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从17-18世纪的群众运动中看东西方社会发展差异——以英法资产阶级革命和明末农民起义为例

[日期: 2009-11-12 ] 来源: 历史学专业基础课教学网   作者: 袁 鑫 [字体: ]
分享到:  

    马克思主义认为,革命是历史发展的火车头。在历史的转折时期,革命斗争和革命运动以强大的冲击力量对旧社会政治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和思想观念予以否定、震撼和打击。然而,不同的社会背景,不同的阶级基础和领导力量,不同的革命指导思想,使得东西方群东运动的结果产生了明显的差异。17世纪中叶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和明末农民起义,18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在这些标志着东西方历史发展里程碑的群众性运动里,对它们稍作对比,我们多少可以从中窥见出东西方社会发展的不同流向。

首先,这一时期,东西方社会群众运动爆发的社会背景是不同的。西方社会的群众运动的发生不仅仅是由于阶级压迫的加剧,更是由于新的社会生产方式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迅速发展和资本主义力量逐渐强大;而东方中国的群众运动则主要是爆发于由统治者的残暴统治而引发的严重社会危机之下。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爆发是以议会和国王的矛盾为导火索的。议会中的议员们大多是资产阶级和新贵族的代表。此时的英国,棉、毛纺织业迅速发展,圈地运动继续推进,工商业主和农村的农牧场主已经拥有了雄厚的资本和实力,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整个社会普遍蔓延起来。革命前的法国资本主义也有长足的发展。到18世纪,分散的手工工场已比较普遍,集中的手工工场已有514家,而且还出现了使用大型机器的重型企业。在农村还出现了资产阶级化了的地主,他们占据了许多土地,建立了以雇佣劳动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农场。两个国家在革命爆发前虽然有封建统治阶级的残酷压迫,英国的斯图亚特王朝统治,法国的以僧侣和贵族为代表的第一、二等级对以资产阶级、农民和城市平民为主体的第三等级的剥削和压迫,但是资本主义的发展才是它们革命爆发的最终促动力量。

中国则不然。明王朝中后期的江南虽然产生了资本主义生产形式,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但相对于中国庞大的封建自然经济来说,它是微小的,是不足一提的。明末农民起义的爆发主要不是由于社会中产生的新的生产形式,而是由于朱明王朝的残暴统治。明朝末年,政权已经相当腐朽。官吏们行贿受贿,党派林立,醉心于鱼肉百姓。宦官专权的现象很难改变,东林党与阉党怒目而视,相互攻击。貌似强大的明政权已病入膏肓,行将就木。另外,地方上土地兼并空前加剧、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加之连年灾荒,百姓的生活已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们为求生存,别无他途,只能铤而走险,举起起义的大旗。

其次,这一时期,东西方社会群众运动革命领袖的个人形象也有很大的不同。“不同的时代和民族,不同的革命斗争产生不同的领袖人物,不同的领袖人物又对革命产生作用不同的影响。”英国资产阶级革命领袖克伦威尔出身贵族,受到过良好的教育,还曾被推举为自治镇的议员。像他这样一个不为衣食所忧的人参加革命必定会对政治抱有某种理想和信念。他机智勇敢,具有军事组织才能,组建“新模范军”,并很快成为英国革命的领袖。他坚定地反对国王的专制统治,果断地挫败了部分议员与国王议和的企图,最终将国王送上断头台,使英国变成了共和国。法国大革命的领导者们都有着激进的革命热情。立宪派颁布《人权宣言》、制定宪法,吉伦特派正式成立法兰西共和国、把国王送上断头台,雅各宾派领导人民打败反法同盟对法国革命的干涉,颁布以分给小农土地为代表的激进措施,等等。法国革命的领导者们大多是饱学之士,像罗伯斯庇尔、丹东等,他们根据形势的需要不断地将革命推向前进,给世人留下了法国革命轰轰烈烈,一浪高过一浪的宏伟历史画卷。

相比之下,明末农民起义军的主要领袖李自成则是另外一种个人形象。他出身贫寒,没有受过教育,为地主放过羊,在驿站当过马夫。他是个典型的农民,具有贫苦农民的优秀品质。当上起义军领袖后,不嗜酒,不好女色,能吃苦耐劳,与部下官兵同甘共苦,因此深得部众爱戴。但是由于其阶级局限,他没有想到也不可能想到“要反对专制皇帝和官僚们组成的封建政治结构,反对专制王朝政府赖以生存的整个社会经济基础”。他并没有走出封建王朝更替的思维模式,一直憧憬着有朝一日能登上王位,成为天子,因此,虽然他在多年的斗争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但他并不具有使中国社会发生根本性变革的战略眼光。

再次,英法资产阶级革命与明末农民起义在指导思想方面也有着很大的不同。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之前,欧洲分别于14世纪和15世纪兴起了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人们解脱了中世纪的思想束缚,认识到了自身的价值;宗教改革给予了代表封建保守势力的天主教以极大的打击,促使了代表新兴资产阶级奋发进取精神的路德教和加尔文教的普遍传播。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新教思想和新教徒在革命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法国大革命之前,人们普遍受到了启蒙运动思想的洗礼。18世纪的法国,出现了以伏尔泰、孟德斯鸠、狄德罗和卢梭为代表的启蒙思想家。他们在摧毁旧政治体制的过程中提倡人权和“理性”,用自由、平等和“主权在民”的旗帜号召人民,反对专制主义。法国大革命就是以“自由、平等、博爱”为口号轰轰烈烈地进行的。

明末农民起义的领导者们则没有如此先进的指导思想。他们的思想具有深深的小农思想的印迹,并因他们深信天命而带有迷信色彩。李自成在队伍壮大后笼络到了一些落魄的封建知识分子,他们针对当时土地高度集中和赋税苛重的社会现实,提出了“均田免粮”的口号,顺应了农民的呼声,激发了社会活力。他们以推翻朱明王朝、建立李氏王朝为目标,头脑中没有代表新的生产力的先进思想,当然也就没有意识到人民备受疾苦的真正原因之所在,更不会在意识深处根除皇权观念。所以,这就注定了他们所进行的事业不可能使中国社会获得一个新生,而只能是(假设他们胜利的话)步入一个新的封建王朝的轮回。

最后,从结果上看,英法资产阶级革命与明末农民起义造就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英法资产阶级革命虽然经过反复,但它的最终成功为推进本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开辟了道路。英国资产阶级和新贵族取得了政权的统治地位,他们颁行了一系列有利于本阶级利益的立法和措施,使得资本主义经济快速地发展起来。法国大革命的腥风血雨不仅给本国的封建势力以沉重的打击,它还将革命推向整个欧洲,给予欧洲的封建势力以强烈的震撼。革命后的法国,工业革命逐渐开展起来,资本主义经济渐渐地成为国家的主导经济。英法两国通过革命都最终走上了资本主义发展道路。

明末农民起义虽然推翻了明王朝,但由于领导者们犯下的诸多错误没有能够建立起他们所希望的李氏王朝。中国政权被其文明远低于中原汉文明的满清贵族所获得。满清入关后,其铁蹄迅速踏遍中华大地,竖立起来它的权威。在其最初统治的几十年里,他们曾试图在中原推行他们的野蛮落后的生产方式,但最终没有成功。满清的征服带有民族征服的性质,这引起了各地汉族人民的抵抗。直到1683年康熙收复台湾,满清才最终实现了全国的统一。“经过一番艰难曲折的努力,清政府终于在这中华大地上恢复了统治秩序,中国的古代文明又开始了新的积累。”

 

经过以上对1718世纪东西方群众运动的分析我们可以从中看出,那时的东西方已经出现了不同的发展趋向:东方继续沿着它原来的轨迹进行封建王朝的循环,而西方则发生了一个质变,开始了更高层次上的历史发展。东方从属于西方的历史发展大势在那时已经埋下了伏笔。虽然经过清初几十年的恢复和发展到康熙至乾隆年间出现了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经济繁荣,而且它远远高于当时的西方经济水平,但其促使经济发展的内在新生力量——资本主义经济因素同西方是无法相比的。东西方的差距在这里完成了它的启动。

阅读:
录入: admin

推荐 】 【 打印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哎,太长了   (幻影 ,11/20/2013 16:31:22 )
  太好了   (zhhy ,12/26/2012 18:34:10 )
  哇!!!   (老狼 ,10/11/2012 22:25:48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