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教参史料中国史专题研究 →阅读新闻

中华民族的耻辱——济南“五·三”惨案

[日期: 2010-03-10 ] 来源: 炎黄春秋网   作者: 王中天 [字体: ]
分享到:  

 

 


        1927年,蒋介石第一次下野后去日本访问,他希望日本政府不要干涉“国民革命军”北伐,并请求给予精神或道义的支持。19281月蒋介石复职后,即准备“继续北伐”。47,下令四个集团军开始北伐进军。蒋之第一集团军沿津浦线北上,对张宗昌和孙传芳联军残部作战。

1928417,日本政府举行内阁会议,陆军大臣白川义则以保护”济南的2千余名日侨为名,提出出兵山东的议案,即时通过,19日将此出兵决议发表。20日夜,日本政府先自天津的日本驻屯军(1901年辛丑条约规定的驻屯事项),拔三个中队,约460余人,为先遣队,自津开济,由小泉恭次中校带队。同时,日政府马上将日本熊本县的福田彦助中将第六师团作为主力军入侵中国山东。

421,中国国民政府由外交部长黄郛署名,对日本田中政府提出抗议。同时,派张群前往日本,负责和日本政府交涉。但是田中不同意诉诸外交途径解决。此时中国国民反日情绪高涨。各报均刊载抗议和谴责文章。《国闻周报》当时报道:“济案发生后,南北社会同受激动,反日之宣传,排货之运动,文字如雪片齐飞,宣言如山之至”。

51上午9时,第一集团军贺耀祖第三军团进入济南。2日上午9时,蒋介石进入济南,于原张宗昌督办公署设总司令部。11时,日军福田第六师团也抵达济南,将司令部设西门外商埠区,以十一旅团驻此。中、日军隔一道城墙相对峙。日军将整个商埠区以铁丝网围绕,并垒满沙包,架设机枪和大炮。

蒋介石通知日本济南代总领事西田井一,向日方提出撤兵和开放商埠通行的要求。同时,派外长黄郛和外交处长蔡公时于济南交涉使署,准备对日办理交涉。但福井表示他是奉日本政府命令行事,不能接受中国方面要求。

接着,日军即到处寻衅滋事,并杀害中国军民。

53,黄郛外长也到使署办公,被日军福田师团长以老相识骗到日军司令部关押,并逼其在一个由日本人写好的文件上签字。黄坚决不签。这时使署已被日军包围。蒋为避免发生中日战争,立即命令各师长约束部队,无命令不许外出。同时派联络参谋将他的处置告知福田,希望他也能约束部队,以免发生冲突。蒋又命令济南城外军队于下午5时以前,一律撤离济南。当时福田就给蒋一封信,说是很想和中国部队方面开一个会议,调查今天的冲突经过,要蒋派员到福田司令部去,经反复交涉,最后在一个中间地点——津浦铁路办公处双方进行会谈。

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军代表为熊式辉,日第六师团代表为参谋长黑田周一。日方提出三条:1、凡济南商埠(城外)街道不许中国官兵通过。2、胶济路、津浦路不许中国运兵。3、中国军队一律退离济南20里之外。

熊对此屈辱条款表示不能签字,要回去向蒋请示。黑田却蛮横地逼迫熊:“你不是代表蒋介石来的吗?应该可以马上签字的”。

就在这时,日军竟用大炮轰击第一集团军第三军团驻城部队。我国官兵、市民死伤惨重。但蒋仍然未回击一炮一枪,生怕事态扩大。次日(4日)凌晨5时,熊归来后,表示“日本一定要与我们开战,我们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决心和他决裂,对抗应战;一条是忍辱一时,避免冲突,将来再作计较。”蒋采取第二条办法,不与作战,继续北上。和熊差不多同时,外长黄郛被逼在日文件上签“阅”字后也回到蒋的总部。

黄郛当时说道:“日本人没有把我们中国人当人,这种耻辱与残酷,不仅自已从来没有受过,恐怕在历史上都不曾有过。”黄郛因此辞去外交部长职务,由王正廷继任。

在双方会谈时,照牌楼北伐军一个营因不许抵抗,被日军全部缴械。至此,日军看见中国人就开枪射击。一时尸体满街,哭喊声和枪声并作。

53这一天,北伐军派往商埠附近看守枪械的一个排被日军缴械。次日即全被杀害。其他靠近商埠区军队亦被残杀。

3日晚上,日军20人闯入交涉使署,先抢走张宗昌的外交密件,继将英勇不屈的蔡公时等16名中国外交官全部割鼻、削耳、挖眼,众外交官齐声痛骂日军残无人道,并大呼“此种国耻,何时可雪!”16名中国外交官被拖出枪杀,蔡公时甚至被割去舌头。被残杀者中,当时查得姓名职务者为:张麟书(庶务)、张鸿渐(参议)、熊道存(科长)、谭显章(科长)、徐煜基(科长)、王炳谭(书记)、周惠龢(办事员)、袁家达(办事员)、康□□(办事员)、王立奉(勤务员)等。

41时,日军枪杀我无线电台守兵。上午,日军派飞机轰炸蒋介石总部,死伤19人,同日,北京政府对日本政府为济南惨案提出严重抗议。同时,黄郛以外长名义亦向日本田中义一提出严重抗议。55,日军抢走我津浦路第一区警械枪枝百余枝,并见车就扣,见军队就射击。同日蒋令罗家伦拟定好一个对英、美领事馆的函件,告知他们北伐军已退出济南,仅留第一军李延年团和第四十一军邓殷藩团维持济南治安。此后一切应由日军负完全责任。6日,蒋和杨杰、朱培德、熊式辉等同退出济南,当日驻党家庄。8日,南下泰安,上泰山。在斗姆宫休息用饭时,山下送上一急件,系日军福田师团长的最后通牒,极其蛮横,说什么日本军民在济南受到重大损害,要求中方赔偿,然后列出以下要求,并限12小时以内答复:

1、有关骚扰及暴行之高级武官,须严厉处刑。2、对抗我军之军队,须在日军阵前解除武装。3、在南军统辖区城内,严禁一切反日宣传。4、南军需撤退济南及胶济铁路线两侧二十华里之地带,以资隔离。5、为监视右列事项之实施,须于十二小时以内开放辛庄及张庄之营房。

罗家伦说:“这五项条件,简直把我们当成一个战败国看待。”于是蒋立即下山,回到办公车厢,当晚商定,答复如下:

1、对于不服从本总司令之命令,不能避免中、日误会之本军等调查明确后,当按律处分,但当时日本军队有同样行动者,亦应按律处分。

2、本革命军治下地方,为保持中日两国之睦谊,早有明令禁止反日的宣传,且已切实取缔。

3、胶济路两侧二十华里以内各军,已令其一律出发北伐,暂不驻兵;但军队运动通过胶济铁道并有北方逆军之地方,或敌军来犯时,本军亦复派军往剿。至于济南为山东都会,及其附近公物场所,本军有维持治安之责,应驻扎相当军,保持安宁次序。

4、津浦路车站为交通要地,本军应当派相当武装士兵驻防,以保卫车站,维持安宁。

5、辛庄、张庄之部队已全其开赴前方作战,两庄之兵营可暂不驻兵。

6、本军为前日军所阻留之官兵及所缴之枪械,应即速交还。“

蒋退驻党家庄和泰安时,日军仍在济南屠杀我国军民。蒋在此答文中连蔡公时等被残杀之事也未提及,赔偿之事,更不敢想。答文中只是在领土和进军问题上,不让步外,余均一一答应。

10日,在日军强攻之下,李、邓两个团奉命退出济南。11日晨日军入城,开始对济南所有留下的伤兵进行大屠杀,其中江家池七八十名伤兵全被刺刀挑死。前方医院一次被枪杀伤兵数百名,仅藏在天花板上一连长幸免。另一次日军用机枪杀死伤兵300余名。10日后,日军开始十几人、几十人地枪杀济南市民,其中有22人被活埋。很多妇女遭日军强奸。

此次惨案被掳走北伐军1700余人,我国伤兵被屠杀者共700余人。全部被杀死军民共4704人。居民被杀死杀伤者,总计11062人。

济南惨案,经长期交涉,始由外长王正延和日本公使芳泽经手于1929328日签订协议书。此协议是在济南签订的。其内容为:

1、于互换签字之日起,两个月内,日本撤退山东全部驻军;

2、撤军后的接收办法,双方各派委员就地办理;

3、济南不幸事件,认为既往不咎,互相不课军事行动的责任;

4、组织共同调查委员会,从新调查双方损失。

田中同意撤军,是因为国内政敌和受抵制日货压力的商人们所促成的。田中怕被推倒,而被迫同意撤兵。其他帝国主义国家不允许日本一国独占山东,也是原因之一。

不管如何,这是一个极其屈辱和耻辱的协议书。其中除日本主动撤军以外,中国完全不敢有一点主权的要求。对于如此之大的惨案,竟不敢有一语惩办凶手和赔偿损失的要求,还说什么“既往不咎”,什么“不追究双方军事责任”,这真是中华民族的耻辱。

阅读:
录入: admin

推荐 】 【 打印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