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网文选萃世界史专题研究 →阅读新闻

吉本论基督教早期成长的原因

[日期: 2009-09-10 ] 来源: 韩益民de博客   作者: 韩益民 [字体: ]
分享到:  
过去读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商务印书馆,1997年)第十五章,很佩服吉本的分析能力和探究的理路。把课件里所抄的吉本关于基督教早期成长的几条原因贴在这里,自己的理解则以案语的形式附在后面。许久没有看过与这方面有关的书了,原本就很少一点儿知识,也忘记得差不多了,但依旧喜欢吉本的分析理路,严密、简洁而又意味深长的文字。


我们的好奇心很自然地促使我们要对基督教信仰究竟是通过什么手段对世上所有已建立的宗教取得如此巨大的胜利的问题作一番研究。(吉本,第234页)
1、犹太人基督徒的宗教狂热
犹太人在信仰一神教的反复过程中,与历史经历结合非常紧密,尤其是他们是上帝的选民这一观念得到加强,从此固执拘守信条,形成独特的民族性格。他们与所有的邻人处于不可调和的敌对状态之中,禁止同外族通婚,担心异族与他们分享上帝关于选民的契约。
他们的生活中许多仪式和习惯都使外族感到厌恶和反感。接受基督教的犹太人,虽然选民的观念发生了变化,但其宗教热情却有增无减。为了维护基督教义的纯洁,犹太基督徒为了保持丝毫不受偶像崇拜的污染,必须非常警惕,通过对偶像崇拜的抗议和反对,他们对自己信仰的坚贞得到加强。
韩案:犹太人或许因为流浪、游牧、受当地民族欺压的遭遇,使他们面对强敌或欺压时,每每需要特别的团结。也正因此,他们对本民族的所有人的命运息息相关的认识也特别强烈,不同的人或者部族的相互认同感,自然容易达成。这或许是犹太人信仰一神教的社会基础吧。犹太人的历史告诉我们,每当他们获得了暂时的宁息之时,他们就容易受到各自部族差异的影响,开始信仰那些本族早期或接触异族所遇见的神祗。但作为一个较小的民族,他们在历史上可谓命运多舛。伴随着他们的,是不断的流浪和被征服。一次次的被征服,被犹太人中那些严肃的一神论者解读为上帝对他们的惩罚,一次次获得的短暂的自由,则被他们解读为上帝对犹太人的恩赐。凡此种种,都最终增强了犹太人的信仰。
2、来世生活的学说
人对于死亡恐惧的克服,往往求助于灵魂不灭的想法。现在向人类提出,只要接受福音教的信仰并遵守它的教条,便可以获得永恒的幸福,对于如此优厚的条件,罗马帝国中各种宗教、各个等级,以及各个行省都有为数众多的人欣然接受,那是完全不足为奇的。……当时人们普遍相信,世界的末日和天国已经近在眼前了。……古代在民间普遍流行的千年盛世说和基督的第二次降临是密切相关的。
由于创造世界的工作是在6天之内完成的,而神之6天相当于6000年,如此计算,用于劳作和竞争的漫长时期差不多已经过去,随之而来的是欢乐、安息的1000年。那是基督将带着大队圣徒,共同治理人世,一直到指定最后让人类全部复活的那一天。
同时罗马衰落的种种征兆,都激励着基督徒对新世界的向往,也把大量异教徒推向基督教。
韩案:无论如何,罗马帝国的繁荣,是以压榨那些广大的征服地区为代价的。除了经济上的盘剥以外,还不可避免地带有民族歧视,内部事务的干涉,等等,导致对民族解放,获得自由的强烈渴望。痛苦的生活境遇,特别是下层阶级,尤其感知深刻。然而,早期帝国力量如此强盛,看似无望的前路,很容易使人把对生活的希望,转向对来世的信仰。另外,来世的信仰,不还许诺了一个美丽新世界吗?
3、神迹的力量
那些传教者们竭力鼓吹耶稣及使徒具有超自然的神力,必然曾使他们自己得到安慰,而且也常促使一些教外的人改而信奉基督教。这些神力包括:预言凶吉、降服魔鬼、使死者复生、见到神灵显圣。
其实,只要情况需要,当地教会便会组织大批斋戒的会众一同祈祷,以重演奇迹,连那个依靠他们的祈祷死而复活的人也能从此在人们中间长时间生活下去。当时并非没有人产生怀疑,但轻信代替了信仰的职能,狂热被允许冒用神灵感召的言语;把一个偶然事件或人为安排产生的效果全归之于超自然的原因。
不管自使徒时代以后原始基督教教会对于奇迹问题抱有何种想法,这种在2-3世纪的信徒中如此显著存在的什么都信的温和性格,无疑对宗教的事业和真实性都产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有利作用。这与现代不同,怀疑主义的精神始终缠绕着最虔诚的人的思想。原始基督教徒永远立足于神秘的土地上,而他们的思想经过训练已习惯于相信绝对违反常情的事物。
韩案:古代人并非没有类似于今天的理性主义者,甚至唯物主义者,但是,在那样一种知识状态中,大多数人对于来生和神迹是盲目信仰的。不是在近代中国,太平天国的领导者杨秀清还用鬼上身的方式,迷惑进而控制教徒吗?甚至到了十九世纪末年,义和团还利用符咒大肆宣扬刀枪不入的神话吗?到了现代,就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人据说有上亿人,还相信法轮功可以包治百病的神话吗?
4、严厉的道德观
在乱世和民族痛苦中诞生的基督教,不可避免地带有与现实世界的混乱和堕落划清界限的愿望。新的教徒一旦加入,发现不仅仅是宗教思想,这个组织本身所具有的严肃的生活态度和相互友爱,就足以使那些无所依靠的人们感到纯洁和温暖,更不必说外界对于这样一个组织时时的嫉恨和迫害,愈加提升了他们的内部凝聚力。以及为了不给外界压迫的理由,逐渐培养了教徒谦虚、温和和隐忍的习惯。
最极端的是,他们妄图模仿天使的完美,竟然厌恶、或装作厌恶一切尘世和肉体的享受。他们对于一切可以满足人的情欲,降低人的精神气质的欢乐都深感厌恶。……既然情欲已被视作罪恶,而婚姻只不过是一种勉强被容忍的过失,那么按同一原则把独身生活看作是最易接近神的完美境界的途径也便合情合理了。
当然,当富有的人逐渐加入教会后,这些严肃的生活观念,只有急于表明自己圣洁过人的少数人遵守了。另外,原始基督教徒的美德和早期罗马人一样,常常受贫穷和愚昧保护。
韩案:可以说极具解释力。每每一个宗教教派,或者政党党派初起之时,往往都会秉持着极为严肃的道德观念,把自己视作与当时衰败或腐朽社会中的异类,甚至是解放者的角色。既然把现存的政权和社会风俗视作是衰朽的,自然会站到它们的对立面上,以严肃的生活态度,对于那些厌倦了、或者根本反对现实生活的人,无疑成为了一个具有吸引力的归宿。比如共产党。
5、教会管理机构的发展
一个如此庞大的人群组织起来,管理是必要的。早期基督教的主教制度建立后,主教不过被看作是他们的同辈中的排头兵,是自由的人民的忠实仆人。在使徒们死后的一百多年里,基督教会所采用的就是这样一种温和平等的制度。每一个社团本身自成一个独立的共和体。通过宗教、思想、财产、人际关系的控制,教会领导人们逐渐窃取了教会的权力。组织能力的增强,尽管只是民间组织,却自然有助于他们力量的发展。
韩案:其实还应当考虑到正是罗马统一的帝国政府和皇权的尊严,与一神教相适应;同时,罗马帝国作为一个多民族组成的帝国,对统一的意识形态的需要;另外,罗马帝国组织逐渐瓦解,也是原因之一,社会组织就是这样,担当一种社会功能的组织的瓦解,必然就会有相应的其他组织逐渐执行这项功能。
如果继续探讨的话,还可以考虑人们的心理,越是遭到禁止,其神秘性就越强,吸引了外人的好奇心,也坚固了其组织内部的团结。尤其是,在罗马帝国中后期,社会处于经常性的动乱之中,政府日益残暴贪婪,大众时常会产生孤独无助的痛苦,一个组织内部友爱,默默忍受痛苦,等待来世的天国。这样的组织对于大众来说,无疑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最近又看了一些美国社会学家斯塔克的《基督教的兴起——一个社会学家对历史的再思》(黄剑波、高民贵译,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但还没有看完。社会学家研究历史的视角和方法果然大不相同,有许多细微而又结构化的解释,而且每每出人意料之外。等看完了,再把读书的结果抄出来。
阅读:
录入: lhl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