与普鲁士发生争执,并于1870年7月首先对普鲁士发动进攻。普法战争中法国惨道失败,被迫将阿尔萨斯-洛林(Elsass-Lothringen)割让给德国,并支付巨额战争赔款。1871年1月18日,俾斯麦在巴黎近郊的凡尔赛宫镜厅(Spiegelsaal zu Versailles)宣告统一的“德意志帝国”诞生,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成为德意志帝国皇帝。史称俾斯麦成立的帝国为德意志第二帝国(1871-1918)。德国的统一不是“由下而上”地通过革命,而是“自上而下”地通过王朝战争和侯爵条约实现的。
统一后的德国经济犹如脱缰之马迅速发展。同时德国工人运动也日益壮大。1863年在莱比锡成立了以费迪南德&S226;拉萨尔(Ferdinand Lassalle)为主席的“全德工人联合会”(der Allgemeine Deutsche Arbeiterverein ADAV)。1869年,奥古斯持&S226;倍倍尔(August Bebel)和威廉&S226;李卜克内西(Wilhelm Liebknecht)在埃森纳赫成立了社会民主工党。1875年,拉萨尔派和埃森纳赫派在哥达合并组成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1890年,该党改名为德国社会民主党(Sozial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 SPD)。社会民主党在反对俾斯麦的“非常法”斗争中取得了重大胜利,1903年成为国会中的第二大党。
俾斯麦的国内政策,诸如“文化斗争”(Kulturkampf)、“非常法”(Ausnahmegesetz)等均遭到不同程度的失败。但他力求团结所有邻国、孤立法国确保帝国安全和欧洲均势的外交政策取得了一定成就。特别是他推行的统一德国的“铁血政策”和纵横捭阖的外交政策,使他成为19世纪下半叶欧洲政坛上的风云人物。

德国简史(四)第一次世界大战至第二次世界大战

(1914-1945年)
1.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德国
由于从法国获得巨额战争赔款和洛林的铁矿,采用了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建立起统一的国内市场,德国在20世纪初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一跃成为世界最先进的工业国之一。由于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和军事发展的不平衡,后起的工业强国德国在欧洲列强中最富有侵略性。为了争夺市场、重新瓜分世界,逐渐形成了两个敌对的帝国主义集团,即由英、法、俄组成的协约国(Entente-Mächte)和由德国、奥匈帝国和意大利组成的同盟国(Mittelmächte)。
1914年6月28日,奥地利皇太子(Thronfolger)弗朗茨&S226;费迪南德(Franz Ferdinand)在萨拉热窝(Sarajevo)遇刺身亡。这一事件直接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1914年8月1日,德国向法、俄宣战,战争正式开始。战争初期,德国采用了施利芬(Schlieffen)将军制订的闪电战计划,在西线取得了胜利,但很快陷入了旷日持久的阵地战。1917年,美国参战对加速战争的进程起了决定性作用。同年俄国爆发十月社会主义革命(Oktoberrevolution),新生的苏维埃国家退出战争,东线停战。1918年11月,德国被迫向协约国投降。战后,战胜国在凡尔赛举行会议,重组欧洲政治新格局,并于1919年6月签订了“凡尔赛和约”(Friedenvertrag von Versailles)。德国失去了原有领土的1/8(6.7万平方公里)和原有居民的1/10,并且失去了所有海外殖民地。德国还必须支付巨额战争赔款和限制军备。凡尔赛和约对战败国,特别对德国的苛刻条文给战后危机埋下了祸根。

2.十一月革命和魏玛共和国
20世纪初,德国社会民主党分裂成左、中、右三派。以罗沙&S226;卢森堡(Losa Luxemburg)和卡尔&S226;李卜克内西(Karl Liebknecht)为首的左派坚决反对战争,并组成“斯巴达克团”(Spartakusbund)。1918年12月底,“斯巴达克团”改组成立德国共产党(Kommunis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 KPD)。战争快结束时,基尔港水兵于1918年11月初举行武装起义,起义很快蔓延到全国各地。柏林、汉堡、不来梅、慕尼黑等地起义者组成工人、士兵苏维埃,夺取了政权。1918年11月革命(Novemberrevolution)是德国历史上第二次声势浩大的资产阶级革命。这场革命结束了德国千年帝制,建立了共和国。紧接着在德国前途问题上两派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左派主张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下的苏维埃共和国,而以弗里德里希&S226;艾伯特(Friedrich Eben)为首的右派,即多数派,主张建立议会民主制的资产阶级共和国。由于绝大多数德国人赞同议会民主制,右派和其他资产阶级政党在l 919年1月的国民议会选举中取得了胜利,并于同年8月通过了魏玛宪法(Weimarer Verfassung)。德国历史上第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魏玛共和国(Weimarer Republik:1919—1933)正式诞生。
德国帝国主义并不甘心失败,它利用美、英、法和苏联之间的矛盾以及西方国家内部争斗从中渔利,很快克服了战后(1919—1923)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危机。自1924年起,德国的经济重振旗鼓,迅速发展,再次超过英、法,居世界第二位。在经济实力增强的同时,德国逐渐恢复了它在欧洲的强国地位。为了与西方强国改善关系,德国于1925年10月在瑞士签署了“洛迦诺条约”(Vertrag von Locarno)。与此同时,它与苏联签订“拉巴洛条约”(Rapallovertrag)和“柏林条约”(Berlinvertrag),并于1926年加人国际联盟(Völkerbund)。1924至1929年,德国在内政和外交上经历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和平发展时期。对此作出重要贡献的是魏玛共和国第一届总统艾伯特和外交部长古斯塔夫&S226;施特莱泽曼(Gustav Stresemann)。

3.德国的纳粹主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
1925年4月,原陆军大元帅、保皇派首领保罗&S226;冯&S226;兴登堡(Paul von Hindenburg)当选为魏玛共和国第二届总统。在他任职期间,德国加快了扩军备战的步伐,各种反动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地发展起来。1929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魏玛共和国开始每况愈下,几届政府都未得到议会多数支持。早在1920年,阿道夫&S226;希特勒(Adolf Hitler)等人就组织了带有民族沙文主义、复仇主义色彩的“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Nationalsozialistische Deutsche Arbeiterpartei - NSDAP),即纳粹党。30年代初,希特勒利用严重的经济危机、工人运动的分裂,即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统一战线的失败、凡尔赛和约的灾难性后果、封建专制残余势力、资产阶级政党的软弱以及魏玛共和国体制本身的弱点,煽动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终于于1933年1月30日夺取了政权,建立起纳粹专制制度。
希特勒上台后,在国内实行白色恐怖,大肆逮捕不同政见者,掀起排犹浪潮,建造大批集中营。1933年2月,他利用“国会纵火案”(Reichstagsbrand)取缔除纳粹党外的一切政党。同年3月通过“授权法”(Ermächtigungsgesetz),废除魏玛共和国的议会民主制,集大权于一身,完成了划一体制,推行一个民族、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种思想的专制独裁制度。从此,德国由一个法制国家成为一个一党专政的领袖制国家。与此同时,希特勒积极扩军备战.逐步废除凡尔赛和约对德国的种种限制,并实行战争经济政策,把德国推向战争边缘。在对外政策上,德国退出国际联盟,从而摆脱国际裁军监督,干涉西班牙内政,与日本、意大利结成“反共轴心”(Achsenmächte)。1938年3月,德国强行并吞奥地利。同年9月,在西方绥靖政策(Beschwichtigungspolitik)的怂恿下,与英、法、意签订侵占捷克领土的慕尼黑协定(Münchener Abkommen)。1939年8月,希特勒利用苏联和西方的矛盾、特别是斯大林对西方的恐惧症与苏联签订“德苏互不侵犯条约”(Deutsch-Sowjetischer Nichtangriffspakt)和“秘密附属议定书”(Geheimes Zusatzprotokoll)。条约和议定书解除了希特勒发动战争的后顾之忧。
1939年9月1日,德国发动对波兰的进攻,由此开始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争。德国采用闪电战术很快就占领了大半个欧洲,1941年6月开始对苏联的进攻。1942年1月,莫斯科保卫战的胜利粉碎了德国国防军“天下无致”的神话,从此,德国及其盟国在各个战场上节节败退。
纳粹政权的恐怖统治以及军事上的失利促进了国内反希特勒抵抗运动。1944年7月20日,国防军中一些高级将领密谋举事刺杀希特勒,刺杀未遂,数千名反抗志士被处决。希特勒不顾巨大伤亡仍顽抗作困兽斗,于1945年4月30日自杀身亡。经过“反希特勒同盟”和各国人民艰苦卓绝的斗争,纳粹德国最终在1945年5月8日宣布无条件投降。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各国人民的生命财产道到极大损失,总计死伤约5000万人。欧洲各国遭到纳粹杀害的犹太人达600万之众。战后按照“反希特勒同盟”于1943年年底签订的“德黑兰宣言”、1945年2月的“雅尔塔议定书”(Erklärung von Jalta)和1945年8月的“波茨坦协定”(Potsdamer Abkommen),德国丧失了奥得河和尼斯河以东的所有领土,总计约11.4万平方公里。居住在这一地区的1200多万德国人被迫背井离乡,历尽千辛万苦,迁移到奥得-尼斯河以西的德国本土。根据以上协定,苏、英、美、法四国分区占领了德国及其首都柏林。四个占领区的司令官组成“盟国管制委员会”(Alliierter Kontrollrat),掌握德国最高权力。这种分区占领导致了德国的分裂,1949年9、10月间先后成立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德国简史(五)德国的分裂

(1945-1949年)

1.波茨坦协定
希特勒发动的战争也给德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战后的德国变成了废墟,到处是断垣残壁,交通瘫痪,经济崩溃,物质极其缺乏,食品按计划分配。据1947-1948年资料统计,居民每人每月供应10公斤面包、半公斤糖、400克肉、175克食油、50克鱼、半公斤牛奶、半公斤水果。
1945年7月至8月,三个战胜国美、英、苏的最高领导人杜鲁门、丘吉尔和斯大林相会在柏林郊区的波茨坦,商讨和决定处置战后德国的方针。经过激烈讨价还价,最后达成妥协,签订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波茨坦协定(Potsdamer Abkommen),其主要内容如下:全体德国人应对这场战争承担责任;彻底铲除军国主义和纳粹主义的势力,使德国无法再次发动战争。从而确保欧洲和世界和平;由美、英、法、苏四国分区占领德国及其首都大柏林,四个占领区的司令官组成盟国对德军事管制委员会(全德最高权力机构),取代德国中央政府;在占领期间,德国在政治和经济上仍是统一的整体;允许德国人在占领区建立政党和社团组织;德国必须割地赔款,赔偿战争中给受害国造成的巨大损失。有关领土的割让,四国达成以下决议:奥得-尼斯河以东的领土割让给波兰,东普鲁士北部领土连同柯尼斯堡市割让给苏联,南部领土则划归波兰所有。奥得-尼斯河成为德波临时国界。被割让领土上的所有德国人连同居住在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等中欧国家的德国人,必须限期离境,一个不留。
波茨坦协定是东西方之间妥协的结果,因此埋下了冷战的祸根。德国和柏林被划分成四个占领区,东部大片领土丧失,1200万德国人被迫离开家乡,长途跋涉进入德国本土,其中约有200万人途中或被冻死、或被饿死、或被当地居民报复杀害。这些主权、领土和灾难问题构成了战后德国问题的焦点。
直至1985年,原西德大多数人认为,1945年5月8是德国战败日,不值得庆祝。1985年5月8日,联邦德国总统魏茨泽克(Weizsäcker)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第一次对5月8的历史意义表了态,他在公开讲话(Rede Zum 40. Jahrestag der Beendigung des Krieges in Europa und der nationalsozialistischen Gewaltherrschaft)中强调说明5月8日是解放的日子。它把德国人民从民族社会主义的独裁统治下解放出来。但他同时指出,战争也给德国人民带来灾难:国家分裂、领土丧失、妻离子散。1995年4月7日,德国一些政界要人和知名人士在《法兰克福汇报》上发表一份题为“1995年5月8日-反对忘却”的呼吁书,号召德国人民不要忘却德国战败后所遭受的灾难和失去的一切。
截至1996年,除捷克外,德国与所有二战中受害国家签订了和解协议。德国与捷克长期悬而未决的争议是:战后,捷克苏台德地区德国人在被驱逐出家园时,遭到非人待遇。他们要求捷克政府对此赔礼道歉,并作一定的赔偿。捷克政府一再拒绝。1997年1月,此问题才最终得到圆满解决,两国签订了和解协议(Deutsch-Tschechische Aussöhnungserklärung)。

2.非纳粹化运动
根据波茨坦协定,四大国在各自占领区开展了清除帝国主义和纳粹主义运动。1945年11月至1946年10月,战胜国在纽伦堡对纳粹战犯进行审判(Nürnberger Prozesse)。国际军事法庭(Internationalen Militärgerichtshof)判处其中12人死刑,3人无期徒刑,4人10至20年徒刑。希特勒已于1945年4月底畏罪自杀,其余3个头目戈培尔(Joseph Goebbels)、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和戈林(Hermann Göring)在宣判前已先后自杀身亡。紧接着在各级地方法院的审判中,又有一批纳粹大小头目被判刑或被处决。德国人按各自所犯罪行或无罪被分成5类:严重犯罪者、犯罪者、轻度犯罪者、追随者、无罪者。美占区的非纳粹化运动开展较为深入,几乎人人过关。按规定,人人必须回答表格上列出的133个问题,并对此提供人证和物证。共有6个纳粹组织被宣布为犯罪组织,包括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纳粹党)NSDAP、盖世太保(秘密警察) Gestapo、保安处Sicherheitsdienst (SD)、党卫军SS等。占领当局对其下属人员进行了大规模清洗.大多数人为被开除公职。
非纳粹化运动(Entnazifizierung)对铲除专制独裁思想,对德国政治生活民主化以及对德国人的战争自我反省具有重要意义。
至今仍有一部分德国人认为,非纳粹化运动犯有扩大化错误,是战胜国对战败国搞诉讼,甚至是报复。纽伦堡军事法庭的审判程序缺乏法律依据,原告就是法官。法庭只对战败国的罪行进行揭露和惩罚,而对盟军在战争中所犯的罪行则绝口不提,例如苏军强奸德国妇女,英军轰炸德累斯顿致使数万平民死亡等。

3.“马歇尔”计划和货币改革
冷战初期,为了遏制所谓共产主义西扩,1947年夏季,美国国务卿马歇尔宣布对欧洲国家推行经济援助计划——马歇尔计划(Marshallplan)。1947年3月,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指出,贫穷是独裁制度的温床,人们一旦失去对美好生活的希望时,独裁制度就会蔓延。1948至1952年,三个西方占领区和后来的联邦德国从马歇尔计划中得到15亿美元的援助。美元的输入奠定了战后重建西部德国的物质基础,但同时也造成了占领区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对美国的依赖,并导致德国经济开始分裂。1947年,英美两国把它们的占领区合并成双占区(Bizone),并设立具有政府职能的“经济委员会”(Wirtschaftsrat)。尽管糟到让会民主党人的反对,经济委员会在路德维希&S226;艾哈德(Ludwig Erhard)的领导下,决定建立社会市场经济体系,并在1943年6月20日在西占区实行货币改革(Währungsreform),发行新货币“西马克”,规定每个公民以1(原德国马克):1(西马克)的兑换率,兑换60西马克作为起步费。其余的现金和银行存款的兑换率为100:6.5。由于货币保值,新马克值钱,自6月21日起,原先空荡荡的商店橱窗内突然变得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因此有人把1948年6月20日作为“经济奇迹”的开始。
6月23日,苏占区也实行货币改革,发行(东)马克。由于苏联从其占领区拆卸和运走大量工厂设备,又把很大一部分工农业产品作为赔款运往苏联,所以货币和商品供应之间失去平衡。东马克的价值远远低于西马克。1948年10月,东西柏林两种马克的兑换率为4:1。货币改革结束了战后的通货膨胀、为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础,但同时埋葬了德国统一的经济体制,加速了德国的分裂。
德国统一后,为发展东部经济,西部向东部输人大量资金。有些西德人对此抱怨,而大多数东德人对此并无感激之情,甚至认为,这是西德人应尽的责任。其理由是,第三帝国所欠战争债务应由四个占领区平均分摊,东占区非但没有得到马歇尔计划的经济援助,而且承担了很大一部分战争赔款。德国统一后,作为补偿,西部理应向东部提供援助:

4.第一次柏林危机
有关大柏林货币改革,苏联坚持整个柏林使用东马克,西方不予理睬。苏联以此为借口,切断西柏林与三个西占区之间的所有水陆交通,并中断对西柏林的水、电、煤和食品的供应,使之成为一个“孤岛”,企图迫使西方三国撤出西柏林.从而达到把西柏林并入苏占区的目的。苏联把西柏林并入东占区的理由是,西柏林位于东占区(即后来的民主德国)的中心,整个柏林是被苏联红军解放的。西方三国则认为,东占区的莱比锡、德累斯顿和马格德堡等一大片地区是由英美军队解放的,按双方达成的协议,英美军队撤出这些地区,以此换取共同占领和管理首都大柏林的权利。
由于苏联的封锁,西柏林几乎成为一座死城,入夜,全城一片漆黑。在这生死他关时刻,几乎无人逃往苏占区求生。西方三国坚持波茨坦协定中有关共同管理大柏林的条款,为确保冷战前沿阵地这把插入苏占区心脏的利剑,不借一切代价建立起一座空中“桥梁”(Berliner Luftbrücke),用飞机给西柏林200万市民每天空运日用品和生活必需品,从牛奶、蔬菜、土豆、钢铁、煤炭、机器零件直至整座大型发电厂的成套设备。1948-1949年的柏林封锁持续了l0个多月,西方共动用了27万架次飞机,平均每天近千架。不管暴风骤雨,浓雾弥漫,飞行从不间断。因此,时有机毁人亡的事故发生。为纪念阵亡飞行员,西柏林市建造了一座英雄纪念碑。
由于西方没有屈服,苏联被迫取消封锁。柏林封锁使西方对苏联式共产主义产生了恐怖心理,导致柏林的彻底分裂,使冷战达到高峰。

5.两个德国的建立(1945-1949年)
随着冷战的升级,美国逐渐改变了原先对德国的敌视政策,化干戈为玉帛,决心合并三个西占区建立一个国家,以此来抵制所谓共产主义的西扩。1947年7月,西方三国最高军事长官在法兰克福向三个占领区所属的11位州总理递交有关成立西部国家的3个文件。史称此文件为“法兰克福文件”(Frankfurter Dokumente),它奠定了即将诞生的国家法律基础。在占领当局的授意下,各州议会代表在波恩成立了具有议会职能的“议会委员会”(Parlamentarischer Rat),讨论和制定宪法。为避嫌和推卸分裂国家的责任,“议会委员会”把此宪法称为《基本法》(Grundgesetz),即过渡时期的宪法。为强调国家的临时性,把首都设在波恩-一个不显眼的小城。最终的宪法和首都将由统一后的德国确定。1949年5月8日,德国投降4周年之际,“议会委员会”以53票赞成,12票反对通过了《基本法》。然后由各州议会进行表决,10个州赞同、只有巴伐利亚州反对,其理由是.《基本法》削弱了地方权力,但同时承认《基本法》对它有约束力。5月12日,《基本法》获占领当局批准,5月23日开始生效。8月,联邦大会选举自由民主党主席特奥多尔&S226;豪斯(Theodor Heuss)为联邦总统,联邦议院仅以一票多数选举康拉德&S226;阿登纳(Konrad Adenauer)为联邦总理,此票恰恰是他本人投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正式诞生,在新国家诞生的同时,占领当局发布了《占领法规》(Besatzungsstatut),限制了联邦德国的主权。《占领法规》与《基本法》同时生效。这一最高权力双轨制延续至1955年联邦德国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占领法规》保留了西方三国对外交、国防等事务的领导权,保留了在德国统一问题和柏林问题上的最终决定权。此外,还保留了对修改《基本法》的审批权和撤换联邦政府的权力。因此,联邦德国成立并不标志着西部德国人已有决定自己命运的主权。此时的联邦德国还只是一个被占领的有限主权国家。对联邦德国成立和初期的发展作出过卓越贡献的著名人士有阿登纳、豪斯、艾哈德(Ludwig Erhard)、社会民主党主席库尔特&S226;舒马赫(Kurt Schumacher)和社会民主党杰出活动家、《基本法》的主要创始人卡洛&S226;施密德(Carlo Schmid)。
早在柏林封锁期间,在苏联的授意下,苏占区成立了“人民委员会”,制定一部宪法草案,准备成立一个新国家。“人民委员会”曾多次呼吁西区,共同建立一个全德统一的国家,但均遭西方三国拒绝。西方三国认为,建立统一国家的前提是,在苏占区也必须实行自由的、无记名投票的全民选举制。出于观点大相径庭,双方只好分道扬镳。苏占区不愿承担分裂国家的责任,在一切准备就绪的条件下,静候西占区的动静。1949年9月联邦德国政府组成,苏占区于10月7日宣布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首都为(东)柏林。对民主德国初期的内外政策起过重要作用的著名人士有共和国总统威廉&S226;皮克(Wilhelm Pieck)、总理奥托&S226;格罗提渥(Otto Grotewohl)和德国统一社会党(Sozialistische Einheitspartei Deutschlands SED)副主席瓦尔特&S226;乌布利希(Walter Ulbricht)。

6.德国分裂的原因
1946年3月,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美国密苏里州富尔敦发表“铁幕”(Eiserner Vorhang)演说,主要内容是:“从波罗的海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降落下来:昔日的中东欧国家的首都华沙、柏林、市拉格、维也纳、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布加勒斯持和索非亚等。这些著名城市和它们的居民被置于苏联的势力范围……受到莫斯科的严密控制……”(From Stettin in the Baltic to Trieste in the Adriatic an iron curtain has descended across the Continent. Behind that line lie all the capitals of the ancient states of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Warsaw, Berlin, Prague, Vienna, Budapest, Belgrade, Bucharest and Sofia; all these famous cities and the populations around them lie in what I must call the Soviet sphere, and all are subject, in one form or another, not only to Soviet influence but to a very high and in some cases increasing measure of control from Moscow.)斯大林奋起反击,谴责丘吉尔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煽动者”。从此,“铁幕”一词成了冷战的代名词。
原苏联、东欧和我国现行历史教科书均把“铁幕”演说称之为冷战的讯号,并认为,在冷战思想和抑制共产主义西扩的杜鲁门主义的指导下,西方采取了一系列分裂欧洲和德国的措施,例如合并西占区、实施马歇尔计划、单独实行货币改革、率先成立分裂国家—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等。西方政界和史学界对欧洲和德国分裂的原因一向持争议观点。大部分人认为,斯大林的领土扩张政策和控制中东欧的野心是导致分裂的主要原因,例如,苏联在布拉格和希腊策划的政变和在盟国对德军事管制委员会的不合作态度等。我国大多数史学家认为,美苏争夺势力范围是导致德国分裂的主要原因。也有一部分人认为,如要寻根究底,德国的分裂应归咎于德国人自己,是希特勒罪恶招致的报应。

德国简史(六)两个德国之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1.联盟党执政时期(阿登纳时代:1949-1966年)
1949至1966年,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在历届联邦议院选举中获胜,成为左右德国政局的主要执政党。这一期间,联邦德国的政坛上曾出现过三位卓越的领导人,他们是联邦总理康拉德&S226;阿登纳、“经济奇迹”之父路德维希&S226;艾哈德和巴伐利亚州总理弗兰茨&S226;约瑟夫&S226;施持劳斯(Franz Josef Strauß)。
阿登纳对国内外形势明察秋毫,制定了世称三“W”的基本国策,即重回西方(Westintegration)、重新武装(Wiederbewaffnung)和重建家园(Wiederaufbau),其宗旨是改变昔日德国和德意志民族在世界人民心目中的好战印象,恢复和重建其爱好和平形象,赢得各国、特别是邻国的谅解和信任,从而使德国摆脱占领国酌地位,最终获得国家的自主权,成为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平等一员。
40年代后期,随着美苏冷战的不断加剧和升级,阿登纳看准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有利时机,使联邦德国全面倒向西方世界,成为冷战前沿一名忠实的马前卒。1950年,联邦德国加入欧洲理事会(Europarat)。1951年,在法国外长罗贝尔&S226;舒曼(Robert Schuman)和阿登纳的倡议下,德、法、意、荷、比、卢六国建立“欧洲煤钢联营”(Europäische Gemeinschaft für Kohle und Stahl EGKS),在经济领域内,联邦德国跨进了西方世界。1954年,联邦德国同美、英、法等国签订“巴黎协定”(Pariser Vertrag),次年5月生效,联邦德国正式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与此同时,西方三国宣布结束对联邦德国的军事占领状态,取消《占领法规》,从此,联邦德国在军事领域内也跻身于西方阵营,成为平等一员,除了悬而未决的柏林问题和德国统一问题,联邦德国在其他所有领域内享有一个独立国家的全部主权。1956年,在阿登纳一再坚持下,联邦德国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成立联邦国防军(Bundeswehr),用现代化武器装备的50万人的部队,归北大西洋集团统一指挥。
战后,阿登纳十分注重修复与世仇法国的关系。法国利用战胜国地位占据萨尔地区,迟迟不肯把它交还给德国。1955年,经公民投票表决显示,大多数萨尔人不愿意留在法国。为使萨尔顺利回归德国,阿登纳向法国作了让步。经过双方协商.1957年,萨尔地区终于回归德国,成为联邦德国第11个州。1963年,阿登纳与法国总统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在巴黎签署了《德法友好合作条约》(Deutsch-Französischen-Freundschaftsvertrag),从此结束了两国争端,翻开了德法关系史上新的一页。
除了与欧洲邻国和解,阿登纳还十分重视弥补纳粹德国给犹太人造成的伤害。1960年,阿登纳与以色列总理戴维&S226;本一古里安(David Ben-Gurion)在纽约举行了历史性的会晤。1961年,阿登纳在联邦议院的一次演说中强调,只有在物质上也进行丁补偿,联邦共和国才能宣告德国人已同民族社会主义的过去彻底决裂。早在1952年,联邦德国就签订了第一个关于向以色列犹太逃亡者支付重返家因补助金的协定。在以后的岁月中,联邦德国曾多次向犹太人追加巨额补偿金。联邦德国政府和人民反省历史的诚意和行动感动了以色列人,德以两国于1965年建立了外交关系,德国的谅解政策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据统计.在德国统一前后,联邦德国向受害国人民支付的赔偿费已达800亿马克,预计到21世纪初将超过1000亿马克。
在两德关系问题上,阿登纳坚持“哈尔施泰因主义”(Hallstein Doktrin),认为,只有联邦德国才是原德国的继承者,其政府是代表全体德国人民的惟一合法政府。阿登纳对民主德国采取不承认、不接触、不谈判的“三不”立场,其理由是,民主德国政府不是经民众选举,而是在德国统一社会党的操纵下产生的。联邦德国不仅不承认民主德国,而且不与承认民主德国的国家建交,以此孤立后者。
1955年,阿登纳访问莫斯科。为争取苏联释放最后一万名德国战俘,阿登纳不得不放弃“哈尔施泰因主义”,与承认民主德国的苏联建立外交关系。但苏联是惟一的例外。
阿登纳取得的瞩目成就不仅表现在外交上,更重要的是体现在经济建设上。他高瞻远瞩,及时起用经济学家路德维希&S226;艾哈德出任经济部长。艾哈德博学多才,精通经济,又有胆识,他顶住来自社会各方面,特别是来自社会民主党的压力,竭力推行社会市场经济,充分发挥私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由于国内外的种种有利因素,社会市场经济体系很快显示出威力,生产力得到迅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据资料统计,1949至1966年联邦德国建造了900万套住宅,其中一半是廉价福利住房,1/3以上的家庭迁入了新居。此时,联邦德国不仅消灭了失业现象,而且还从邻国输入大量劳工。60年代中期,德国已结束了战后的饥饿和50年代的温饱阶段,开始向以汽车为标志的消费和福利社会迈进。
执政长达14年的阿登纳于1963年退出政坛,此时,他已86岁高龄。阿登纳的最大功绩在于通过向西方一边倒政策,使联邦德国逐步取得主权,使他的同胞恢复了自信,并重新获得世界人民、首先是邻国的谅解和信任。

2.大联合政府时期(社民党和联盟党执政时期:1966-1969年)
1963年阿登纳引咎退职后,由“经济奇迹之父”艾哈德接任联邦总理。艾哈德任期不长,因对1966年发生的战后第一次经济衰退一筹莫展而自动引退。l 965年联邦议院大选,1966年,社会民主党与联盟党组成联合政府,史称为“大联合政府”(großen Koalition)。基督教民主联盟主席库尔特&S226;格奥尔格&S226;基辛格(Kurt Georg Kiesinger)任联邦总理,社会民主党主席维利&S226;勃兰特(Willy Brandt)任外交部长。这届政府于1968年通过了有争议的《紧急状态法》(Notstandsgesetze),在国家处于紧急状态时,此法授权予政府可以取消《基本法》中规定的某些公民权利。
由于两大党控制了联邦议院,议院中的反对派力量十分薄弱,几乎无法起作用。以大学生为先锋的“议会外反对派”(Außerparlamentarische Opposition - APO)在全国各地很快成立起来,其矛头直指陈旧的教育制度。1968年学生运动几乎席卷德国所有大学。学中领袖鲁迪&S226;杜契克(Rudi Dutschke)遭到暗害,几乎丧命。另两名学生被军警打死。学生抗议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学生运动锋芒很快转向联邦共和国的政治和社会制度。不少学生把一些“反动教授”赶出学校,并宣布取消考试。有些学校被迫停课,学生纷纷上街游行示威,高举毛泽东、胡志明、切&S226;格瓦拉巨幅画像,高呼“反对越南战争,美国老滚回去”等革命口号。学生的斗争策略是,以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坚忍不拔精神,逐步占领上层建筑,推翻现存资本主义制度。在危急关头,政府局部使用了暴力。不久,学生运动被平息下去。1968年席卷全国的大学生运动在这一代德国人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后人称这些大学生为“抗议的年轻一代”。

3.社民党和自民党执政时期(勃兰特和施密特时代:1969-1982年)
1969年联邦议院进行大选,由社民党和自民党组成的联合政府取代了大联合政府,社民党第一次成为主要执政党。这届政府对内外政策进行了大调整。首先是废除“哈尔施泰因主义”的三不政策(不承认、不接触、不谈判),反其道而行之,推行“新东方”政策(Neue Ostpolitik).把外交政策转向东欧和苏联社会主义国家。其口号是“通过接触达到转变”(Wandel durch Annäherung),即用潜移默化手法使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自70年代起,美苏关系开始解冻,出现了缓和的转机。国际政坛上大气候为推行“新东方”政策提供了有利条件。
1970年8月,勃兰特访问苏联.签订了“德苏互不侵犯条约”。该条约核心内容是,处理双边关系时不诉诸武力,承认欧洲边界现状,即奥得-尼斯河的德波边界。条约为联邦德国与东欧其他国家改善关系铺平了道路。同年12月,勃兰特访问波兰,双方签订了“两国关系正常化基础条约”。访问期间,勃兰特下跪于华沙犹太人隔离区殉难者纪念碑前(Kniefall von Warschau)。这一下跪在德国、欧洲乃至全世界引起强烈反响,虽遭国内反对党非议,但却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特别是二战中受害国人民的谅解和信任,也给那些至今还不认罪服罪的国家和个人树立了榜样。为此,勃兰特获得了1971年颁发的诺贝尔和平奖(Friedensnobelpreis)。在联邦德国努力下,1971年美、英、法、苏签订了“四大国柏林协议”(Viermächte-Abkommen)。协议再次重申西柏林不属于联邦德国,但承认波恩政府有权代表西柏林。同年12月签订了“过境交通协定”(Transitabkommen),民主德国和东柏林必须确保西柏林与联邦德国问的交通杨通无阻。协定缓和了东西柏林和两个德国间的紧张关系,为1975年“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的召开创造了条件。1972年,两个德国签订了有关两国关系的“基础条约”(Grundlagenvertrag),双方相互承认,但互不视为外国。根据双方关系的特殊性,决定各自在对方首都设立“代办处”,但不是使领馆。同年9月,两国同时加入联合国。“基础条约”虽然改善了两个德国之间的关系,但以条约形式确认了德国的分裂。
在内政方面,联合政府在高等教育、医疗卫生、国防、城市建设、环境保护、企业管理等各个领域进行了改革。例如公民的选举权从21岁降至18岁。医疗保险制度的改革使联邦德国成为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现代福利国家,从而使每个公民的生老病死得到了保障。通过全面改革和经济发展,联邦德国公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80年代初,职工每星期工作时间缩短至40小时,每年平均休假时间达3周。联邦德国已从温饱型社会进入小康社会,并向高消费社会过渡,其标志是大多数家庭开始添置高档家具,购买汽车和外出旅游。
1974年5月,经联邦德国安全机构发现和查实,勃兰特私人政治事务助理兼总理办公室秘书纪尧姆(Günter Guillaume)是一名民主德国间谍。为了承担政治后果,勃兰特不得不辞去联邦总理职务,由赫尔穆特&S226;施密特接任。
70年代初,一些参加过大学生运动的议会外反对派左翼激进青年成立“红军旅”(Rote Armee Fraktion)。他们大搞威胁恫吓活动,绑架和暗杀政府、工业界和银行界头面人物,试图用暴力推翻现存制度。他们没有明确的政治目标,采用恐怖手段,因此得不到广大群众的支持,他们的活动被当局镇压下去。
社民党坚持高福利政策,因此国家债台高筑。80年代初,社民党和自民党在如何处理债务和调整税收政策等问题上发生严重分歧,自民党旋即另找新欢——联盟党,两党联合破裂,继而分道扬镳。1982年10月,联盟党和大部分自民党人在联邦议院对施密特总理投建设性不信任票,同时提名赫尔穆持&S226;科尔出任新的联邦总理。

4.联盟党和自民党执政时期(科尔时代:1982-1998年)
科尔是联邦德国历史上任期最长的联邦总理.共计连任4届(1983,1987,1990,1994),执政16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完成了德国统一大业。科尔上台伊始立即推出一整套应付紧急状态克服危机的施政方案。其重点是开源节流,减少国家财政赤字,量力而行实施社会福利,创造就业机会。为振兴经济,科尔政府提出下列口号:减少国家干预,增加市场调节;取消集体负担,发挥个人作用;抛弃僵化结构,引进和加强竞争机制。经过经济整顿和调整,国债增加趋势逐步得到控制,物价趋于稳定,投资增多,失业率下降,经济又开始迅速发展。
在对外政策上,科尔政府致力于欧洲一体化进程,1992年签订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Maastrichtvertrag),使欧洲一体化进入最主要的发展阶段,为欧洲单一货币“欧元”的诞生奠定了基础。90年代,科尔政府把注意力转向国内问题,全力以赴完成统一大业,并着手解决统一带来的负面效应。由于两个德国的社会制度大相径庭,统一来得如此突然,人们毫无思想准备,统一又是一项极为庞大、复杂和艰巨的历史任务,科尔政府显得力不从心,无法解决一系列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特别是失业问题。90年代后期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徘徊在400万人上下。1998年10月联邦议院选举,联盟党失去大量选票、科尔被下萨克森州州长、社民党格哈德&S226;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击败,退出政坛。从此开始了社民党施罗德执政时期。

德国简史(六)两个德国之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1.体制改革时期(1949-1961年)
1949年民主德国成立后,德国统一社会党,即民主德国的共产党,成为惟—的执政党。该党照搬苏联共产党建设社会主义的一整套方针路线,使民主德国全盘苏化。民主德国首先在国民经济各个领域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变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公有制,变私营企业为国营企业(Volkseigener Betrieb - VEB)和国营商店(Handelsorganisation - HO)。在农村实行土地改革,随后进行大规模农业合作化运动,截至1961年止,几乎所有农民加人了农业生产合作社(Landwirtschaftliche Produktionsgenossenschaft - LPG)。
1950年民主德国加人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互助委员会”,简称“经互会”(Rat für gegenseitige Wirtschaftshilfe - RGW),1955年加入华沙条约组织(Warschauer Pakt),国家人民军归属该组织最高司令部管辖。实际上,民主德国已成为苏联的一个卫星国。
在对私营企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同时,民主德国开始实行五年计划和七年计划。在经济建设过程中,民主德国政府犯了一系列策略性错误。在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方针指导下忽略了与人民生计他关的轻工业,注重生产速度和产品数量但忽略了生产效益和产品的质量,强调社会主义公有制优越性而低估丁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潜在生命力。在错误方针的指导下,民主德国政府提出不切实际的极左口号:至1961年.民主德国的工业生产和人民生活水平赶上和超过联邦德国。政府对社会主义改造操之过急,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建设不符合民主德国的国情,以致生产发展停滞,食品和日用品奇缺,人民群众怨声载道。
早在1953年6月17日,首都柏林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Volksaufstand),反政府的抗议风暴很快席卷全国一些大中城市。在紧急关头,苏联驻民主德国军队动用坦克把抗议浪潮平息下去。为纪念6月17日,联邦德国把这一天定为国庆节。50年代,特别是60年代初,由于大批居民逃往联邦德国,民主德国陷人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

2.相对稳定时期(1961-1987年)
50年代初,随着冷战加剧,东西德关系日趋紧张。1952年,民主德国封锁了两德边境,从此两边居民不能自由往来。但由四大国共管的东西柏林仍是一个完整的、统一的城市,1961年以前,东西柏林以街道和河流为界,交通畅通无阻,人员和货物可以自由往来。不少东柏林居民的工作单位在西柏林。由于边界开放,不少东德人借道西柏林去联邦德国,两德国境线的封锁也就失去了现实意义。至1961年止,陆续有近300万人逃亡西方,占民主德国总人口的18%,其中大多数是知识分子,例如医生、教授、工程师和一些政府官员。这一外逃趋势加剧了民主德国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危机。
为制止居民外逃,确保国家稳定,在苏联和华沙条约成员目的支持下,民主德国政府于1961年8月13日在东西柏林交界处的东柏林一例筑起了一道带有铁丝网、岗哨、地雷区的水泥墙.切断了通往西柏林的所有交通要道。民主德国政府把东柏林墙称为“反法西斯防卫墙”(Antifaschistische Schutzwall)。柏林墙(Berliner Mauer)全长166公里,其中46公里横穿柏林市,其余地段把西柏林环形围住,成为西柏林与民主德国的分界线。从此西柏林成为“红色海洋”中的一个“黑色孤岛”。整个柏林墙设有9个过境通道。墙建成后,仍有少数民主德国居民冒着生命危险,试图躲过岗哨,越过地雷区,跨越铁丝网,爬上水泥墙.逃亡西柏林。但是大多数逃亡者未能摆脱厄运,至两德统一止,共有201名份越国境者被开枪击毙,长眠于墙脚下。西柏林人为这些殉难者在墙脚下建造了一个个墓碑。两德统一后,民主德国时期最后两个开枪杀害逃亡者的哨兵被起诉,并被判了刑。
柏林墙切断了居民外逃的最后途径,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民主德国政治和社会危机。自60年代中叶起,美苏两国推行缓和政策,为缓解两德紧张关系提供了机遇,也为民主德国的政治和社会稳定创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
自60年代起,民主德国政府进行经济改革,实施“有计划和领导的新经济政策”,放宽中央计划经济的限制,渗入了市场经济成分。例如允许国营企业实行自负盈亏制度,自行制定生产、销售和分配计划。在兼顾国家利益的同时,通过物质刺激,例如奖金、附加工资和休假日等激发劳动者的工作积极性。“新经济政策”给民主德国国民经济带来了生机和活力。至80年代中期,政府兴建一批中小型城市,建造许多工人住宅区,修建和扩建公路和铁路网,开办无数幼儿园和托儿所,完善了社会保险制度,消灭了失业现象。工农业生产得到了较快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几乎每3户人家有一辆“特拉比”(Trabi)小轿车,人均国民收入世界排名第10位,在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中名列前茅。
在世界体坛上,民主德国运动员在不少“奥林匹克”比赛项目中获得冠军,一跃成为“奥林匹克”大国,排名第二,仅次于苏联和美国。

3.危机时期(1987-1989/1990年)
自80年代中期起,民主德国的经济开始滑坡。60年代实施的“新经济政策”被谴责为资本主义,政府宣布取消市场经济成分,重又回到全盘计划经济时代。民主德国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埃利希&S226;昂纳克(Erich Honecker)对于中国和东欧诸国实行的经济改革相对外开放政策持保守、观望甚至拒绝态度。他话中有话地说;“不能因为邻居在粉刷墙壁、我们也一定要粉刷墙壁。”("Würden Sie, nebenbei gesagt, wenn Ihr Nachbar seine Wohnung neu tapeziert, sich verpflichtet fühlen, Ihre Wohnung ebenfalls neu zu tapezieren?")对于国内人民提出的拆除柏林墙,向世界各国学习的要求,昂纳克警告说:“当年导致筑墙的条件存在多久,这座反法西斯防卫墙就存在多久。50年、100年后.它也必须巍然屹立着。”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为确保人民的最低生活水平,民主德国的房租、交通费、家用煤气水电费、生活必需品和食品的价格十分低廉。为此国家给予大量补贴。城市居民宁可用面包而不用麦谷喂家畜,因为前者的价格比后者低得多。由于计划经济严重违背了经济发展的规律,民主德国的工农业生产急骤下降。80年代中,有些国营企业还在使用1945年前出厂的机器和设备。市场上轻工业品和食品匮乏,鱼、蔬菜、水果等很少见到,排队购物已习以为常。为添置一辆“特拉比”小轿车,必须等候5至10年,有的居民在孩子出生时就去登记。
由于以昂纳克为首的统一社会党坚持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坚持中央集权领导下的计划经济,坚持闭关自守与世隔绝的内外政策,因而进人80年代后期,民主德国爆发了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

德国简史(七)两德的统一


1.统一的背景
80年代中期,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形势发生急剧变化。以戈尔巴乔夫(Michail Sergejewitsch Gorbatschow)为首的苏联共产党放弃传统的马克思主义,主张“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继而推出进行政治和社会收革的“新思维”(Neues Forum),其口号是“民主化和公开化”。1989年10月7日,民主德国庆祝建国40周年,戈尔巴乔夫在柏林发表声援不向政见者的演说,公然批评昂纳克(Erich Honecker)因循守旧,故步自封,不识潮流,思想僵化:“谁不紧跟时代步伐,必将受到生活的惩罚(Wer zu spät kommt, den bestraft das Leben)。”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无疑是给民主德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雪上加霜,有如往火药桶上撒火种。
在“新思维”的鼓舞下.柏林、莱比锡、德累斯顿等许多城市的群众纷纷走上街头,举行游行示威,高呼“我们的戈比(戈尔巴乔夫)”“要民主和自由”“我们是人民(Wir sind das Volk)”等口号。
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不仅对民主德国,而且对整个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局变化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1989年5月,匈牙利首先拆除与奥地利接壤的边界铁丝网,给封闭的华沙条约边界打开了一个通往西方的大缺口。成干上万的民主德国公民纷纷越过匈牙利和奥地利边境,逃往联邦德国。外逃浪涛来势凶猛,不可阻挡。1989年10月,政府出动军警镇压游行示威者,逮捕了数千人,莱比锡和柏林等地发生了流血冲突。关键时刻,驻民主德国的苏军袖手旁观,这无疑给反政府示威者一个声援信号,示威抗议浪潮迅即席卷整个民主德国。1989年10月10日,在群众抗议浪潮中,昂纳克以“健康原因”辞去党内外一切职务。埃贡&S226;克伦茨(Egon Krenz)当选为党的总书记、国务委员会主席和国防委员会主席,与前任一样,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克伦茨上台后,向不成抗议的群众作出妥协让步,试图以此稳定政局。但事与愿违,局势益发不可收拾。不向政见者纷纷组织政党,要求实行政治多元化,经济自由化,社会开放化。示威群众把矛头直指德国统一社会党,要求该党下台。
11月9日晚,统一社会党政治局委员沙波夫(Günter Schabowski)签发“迁徙自由的新旅行法”,取悦于民。在一片混乱中。人们把此法理解成边境开放法。当晚柏林墙的通道被打开(Maueröffnung),成千千万东柏林人潮水般涌入西柏林。西柏林当局赠送每个过境的民主德国公民100马克的欢迎费,并分发香蕉和橘子等水果。人们通宵达日欢庆团聚梦的实现。柏林墙被推倒(Mauerfall)揭开了德国统一大业的序幕,1989年11月9日成为德国历史上的重要纪念日。

2.统一的进程
1989年11月7日,汉斯&S226;莫德罗夫(Hans Modrow)当选部长会议主席,组成民主德国第一届联合政府,提出与联邦德国建立“条约共同体”的计划。11月9日,联邦总理科尔闻讯柏林墙被推倒,立即中断了在波兰的访问,返回柏林处理国事,并于11月28日公布实现德国统一的“十点纲领”。“十点纲领”(Zehn-Punkte-Programm)和莫德罗夫的“条约共同体”有许多相似处,都主张先加强两德的接触和来往,然后由两个独立的国家建立邦联,最后过渡到统一的联邦制国家。12月,克伦茨辞去一切职务,民主德国14个政党和组织举行“圆桌会议”(Runde Tisch),多数人要求立即与西部统一。1990年1月,莱比锡等地再次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将口号从“我们是人民”转换为“德国,统一的祖国(Deutschland einig Vaterland)”,要求立即实现统一的呼声很快使“十点纲领”和“条约共同体”成为废纸。同年3月18日.民主德国举行人民议会自由选举,联邦德国各政党纷纷插手选举。德国联盟、自由民主党和社会民主党在大选中获胜,组成大联合政府。原德国统一社会党已改名为民主社会主义党(PDS - Partei des Demokratischen Sozialismus),第一次成为在野党。3月18日选举结果标志民主德国已名存实亡。民主德国的基督教民主联盟主席洛塔尔&S226;德梅齐艾(Lothar de Maizière)当选政府总理。1990年上半年,两德政府就统一具体步骤、尤其是有关经济和货币统一问题进行谈判。5月18日,两国政府达成协议,签订了“建立经济、货币和社会联盟条约”(Vertrag über die Schaffung einer Währungs-, Wirtschafts- und Sozialunion),即“第一个国家条约”,并于同年7月1日正式实施。
“货币联盟”宣布原民主德国马克作废,联邦德国马克成为惟一的法定支付手段。民主德国公民的工资、养老金、奖学金和房租等按1:1发放或兑换成西马克。现金和银行存款则依年龄分3个档次,按1:1分别兑换2000、4000、和6000西马克,其余按2:1兑换。上述兑换的最后结果是,民主德国有总计4500亿东马克兑换成2460亿西马克。当时东马克对西马克的实际比值为7:1。由此可见,西部德国人为祖国统一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经济联盟”废除民主德国的计划经济,照搬联邦德国的让会市场经济体制,实行企业私有化,引进市场竞争机制,确保劳动力、资本、货物和劳务的自由流通。
“社会联盟”规定.民主德国全面实行联邦德国的疾病、养老、失业和工伤事故的“四大保险”体制和社会救济法。此外,民主德国还实行联邦德国的劳动法规,包括工资自主,罢工、结社自由,企业实行共同决定权等。
“第一个国家条约”实现了经济和社会的一体化,它为政治统一铺平了道路。1990年8月31日,两国政府签署“实现国家统—的条约”(Vertrag über die Herstellung der staatlichen Einheit),亦称“第二个国家条约”。该条约涉及面很广,其中最主要的是有关政治体制和法律的统一。条约规定,民主德国按联邦德国《基本法》第23条加人联邦德国,并于1990年10月3日起正式实行。民主德国的行政区作了重新划分,由5个州组成,因此.统一后的德国共有16个州,首都定为柏林。5个新州实行《基本法》和联邦德国的其他法律。此外,条约还规定,在1945年至1949年苏联占领时期被没收的财产不再发还给原主,但1949年民主德国成立后被没收的私有财产和地产应归还原主。条约还明确放弃了对奥得-尼斯河以东的战前德国领土的要求。
自1989年11月柏林墙被推倒后,美、英、法、苏四个原占领国逐渐意识到德国统一已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的事实。为争取主动,四大国与两个德国就德国统一的外部问题进行会谈。人们称六国首脑会谈为“2+4”(Zwei-plus-Vier-Vertrag)会议。经过反复磋商,讨价还价,六国外长于1990年9月12日在莫斯科签署了“最终解决德国问题的条约”(Vertrag über die abschließende Regelung in Bezug auf Deutschland),即对德和约。按此条约,四个占领国结束波茨坦协定中确认的对德所有权利和责任,即放弃对德统一和西柏林的最高主宰权。四大国声明,德国享有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的全部主权,并可自由结盟;在规定的期限内,四大国从德国撤回占领军。最后一批俄罗斯驻德部队于1994年8月底从柏林撤走,其他三国部队成为北约驻德国的盟国军队。作为回报,德国承认奥得-尼所河(Oder-Neiße Linie)是德波两国的永久国界,即放弃对东部失去的领土要求。德国奉行和平政策,放弃核、化学和生物武器,并在4年内将联邦国防军从现有的50万人裁至37万人。

3.统一后的德国
1990年10月3日民主德国加入联邦德国,两个德国正式宣告统一。统一后的德国归属北约,因此,德国的统一彻底打破下战后建立在德国分裂基础上的“雅尔塔”美苏平衡格局,使世界、特别是欧洲政局发生重大变化。
为振兴东部经济,截至1998年止,西部向东部调拨了高达11000亿马克的公共基金。1990年,在东部地区成立了国有资产托管局,对民主德国原有国营企业进行登记、清产核资,在资本和金融市场上筹集资金,并为这些企业找买主。托管局于1994年底完成了私有化任务,从而为东部经济发展创造了条件,例如1990年只有11万私营企业,1997年已增至50万。但私有化也使1/3以上的工人失去了工作。
在西部马克的支援下,东部的经济复苏和发展十分迅速。至1995年止,共计整修了300多万套住宅,新建了8万套住宅.新建公路11000公里,铁路5000公里。至1997年底,95%家庭已有了电话。收入和养老金正在逐步向西部水平靠拢,1996年初,东部的基础养老金已达到西部水平的82.2%。1990年,东部每户家庭平均月收入只有西部的40%,1998年已达到西部的80%。
然而,东西两地的德国人对已取得的成绩都并不满意,统一也带来了许多负面效应。为取悦于东德人,科尔政府选择了1:1与2:1的货币兑换率,它给东部经济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东部居民把刚兑换来的马克在西部购买大批量货物,因此在经济发达的西部很快形成销售高潮,东部有10万个工作机会立即转移到西部,这给西部经济输入了活力,但毁掉了东部经济结构。将硬通货迅速引入经济薄弱和生产效率较低的地区以及工薪调整过快,使东部企业失去市场竞争力,导致大规模失业。对东部经济而言,这无疑是一个雪上加霜的举措。统一以来,德国失业率居高不下,一直徘徊在400万人上下。西部的失业率平均每年为10%,而东部则为14%。科尔在统一进程中曾多次向东西两地同胞描绘了一幅幅海市蜃楼图,信誓旦旦地许诺,东德人不久就会生活在一个繁荣昌盛的大地上,西部也决不会增税。还是让事实说话吧:统一之后,政府已先后6次增税和提高失业保险金额。在新联邦州,统一之后每100个在职人员已有55人失去了原来的职业。东部的企业破产倒闭,而在处理东部房地产问题时,人们就像来到了东方的集市,毫无章法。东部同胞的忧虑不满比比皆是,担心被解雇,租金上涨……
为减轻国家对东部财政的负担,自1991年起,政府向每个西部公民征收总收入的10%托的附加税,人们称之为“团结税”(Solidaritätszuschlag 口语Soli)。自1995年起,“团结税”降至7.5%。科尔曾允诺,随着东部经济的复苏,“团结税”很快会被取消。然而,西部公民翘首盼望了整整10年,“团结税”依旧存在。因此,西德人的不满情绪有增无减。面对由统一带来的与日俱增的经济损失,有些人这样说:为什么要我们出钱?我们的生活水平是经过40年苦干出来的。东部的经济问题是他们自找的,谁让他们40年来忍气吞声呢?”
统一后,西部把其宪法、法律、规章制度和政府机构等原封不动地全部扩展到东部。这无疑极大地伤害了东德人的自尊心,使他们产生“二等公民”的自卑感。不分青红皂白,没有过渡时间,将西部行政法规生根硬套到东部百姓头上,本身就是统一协议中的一个巨大错误,这无疑是强奸民意……即使在西部,大多数执行条例、行政程序和规定也早已显得过于繁杂。这里只需举一个例子:谁要是想在自家院子里安装一个现成的汽车房,他必须先提出一个包括力学计算在内的建筑申请。谁要是想给汽车开个天窗或加装一套暖气,必须把车开到技检局进行车检,从建筑法、建筑检查规定到社会保险的法律规定,直至繁杂如原始森林的税法。连在这一法律体制下长大的人都没有几个能全部弄懂,要想使东部人民一夜之间接受这一法律体系,结果只能使人茫然不知所措……总的来说,西德原本已繁冗的法律规定加上细致过分的政令系统使东部人民更感到自己处于无法理解,也无法与之交流的陌生人统治之下。
统一后制定的一系列法律,例如“第二个国家条约”中关于民主德国建国后没收的私人财产和地产必须归还原主的条文,给一些东德人不仅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而且使他们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在前东德,许多人当年买下房产和住宅,以为终于为自己和家人挣得了一份天地。今天的局面,对他们来说.简直太不公平了,甚至可以说是悲剧。无数人担心,有朝一日他们会被赶出这个他们年复一年苦心经营的安乐窝……。不管怎么说,那些在东德时代以其良好信念而购买了房产并在其中注入自己心血的人们的居住权,必须得到联邦议院的保障。试想,倘若有一天,突然在你家门口站着一个自称是房主的主人,你会作何感想?法制国家在这一刻简直成了“蔑视人性的机器”。因此而遭受巨大损失的东德人对统一感到无限失望,无不感慨地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在统一后开始进行的“清理运动”中,东部地区不少高校教师和公职人员被解雇。受意识形态影响大的专业系科首先被关闭,法律、经济、历史、哲学、师范和社会学等一些专业彻底改组重建,许多西部教授被聘用到东部,其理由是认为原东德的教授们难以适应新的要求。目前东部大学各系已有70%的位置有了新的人员。“清理运动”严重挫伤了原东德人的积极性,并使他们对民主自由制度产生了疑虑。
1999年德国书展和平奖获得者弗里茨&S226;斯特恩(Fritz Stern)严厉批评“清理运动”说:“东部地区进行的非斯塔西化(Entstasifizierung),即清理运动,其规模远远胜过半个世纪前的非纳粹化运动。人们挖空心思想出一系列清理方法,审查原来民德时期的教师和行政管理人员。他们中许多人被解雇或被迫退休。学术界经历了德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闪电式‘洗脑运动’。”
在“清理运动”中受打击最严重的是前民主德国的国家安全人员。该组织(前民德国家安全部)由约10万名正式工作人员和100万名非正式情报员组成。柏林的教师有4.7%从事道非正式情报活动,其中约1/4的人因此在统一后被辞退。1992年初,议员格哈德&S226;里格涉及安全部的微不足道的活动被新闻媒体曝光,逼得他自杀……安全部所有文件档案的公开对这些人的生活构成了威胁,使他们在社会上无立足之地。
由于两个德国社会制度大不相同,统一的机遇来得如此突然和出人意料,统一大业又无前人经验可借鉴,东西德的融合过程进展得十分缓慢。柏林墙虽然被推倒,但脑海中的墙依旧存在;民族统一,而人心分裂。不少有识之土不遗余力地为融合做深人细致的工作。在这里一个必要的前提是,双方必须相互理解和体谅。西部德国人应该了解:2/3的东部居民是在1949年后出生的,他们的成长带有前民主德国的烙印。东德曾是他们的故乡,而联邦德国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外国而已。在前民德,人人有工作,人人有饭吃;生活水平不但日渐提高,而且明显地优越于其他让会主义国家。对于这一切,人们有理由自豪。而事实上,人们也确实颇为自得其乐,而东德运动员所创下的国际成绩更加强了这一感觉。可以想象,许多人有时也会讨厌诸如少先队、自由德国青年团及企业战斗队之类的强制性纪律和意识形态宣传,厌倦那套无休止的斗争哲学-阶级斗争……但请不要忘记,大部分人是在这一意识形态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对其他社会一无所知。
西部德国也必须理解东部人的怀旧心态:当年,他们的企业运行良好,他们自己不用担心失业,他们的住宅不会被私有化掉,房租也不会暴涨。……而那些对过去予人温馨感的悲凉回忆也都有情可原。当年,东德人与人之间的融洽关系确实体现出安全和休戚与共的感受。西部人更应理解许多东部年轻人对统一进程的失望……而1989大转折给东部人民带来的牺牲,却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同样,东部人也应设身处地为西德人想想……今天西部人实际工资下降,失业大增,而这是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困境。西部人并未把这一切如同某些东部人所想象的那样,归罪于东部同胞,而是归罪于政府……与东部同胞一样,西部人也被政府所描绘的虚假画面所误导。
1989年,无论在东德、在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还是在苏联,“资本主义”并没有胜利,唯一的得胜者乃是向往自由的心愿……最为可贵的是,前民主德国公民给统一后的德国带来了原西德所不具备的精神财富,那就是:自我认识的经验和在逆境中团结互助的美德。所以说,西德人必须学会他前东德失败了的政经体制与东部同胞的生活经历区分开来。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失败。
东部德国的年轻人和现在的西部德国人都应注意,不能笼统地和肤浅地将民德40年的历史描绘得一片漆黑。对于千百万前民德居民来说,那段生活当然也有欢乐、成功和幸福;有值得回忆的小事、大事和日常生活。这些美好的回忆绝不能被武断地抹煞,它是每个人一生中重要的经历。

文章来源: http://www.germancn.com

阅读:
录入: lzh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