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网文选萃中国史专题研究 →阅读新闻

杜月笙策划我家逃离上海滩

[日期: 2008-10-31 ] 来源: 《文史博览》时代的记录者   作者: 沈宁 [字体: ]
分享到:  

编者按:陶希圣(18991988),湖北黄冈人,抗战时期先是汪精卫亲信,后为蒋介石“文胆”,曾一度为蒋经国授课解惑,文史法经集于一身,在学术风云与政治漩涡中浮沉一生。

1939 年至1940 年期间,曾经是汪精卫阵营中积极亲日的高宗武和陶希圣,在汪日谈判过程中,认清了日本侵略者灭亡中国的野心,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叛逃”到香港,并将日本妄图灭亡中国的条约公之于众,这就是抗战时期促使所有中国人空前团结抗日的“高陶事件”。本文作者沈宁是陶希圣的外孙,他在文章中描述了家人的那段出逃经历。

杜月笙策划我家逃离上海滩

/ 沈 宁

关于我的外祖父陶希圣和高宗武参与汪精卫集团,在上海与日本人举行和谈,却又冒死逃脱,潜往香港向外界公布日汪密约之事件,史称“高陶事件”。外祖父出走之后,上海76 号对外祖母和母亲姐弟几人的监视,就更加严密。

所谓76 号,是指当时的驻沪日军特务机关,因为设在极斯菲尔路76 号,故成代指。这里院落广阔,除日本特务机关以外,院后一栋小楼,还驻扎日本宪兵队。外左右两幢楼房,则由丁默邨、李士群的l00 多名日伪武装特务居住。

外祖父逃出上海,到达香港之后,外祖母就开始谋划如何带领儿女也偷渡到港。

那些天,只要外祖母家有人出门,76 号的特务一定会紧跟着。母亲和舅舅们每天上学,都是76 号派的司机,开车从家门送到校门,又从校门接到家门。家门外面的巷子里,也有许多便衣特务,日夜巡逻,跟踪外出。外祖母决定要设法脱逃后,那天带了母亲,先去买菜,又去买肥皂。走到一个电车站边,母亲忽然转身跑起来,钻进旁边一条小巷子。身后76 号的特务一阵忙乱,指手画脚,分成两组,一组追赶母亲,一组跟踪外祖母。趁他们忙乱,外祖母便在人群里挤上一辆电车,摆脱掉76 号的特务,到邮电局取出存的钱。母亲跑了一阵之后,悠闲地进一家电影院,看电影去了。

又过一天,母亲故意穿上一件鲜亮的黄色大衣,陪外祖母到附近的百货公司,上下5 层楼,故意跑来跑去。店里人很多,挤挤撞撞,76号的特务紧盯着母亲那件黄色大衣不放,跟了两个钟头之后,发现只跟了母亲一个人,外祖母早已不知去向。摆脱76 号的特务以后,外祖母赶到十六铺码头,买好几日后离沪的船票。

    

               陶希圣与沈宁大舅、三舅摄于天坛(20 世纪30 年代)

 

眼看就到了偷渡的日子,母亲心里越来越不安。外祖母、母亲和舅舅们,白天若无其事,东逛西荡。母亲每天荡马路逛商店,什么都不买,只是逛,然后去看电影。母亲后来告诉我,当时她觉得,只有在电影院里,才不会让人看出她有多么紧张。大舅和三舅两个,每天跑无线电商店买零件装收音机。四舅和五舅两个年小,跟着外祖母在家里转。

到了晚上,外祖母把窗帘遮起,大大小小就开始忙,各自收拾东西,把要带的绑起来,看看太多太大,又拆开再挑拣,绑小些。外祖母说,这次是逃命,比以前的逃难更危险,所以连被子也不带,随身东西越少越好。到危急时刻,也许要从船上跳水,什么都可以不要,只管跳海。

五天过去,几个人的东西都收好了,按买好的船票,准备113 号一早动身。

1 l2 号,没有人出门,都在家里。中午时候,愚园路忽然打来一个电话,通知外祖母立刻把家搬到愚园路去。愚园路是汪精卫集团首脑人物居住的巷子,内外都有日本军警看守。愚园路并且通知,76 号已经派出人和车,马上就到环龙路来。

外祖母心急万分,她晓得,如果一家人搬进了愚园路,那就绝对再无办法摆脱日、汪的控制,再也没有机会逃离上海了。急中生智,外祖母突然间抓起电话,直接打到汪精卫公馆,找汪夫人陈璧君讲话。说想见她一面,向他们讨命,把儿女送出虎口。

陈璧君接了电话,外祖母说:我有事要找你商量。

陈璧君说:现在就来。外祖母说:我要带大女儿一道来。陈璧君说:可以。于是外祖母带着母亲,坐了76 号的车,到愚园路汪公馆去。

见到陈璧君,外祖母便提出,自己可以带了儿女到香港去,劝说外祖父重返

上海。陈璧君便将汪精卫从楼上叫下来,商量此事。

汪精卫听了外祖母的提议,没有立刻表示反对。外祖母便又说:劝说希圣回来之前,有几件事要说明白。汪精卫忙问:只要他回来,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外祖母说:他提过,他与别人争执得厉害,不愿住愚园路。汪精卫立刻说:可以,只要他回上海,就住在你们自己公馆里,或者另外找一个住宅都可以。外祖母说:今天我接到76 号电话,他们派了人,要把我们搬到愚园路。汪精卫说:陶先生要回来了,还住环龙路公馆,不搬家。外祖母说:希圣听说76 号要杀他,杀了以后再开追悼会。汪精卫先生马上大声说:没有的事,他们不敢。你们如果不相信,我派我自己的亲信卫队保护希圣兄。外祖母最后说:还有一条,他说过他不要签字。听见这话,汪精卫有些作难,陈璧君则说:只要陶先生回来上海,其他一切都可以再商量。这时候副官走进来,递给汪精卫一封信。汪精卫站着,打开信看,不过两三秒钟读完,脸色大变,告诉外祖母说,那是外祖父从香港发来的电报,要求他保护他家人的安全,否则他只有走极端,公开讲话。说出上海的事情,是日、汪最觉恐惧的情况。

外祖母见机就说:如果这样,事不宜迟,我最好马上去香港,劝他回来。若是迟了几日,他一句话讲出去,收不回来,那时我去也无用了。

汪精卫接口说:好,我派你马上出发,去香港。你到香港以后,一个星期之内,给我个准信。说着,汪精卫还批给外祖母1000 大洋,作为路费。但是外祖母只能带两个小的舅舅同行,母亲和大舅、三舅须留在上海,不能去香港。也就是说,扣为人质了。

这样的结果,母亲和两个舅舅当然很伤心,但也没有其他办法。外祖母对儿女们讲:她先带四舅、五舅两个去香港,找到外祖父之后,再想办法救出母亲和两个舅舅。

第二天一早,愚园路派了两辆汽车,送外祖母一家到十六铺码头。母亲站在码头上,眼看外祖母的船离去,把他们姐弟三个留在上海滩。那年母亲不到l8 岁,大舅l4岁,三舅9 岁。

等待是万分漫长的,母亲和舅舅们每天如常上学,但没一人的心思在读书上。盼到第五天,汪公馆派人送来口信:外祖母已有电报发到愚园路,他们母子三人安抵香港,见到外祖父,外祖父已同意尽快回上海。

      

           1952 年,陶希圣( 二排左一)与胡适、陈诚等在台湾合影。

 

事实上,这一切都是杜月笙在运筹,做缓兵之计。外祖父听说三个儿女被扣留在上海之后,立刻找到杜月笙求救。为了援救母亲和两个舅舅,杜月笙从香港亲飞重庆,直接同蒋介石面商。

从最近才解密的蒋介石日记和高宗武回忆录中获知,当时有人要求蒋介石下令香港立刻公布日汪密约,可蒋介石将那密约压下,说先把陶先生三个孩子救出上海,然后再公布。于是杜月笙回到香港,布置留在上海进行地下抗日活动的万墨林(杜月笙的姑表弟、门生,被称作“杜门第一红人”)直接安排和主持。万墨林接受任务之后,亲自乘车在母亲所居住的环龙路附近勘察了好几天,细密地制定了援救母亲姐弟三人,偷渡出上海的计划。

万墨林派出几辆推土车到环龙路来,好像准备开工修马路。同时,万墨林从内线打探清楚,汪精卫收到外祖母从香港发的电报之后,就放心到青岛去开会了,愚园路大大小小也都懒散起来,正是展开行动的好时机。

于是按照万墨林的策划,那天晚饭时,三舅开始发脾气,说是外面推土机通夜的吵,没法子睡觉,头疼得要命。大舅也跟着抱怨,提出到别处去睡觉。作为姐姐,母亲便向76 号的特务要求,把两个舅舅送到沪西表姨母家去睡一夜,表姨母在沪西开一座煤球工厂。

76 号的特务,向机关报告之后,获得同意,便开车将大舅和三舅送到沪西表姨母家。讲好第二天早上,由表姨送两个舅舅去上学,下午则还由家里的司机到学校,接两个舅舅回环龙路的家。母亲送两个舅舅走了之后,当晚仍然在自己家里住,以免引起疑心。

第二天,l940118日,母亲早上起床,跟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坐了家里的汽车,由76 号派的司机,送到学校。她从学校正门走进去,却不去自己的教室,而是穿过学校大厅,从后面走出去,直接走到学校后面的霞飞路。一部黑色的小汽车,正在霞飞路上等着,见母亲从学校后门出来,便发动起来。母亲一到,车门便打开,随即开动起来。

万墨林坐前排,母亲坐在后排座位上,左右两个保镖,手提短枪,警戒车窗外。母亲晓得,那是万墨林手下最优秀的两名枪手,他们自始至终没有开过一次口。看起来,各人行动都很保密,76 号没有任何察觉,后面马路上不见有人跟随。

车子开到杜美路,街两边突然人多起来,三三两两,分了几批,走的走,坐的坐,看见车子过来,都站起望着车子的后面,想来,都是万墨林事先布置在这里的二十几名枪手。万墨林的计划,如果后面有76号的车子追赶,车内两名枪手便且战且走,到杜美路上,埋伏的枪手们就会拔枪阻击,掩护母亲所乘的汽车脱险。

万墨林还在杜美路上的杜月笙公馆派了两部车子接应,如果遇有枪战发生,他就带领母亲换车,继续冲出76 号包围。但因为一路安静,他们也就不必换车,只需将车掉头,转而驶往沪西。母亲晓得,他们是去沪西接两个舅舅了,心里很高兴。

根据万墨林的安排,这天一早,表姨母便将两个舅舅送至煤球厂,说是另有同学家里的车子,会接两个舅舅到学校去。实际上,接两个舅舅的车子,就是万墨林安排的那车。在煤球厂门口,万墨林也让埋伏了二十几名枪手,都是煤球厂工人打扮。如果76 号有追兵,这里埋伏的人就会开枪,堵截追兵。

母亲乘坐的汽车,从煤球厂前门进,换上在那里接应的另外一部车子,还是万墨林坐前排,后排座位上,两个保镖分坐母亲身边,汽车又从后门开出。这时候前面两部汽车也开动起来,那是大舅和三舅分坐的车。万墨林计划,母亲和两个舅舅每人坐一部车,分头去十六铺码头。如果一路没有闪失,自然最好,三个一起走。如果76 号追兵不止,一路枪战,那时候只有逃出一个算一个。

总算计划周全,行动机密,三部车子顺利地到了十六铺码头。那里也有几十个人,散布周围,实行保卫。母亲三个要上的是一艘意大利邮轮,叫做康悌威尔第号,船票早买好了。按照万墨林的安排,他们不走码头舷板上船,而是由万的手下人开三个舢板,一人一条,把他们一个一个送到船边,爬绳梯,从舷窗进船。

三条舢板绕过大船,驶到船靠外海一侧。那天十六铺码头上,可以看见许多日本兵在入口处检查上船客人。母亲绕到大船边时,三舅已经沿绳梯向船上爬了一半。第二条舢板上,大舅正往绳梯上攀。绳梯不是从甲板上放下来,而是从一个圆形舱孔中放下的。三舅到了舱口,孔里有人伸出两只手,把他拖进去。这时大舅已在半空中了,母亲等不及,急忙就往绳梯上爬,把那绳梯摇动起来,半空中的大舅本来紧张万分,这一摇,吓得他险些松手落水。

按照万墨林的嘱咐,母亲三人上船之后,不许相互说话,装作不认识,各在自己铺位上等候开船,以防船上有人认出他们姐弟三人。

                  

                           1949 年,母亲抱着沈宁摄于香港。

 

 大舅和三舅住同一舱房,可看见却不可讲话。忽然之间,大舅因为过度紧张,一腿抽筋,他两手抱着,满铺乱滚,不敢出声。三舅在铺上看见,心里焦急,又不敢去问。这样闹了好一阵,才安稳下来。

此事母亲不知道,她另住一间舱房,否则她一定忍不住要去照料大舅。直到下午,邮船启动,进入公海,母亲他们姐弟三人,才终于聚到一处,抱头痛哭。

靠了蒋介石决策,杜月笙策划,万墨林指挥,我的母亲和两个舅舅,终于逃脱日汪魔掌,离开上海,到达香港与外祖父和外祖母团聚。

脱险之后,外祖父和高宗武在香港《大公报》随即公布日汪密约全部文件。为此,上海日、汪对杜月笙、万墨林、外祖父恨之入骨,曾派人潜入香港,企图暗杀杜月笙和外祖父。
                           
来源:《文史博览》2008年第10

阅读:
录入: gsg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陶希圣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