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谈谈胡钟达先生的这篇论文——古典时代中国希腊政治制度演变的比较研究

[日期: 2009-11-12 ] 来源: 历史学专业基础课教学网   作者: 段爱珍 [字体: ]
分享到:  

 

 

关键词:胡钟达;中国;希腊;政治制度;商品经济;僭主政治;民主政治;人文主义;理性主义

一、       成绩取得决非偶然

胡钟达(1919-2000)是我国著名的世界古代史学家,江苏省宝应县人。1941年入武汉大学历史系读书,受教于法国革命史专家杨人 (19031973) 教授,他的毕业论文《托洛茨基与斯大林的政治斗争》,颇得指导教师杨人 先生的赏识。1944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历史系。1946年秋任苏州东吴大学文学院讲师, 1959年开始研究蒙古古代史,侧重于十四-十七世纪的蒙古史。1947年,杨先生又把他介绍到北京大学史学系任教,1948年春执教于北京大学历史系内讲授世界古代史,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1957年,内蒙古大学成立。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要从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复旦大学等国内著名大学抽调一批骨干教师作为创建内蒙古大学的教师。胡钟达是被抽调者之一,并负责筹建历史系。1958年春调至内蒙古大学,在内蒙支边35年,历任历史系主任、名誉系主任、教务长、副校长;内蒙古自治区第四届政协主席、内蒙古自治区第六届人大常委副主任,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兼任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会副理事长、理事长。

胡钟达先生在组建蒙古史研究室的过程中一度改行研究蒙古史。取得了丰硕的成果。1959曾发表过《呼和浩特旧城〈归化〉建城年代初探》[①]19819月《明与北宋-蒙古关系之探讨》等多篇关于研究蒙古式的优秀论文。[②]

80年代初起,他先后发表了《试论亚细亚生产方式兼评五种生产方式说》、《再评五种生产方式说》、《五种生产方式问题答客问》等系列文章,在五种生产方式说业已根深蒂固的国内外史学界引起强烈反响。在80年代,胡钟达先生还发表了《论世界历史发展的不平衡性》,对世界历史上各种文明的社会经济形态的嬗替,提出了一个带有规律性的整体框架,并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建立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市场经济),进行了宏观的、历史的论证。胡先生成绩的取得决非偶然,一生为学术不懈探索,兢兢业业,殚精竭虑。1997年,为了庆祝内蒙古大学建校40周年,内蒙古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胡钟达史学论文集》。胡先生在建国后所写史学论文,大部分都收集于此。全书约25万字,《文集》内容广泛 ,在有关奴隶制的讨论中 ,作者始终走在学术讨论的前沿 ,能发前人所未发 ;而且 ,文集的作者对中西古史比较具有浓厚的兴趣 ,在个别问题上为我国古史学界做了开拓性的工作。可以相信 ,《文集》将成为中国优秀的史学著作之一 ,并给历史研究、尤其是世界古代史和史学理论的发展以积极影响 [③]

二、中希政治两水分流

“古典时代中国希腊政治制度演变的比较研究”亦收录在《胡钟达史学论文集》中,这篇论文是作者对中西古代政治制度的探讨,时间的界定中国从周克殷(公元前1027?)到秦始皇统一六国(公元前221),希腊从荷马时代开始(公元前12世纪)到希腊城邦独立自由的终结(公元前337),两者同归而殊途,是作者着重对照比较的年代。古典时代的中国希腊文明有异有同,而其政治制度的对比尤其是王权专制主义和民主主义的对比更是引人注目。为什么在同一时代矗立在亚欧大陆两端的文明殿堂,虽两峰对峙,却又两水分流呢?尤其是其政治制度,华夏文明走向了王权专制,而地中海沿岸爱琴文明的古希腊却走向了民主政治?本文试图从以下几方面进行比较说明:王权的强弱在起点上有差别;不同的对外扩张方式导致不同的结果;地主经济和小农经济这样的经济基础(官府手工业亦建立),古代中国的专制王权适应历史要求而在军事扩张中产生,只可能出现专制王权和大一统皇权专制。而在希腊古典时代曲折的历史行程中,在封建领主经济的基础上,只可能保留着某些军事民主主义的残余,并且在商品经济相当充分发展的基才可能产生民主政治。

首先,本文从古代中国和希腊王权发展的起点入手,客观地指出,在古代中国,周克殷后,继承并发展了其封建君主制,在宗法制的基础上,周王权较商代不但没有衰弱,反而更进一步加强了。而在古希腊,迈锡尼时代是一个王国林立的天地,而迈锡尼王则处于雄踞其上的“霸主”地位。但公元前12世纪末多利亚人的入侵,是野蛮对文明的征服,欧洲迎来了历史上的第一个“黑暗时代”。可想而知,在黑暗时代从军事民主制中成长起来的王权是相当孱弱的。因此,由于历史背景的差异,中希王权的强弱在起点上就存在着很大的不同。但是,古典时代的中希的下一幕都面临着对外扩张,不同的扩张方式导致不同的结果。春秋时代的礼崩乐坏,“礼乐征伐自诸侯出”,华夏诸国的扩张是大陆兼并,春秋五霸,战国七雄,在这个动乱的时代,华夏诸国的对外扩张是强者开疆拓土的自我扩张。及至春秋通过战争,到战国初年,春秋时期的一百四十多个国家,只剩下十余个了。直到秦王扫六合,弱肉强食并强行同化。反观希腊,由于历史耦合和地理条件的影响,对外扩张采取了海上殖民方式,倚沿海形势之便使其城邦进行分裂繁殖,但殖民地在济、宗教、文化上同母国虽有密切联系,在政治上则独立自主,同母国并无隶属关系,直到马其顿统一希腊。总之,华夏诸国之间的杀伐兼并导致了王权的强化,古代希腊的王权却在和平发展中逐步削弱,王政演变为共和。文章强调指出,兼并战争只是王权强化的外部条件,要把封建王权转化为专制王权,还必须有恰当的内在基础。这个内在的驱动力就是地主经济和小农经济。在地主经济中,由于行政、司法等权力已从土地所有权中游离出来,地主只是依靠契约在经济上剥削佃农,因此需要一个在地主经济之外、凌驾于整个社会之上的统一政权来行使。而自给自足的小农,由于他们的相互隔绝,不可能形成全国性的共同联系,更不能代表自身的利益,需要择其一个高高在上的权威来作为其形象代言人;更重要的是,重本抑末导致了商品经济发展的程度不高,没有强大的中产阶级作为王权的对立面存在,因而抵抗不了王权的扩张。结果在春秋和战国时代,仅有的军事民主时代的残余被消灭殆尽,专制王权最终确立并与加巩固。而在希腊,公元前86世纪的经济发展,其主要方面便体现在工商业上。僭主政治为取得群众支持,往往奉行打击贵族、争取平民的政策,重视殖民活动并对工商业的加以保护,使希腊世界的工商业获得快速发展,因此,希腊平民反对贵族斗争的胜利,实际上是工商业者阶级的胜利。由此可见,雅典民主政治的形成,商品经济的大发展是其必要的前提条件。

综上所述,地主经济和小农经济这样的经济基础(官府手工业亦建立),古代中国的专制王权适应历史要求而在军事扩张中产生;而在希腊古典时代曲折的历史行程中诞生的则是民主政治,如梭伦改革、僭主政治、克利斯提尼改革,雅典的民主政治经受了希波战争的严峻考验。在封建领主经济的基础上,只可能保留着某些军事民主主义的残余,不可能产生民主政治;在地主经济和小农个体经济的基础上,只可能出现专制王权和大一统皇权专制,也不可能产生民主政治;只有在商品经济相当充分发展的基础上,才可能产生民主政治。到了伯利克里时代,雅典的民主政治进入了他的繁荣时代。正如作者在结束语中所言,民主是一种政治制度,又是一种观念形态。民主政治的细胞是具有自由、独立人格而且彼此处于平等地位的公民。这种政治上具有自由、独立人格而且彼此处于平等地位的公民,须以经济上具有自由独立人格而且彼此处于平等地位为前提。希腊古典时代的民主思想和民主共和政体,也成为新兴资产阶级向专制王权进行斗争时的重要历史借鉴。这对推动西欧社会的近代化,无疑起了不可忽视的奠基作用。  

三、文章细节稍显不足

胡钟达先生在本篇文章中对古代中国和希腊政治制度的对比,即对王权在起点上的差异、扩张方式的不同、商品经济发展程度的高低,造成了政治制度大异其趣的局面,作者进行了详细地剖析,准确地反映了中西历史发展的特点,但读来仍有些疑惑不解。

首先,既然作者比较研究的是古典时期中国和希腊政治制度演变的比较,此时希腊的城邦,包括意大利、西西里(本文作者已除外)、黑海沿岸、北非等地的殖民城邦,大小至少几百个,当然还有一些工商业较为发达的城邦,如西西里、爱奥尼亚、黑海、科林斯、麦加拉、西库昂、阿哥斯、萨摩斯等,其中两个最为显赫的城邦,即斯巴达和雅典,“在希腊城邦中,它们恰恰是最具特色、同时也是最特殊的两个。绝大多数城邦的制度介于它们之间。”[④]既然他们的政治制度不能雷同,就不能以偏概全,将范围扩大,将整个古典时代的希腊归为一个整体来加以比较,我认为应将标题的范围缩小,作者在行文当中,也只列出了一种政体即古希腊一个典型代表——雅典的民主历程,与中国专制王权加以比较。对于政治特殊的实行双王制的斯巴达,其政治制度较东方的君主专制有民主的一面,但较之雅典,是差别很大的。

其次,胡先生的弟子们也谦逊地意识到“有关商品经济的论述没能全面展开。与此相关的是,工商业者在希腊平民反对贵族斗争中所起的作用,尤其是雅典平民中工商业者所占的比重和他们在雅典民主政治确立过程中的作用,以及那些工商业不够发达的城邦为何出现民主政治,而一些工商业相对发达的城邦为何没有出现民主政治等问题,作者也没能专门论述。不过,有关中西古典政治制度的差异及原因,作者无疑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并为我国古代史学界做了开拓性的工作。[⑤]

此外,作者在开篇第二段说到了就中希共同的方面而言,“两者都能冲破普遍笼罩古代世界的宗教迷雾,高举人文主义和理性主义的旗帜,放射出夺目的光辉。”我认为“高举人文主义和理性主义的旗帜”,有点言之过甚。在我国历史上,春秋战国时代(公元前八至三世纪)是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思想活跃、文化异彩纷呈。“德国哲学家雅斯贝斯认为,这时在中国、印度、希腊等地首次出现了许多哲学家,人类开始有了对自身的反省,其精神的潜力遂得以充分展开,因而为人类的历史带来了一次突破性进展。由于这一时期在人类历史上的关键性的转捩作用,他称之为“轴心时代” ”[⑥]胡先生探讨的时代大致包含了这一时期,人类刚从刚刚从宗教的迷雾中走出,只是开始由神的敬畏与崇拜转向对人类自身的反省,虽然古希腊神话的突出特点,是众神的人格化,它已折射出古希腊文化的人文主义色彩,随着希腊城邦的兴起,奴隶制民主政治的繁荣和公民地位的提高,人才逐渐成为早期希腊哲学家研究的核心问题。“古希腊时代是人存在的地位和价值,人的理性发现的时代”。[⑦]经过了中世纪教会推崇的神本主义和信仰主义而否定了人的地位和人的理性后,直到文艺复兴时期,人类才高擎人文主义和理性主义的旗帜,人的地位和价值重新得到重视。总之,人文主义和理性主义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古典时代的中国及希腊只是其滥觞,而没有形成一种集体无意识达到一种完全自觉的阶段,所以,这个时期中希都让它们“高举”着这样的旗帜未免举的稍高了一些。

最后,我想补充一下,本文是否是再加一些文化层面上的东西来丰富一下比较内容的立体感,比如,对于神话世界折射出来的政治体制及其人文思想的比较;中希的哲学家所探讨的内容的比较对于政治制度的映射等等,这无疑是当时政治经济环境中所产生的,同时它又反过来影响各自的政治。

以上只是我的浅薄一孔之见,如有不当,敬请批正,就教于我的师长和学友们。

 

 

 

 



[] 《内蒙古大学学报》1959年第1

[②] 19819月《明与北宋-蒙古关系之探讨》,《内蒙古社会科学》1984年第5.关于蒙古式的研究,作者还发表了《丰州滩上出现了青色的城--阿勒坦汗和三娘子·古丰州经济的恢复和归化城的诞生》,《内蒙古大学学报》1960年第1期《十三世纪蒙古社会性质问题》,《纪念成吉思汗诞生八百周年蒙古史科学讨论会集刊》,内蒙古历史学会编印,呼和浩特,196210月《〈俄国·蒙古·中国〉汉译本序言》,《俄国·蒙古·中国》,[]··巴德利著,吴持哲,吴有刚译,胡钟达、陈良壁校,商务印书馆,北京,

[]宴绍祥,甄修钰.不懈的探索《胡钟达史学论文集》评价.20017月第33卷第4. 内蒙古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④]晏绍祥 刘树才.评《古希腊政体与官制史》(《古希腊政体与官制史》,杜平著,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出版)发布时间: 2005-08-11 07:20 来源:博览群书www.gmw.cn/content/2005-08/11/content_286

[⑤] 因为心有戚戚焉,故此引用宴绍祥,甄修钰.不懈的探索《胡钟达史学论文集》评价.20017月第33卷第4. 内蒙古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中的观点

[] 转引自刘家和论古代的人类精神觉醒北京师范大学学报1989年第5

 雅斯贝斯(Karl Jaspers,  1883-1963;  ((历史的起源和目的); (Vom Ursprun

und Ziel der Geschichte,  1949,英译The Origin and  Goal  of  History,

1953,初版本文引据1976重印本第1-4页。《史学理论》1988年第一期有俞新天、魏楚雄《关于雅斯贝斯的“轴心期”理论》一文和此书第一章的译文。

[]邓阿宁中西人文精神传统之比较2005年第4(总第124) 重庆社会科学

 

 

阅读:
录入: admin

推荐 】 【 打印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