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导师文集世界史倪学德 →阅读新闻

克莱门特·艾德礼论英国社会主义

[日期: 2010-05-31 ] 来源: 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作者: 倪 学 德 [字体: ]
分享到:  

            

                                        

[内容提要]  克莱门特·艾德礼是英国工党历史上卓越的领导人,现代英国著名的政治家和国务活动家。他对英国社会主义运动的认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主导了工党的发展方向,对战后工党政府的民主社会主义改革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 ]  艾德礼; 社会主义; 资本主义

 

20世纪30年代世界经济危机的打击下,欧洲的资本主义议会民主制陷入了困境。法西斯主义在欧洲大陆蔓延,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对很多人有吸引力,欧洲各国的社会党都在探索改造社会的可行方案。为了规划未来英国工党政府的内外政策,艾德礼在担任工党领袖后不久,先后写了《走向社会主义的意志和道路》和《工党的展望》两本著作,阐述了英国社会主义的特点和近期目标。艾德礼所标榜的工党社会主义是介于资本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之间的一种思潮,他主张建立一个不同于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社会,但又不赞同现实社会主义所走的道路。

一、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与英国社会主义的特点

艾德礼指出,社会主义是一个世界性的运动,在各个国家都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社会革命并没有固定的模式。社会主义不是某一个人的发明,它是经济和社会条件的产物。任何地方的经济制度发展到这样的状态,即生产工具掌握在有产阶级手中,而工人除劳动力以外一无所有的时候,那里就会出现社会主义运动。一旦人们发现资本主义罪恶的根源是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制,就会提出用公共所有制作为补救的办法。关于社会主义的含义,艾德礼同意伯特兰·罗素的解释:“社会主义意味着土地和资本的共有制,连同一个民主形式的政府。它意味着为使用而不为利润的生产,以及产品的这种分配方式或者平均地分配给所有的人,或者也至少是的确结合公共利益加以不平均的分配。它意味着废除一切不劳而获的财富和对工人们谋生手段的一切私人控制。它必须是国际的,才会充分地得到实现”。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所采用的方法,取决于各个国家的具体情况。在没有政治自由与结社自由的地方,人们不可避免地会使用暴力。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俄国和法西斯国家,社会主义运动被迫转入地下;在政府和压迫成为同义语的地方,就有陷入混乱状态的趋势,如在西班牙;在民族解放运动还没有完成的地方,社会主义运动会呈现出民族主义的特征;而在宗教占统治地位的地方,它可能成为激烈的反僧侣运动。总而言之,凡是没有宽容传统和没有政治训练的地方,社会主义可能转化为极权统治。许多欧洲国家的历史是推行民主政治的失败史,因而社会主义运动在这些国家正沿着危机的路线发展。而在有政治自由和民主宪法的地方,就有用宪政方式达到社会主义目的的可能性。例如在西欧,由于很早就建立了资产阶级的民主政治,社会主义运动已经取得了合法地位,并且稳步地发展起来。很多国家的社会党通过参政和执政,为工人谋取了许多利益,减轻了资本主义制度的严酷程度,在资本主义内部建立起了“半社会主义绿洲”。艾德礼把瑞典作为通过宪政发展社会主义的出色例证。他说,瑞典虽然还远不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但它的财政和工业由国家管制与国家所有,却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发展。国家拥有中央银行、航空公司和占相当比例的铁路系统。国家拥有的动力站网提供主要的电力,国家有国内最大铁矿的开采权。除了国有与半国有工业,瑞典还发展了广泛的合作运动,这个合作运动经营着全国约20%的批发和零售贸易。由于国家所有制和合作社的发展,瑞典已经率先实行了养老金制度,国家担负起住宅的设计工作。在经济危机中,瑞典的失业现象没有其他国家那样严重。“这一切都是在没有任何流血牺牲、只有最小可能的摩擦的情况下完成的。作为向社会主义目标进一步发展的一个阶段来说,这确能称为表现了一个运用宪法方式的出色范例”。艾德礼还把英国的自治领新西兰作为发展宪政社会主义的榜样。他指出,在一年的时间内,新西兰的工党政府已将一个遭受资本主义制度所带来灾难的国家,变成了一个人人都有生活保障和经济繁荣的国家。工党政府已经将中央银行系统变成国营事业,采用了优厚的养老金制度,制定了40小时工作周,最低工资远远超过以前的标准;牛奶产品的出口已归国家管理,由国家对所收购的产品付给农民一定的保证价格。艾德礼预言,当工党政府的这届任期结束的时候,“新西兰将顺利地走上社会主义的道路,保持着充分的民主权利,而没有丝毫独裁政治的痕迹”。艾德礼很重视新西兰工党的执政试验,在1937年工党年会期间,他用这个例子号召大会接受党的国有化纲领:“今年我在与新西兰的朋友谈话时,他们告诉我:他们通常把一个很长的计划简化成一个行动的纲领。他们取得了政权,把纲领付诸实施。我想,他们的工作对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一个巨大的鼓舞”。

英国的社会主义运动,是这个国际运动的一部分,它具有自身的特点。首先,它具有历史的继承性。英国的民族习惯,是每向前迈进一步时总要寻求一些过去的先例。英国自由的传统可以追溯到反抗国王、贵族和主教的斗争,追溯到自由大宪章和人身保护法。随着历史的发展,自由从一个阶级逐渐扩大到另一个阶级。有时是国王制止了封建贵族的飞扬跋扈,有时是贵族和绅士联合起来削弱了国王的权力,有时教会是人民的保护者,但之后人民又起来反抗教会的专权。这样,英国历史演变的结果,就是推翻了国王的专权和少数人对立法的控制,成功地维护了人民的言论自由、信教自由和参加政治的权利。但是,人们还要求经济的自由。自由党人谋求个人从国家的权力中解放出来,他们相信经济自由意味着政治自由。由于英国的自由基本上有产者的自由,所以他们认为只要广泛分配个人财产,就可以达到自由的目的。如果说19世纪的主要问题是政治自由,那么,20世纪的主要问题就是经济自由和社会平等。社会主义者主张,政治自由和个人自由必须用经济自由加以补充,而集体控制事实获得这种自由的唯一方法。英国社会主义运动是本民族自由传统的继续和发展,它不仅保持了已经继承的自由,而且还要在这个基础上增进自由。

英国社会主义运动的第二个特征是思想来源的多样性。19世纪上半期,由于资本主义弊端的不断暴露,罗伯特·欧文开始了社会主义宣传。工会运动、合作运动和工厂立法,大部分应当归功于欧文的精神感召。这样,英国工人运动转向了更切合实际的目标,革命让位于改良。工人运动从内部打击资本主义制度,但废除这个制度的冲动消逝了。工人组成议会党团,通过合法斗争为自己谋取利益。马克思主义虽然也传到了英国,但是影响很小。“那些作为他的学说的直接结果而加入社会主义运动的人们,只是全体人数中极小的部分”。这一点,与欧洲大陆上的社会主义运动是有区别的。艾德礼对于马克思主义评论不多,只是说这个主义有各种不同的解释,它与英国人民的性格是不相融的。但艾德礼承认,英国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为社会主义运动的开展,作了宝贵的开拓工作。除了欧文和早期的先驱者,宗教对英国社会主义运动也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艾德礼认为,圣经充满了革命的教义。在一个思想自由的国家,许多人会从圣经中吸取本能地反抗资本主义带来的不人道状况所需要的精神力量。那些宣传社会主义的人们当中,大多数是宗教团体的成员。无论是国教团体还是非国教团体的信徒,都感到资本主义制度是和基督教是极不相容的。由金斯莱和莫莱斯所领导的基督教社会主义运动,填补了欧文主义终结和社会民主同盟出现之间的空隙。在其他社会主义运动中,基督教的思想都没有这样强大的潜在影响。在英国,可能有一个牧师宣布他自己是共产党员,也会有数百万忠诚的天主教徒拥护工党。而大陆上的社会主义者所面对的教会,不是与国家就是与阶级利益相结合,并且仇视自由思想。其结果,整个国家不是陷入僵局就是革命。此外,卡莱耳和腊斯金对工业资本家的谴责,狄更斯在他的文学作品中对社会弊端的揭露,亨利·乔治宣传的土地改革,都为社会主义种子开辟了园地。总之,英国社会主义思想的来源十分庞杂,可谓包罗万象。艾德礼认为,这有助于防止死板教条,也是社会主义运动取得进展的条件。

英国社会主义运动的另一个特征是它的实用性。艾德礼指出,从这个运动的开始之日起,英国社会主义者就不是由醉心于乌托邦梦想的理论家和革命家组成的。他们尽可能分担了对政府的责任,参加了地方政府的管理。在极少数工党议员进入国会之前,社会主义者就参加了地方议会,并且影响了行政工作。由于在地方政府中的成绩,许多对社会主义抱怀疑态度的工人都转化过来。特别是费边社对社会问题的研究,以及济贫法的推行,都推动了人们思想的转变。艾德礼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社会主义者务实的工作所收到的效果。过去人们认为每个失业者之所以失业,是由于他自己的过错。现在大家确认,在多数情况下,失业现象是经济机构失调所产生的结果,而不是由于品质败坏。

二、英国社会主义的未来及其与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的区别

艾德礼相信社会主义运动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历史过程,社会主义不是人类进步的最后阶段,也不可能有最后阶段。“社会不是静止的,而是经常变化的。运动是社会保持生命的条件,企图把它固定在一种不变的形式就是将它宣告死刑。社会主义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计划。当社会主义者瞻望前景而描绘乌托邦时,他们只是将放映连续不断的人类历史影片的机器暂停片刻,以便详细研究其中的某一阶段。他并不是提出完美的、最后的经过若干年代都不能加以改变的艺术作品”。“对社会主义社会的任何描画都难免受到下列弱点的限制——即这幅图画只是以静止的表象赋予某种事物,而这种事物本身的天性是在不断地发展过程中。这里没有某种特殊社会形态使得人们在到达时能说:‘已经达到了终局’。将来的历史学家讲不出一个特别的日子,说社会主义国家就是在这天建立的,就如同美利坚合众国是从独立宣言发表的那天起成立的一样,因为社会主义者所向往的人类的进步是继续不断的。今天我们所力求达到的目标,将只是我们的继承者的起点。社会主义本身并不是目的,而只是为获得人类将来可能得到最美满的生活条件的手段。我们今天所预料不到的进一步的发展将不可避免地接踵而来”。

虽然艾德礼认为社会主义的未来不会是一幅固定的图景,但他还是大致指出了社会主义的近期目标。概括地说,这个一般目标就是自由、平等、民主和公有制。艾德礼还具体描述了社会主义者所希望看到的英格兰:在新的社会秩序下,工人每周大部分时间将不可避免地用在工作上。他深信他正在做的工作有益于自己和所有的人,他生产的任何物品都会增加国家的财富。只要满意地工作下去,他就不会丧失工作。他将通过工会行使工业管理方面的发言权。例如,如果他发现传送带转动太快或者没有适当的预防措施,他就会立即采取行动。他将在许多方面感到为资本家工作和为国家工作是不同的。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工人和机关人员将会有更多的闲暇。40小时的工作周和照付工资的假日,将使工人走上新生活的康庄大道。改进的全国运输系统将以低廉的车费,使工人有机会通过公路和铁路到国内各地观光旅游。国家将设立大面积的国家公园,供人民在假日前来逗留休息,孩子们将在这里享受新鲜的空气和阳光。不愿意出来旅行的人们,他们的家将是一个引以自豪的地方。社会主义制度下,每个家庭都会有一所房子,内部装有电灯、供烹饪的能源、暖气设备、冰箱和充足的室内空间,总之这是一所现代家庭主妇需要的设备齐全的房子。另外,为了进一步提高人们的智力,社会主义制度下将大力普及教育。一言以蔽之,英国社会主义者想要做的是给每个人以机会,使他们过上国家资源所容许的最丰富的生活。

30年代不少人认为,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似乎都比议会民主制度更恰当地解决了一个难题:即找到了能给国民生活提出奋斗目标和指引方向的领导。但是,这两种制度对艾德礼并没有什么吸引力。他认为,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都是独裁制度,而他主张的社会主义则是人类希望自由的表现。

艾德礼分析了苏维埃式的共产主义与德意两国的法西斯主义出现的原因。由于外来干涉所造成的局势和理论的需要,俄国革命采取了暴力的方式。独裁被认为是国家走向社会主义和自由的一个阶段,俄国革命不容易抛弃它获得政权的方法。现代世界有两种不同的社会观念,那就是亚洲的观念和西欧的观念,极权的观念和自由的观念。亚洲的观念表现在苏维埃政权和意大利、德国的独裁统治。在亚洲观念占统治地位的地方,社会主义变成共产主义,而资本主义变成法西斯主义。在这些国家里从不接受西欧的观念——即政府应取得人们的同意,大多数人默认少数人的存在和通过不同见解的集团在社会中自由发挥作用来丰富国家的生活。艾德礼指出,亚洲观念流行的国家与它们的历史文化传统是有关系的。俄国一向是一个专制国家,意大利从萨拉和玛丽阿斯时代起到格耳弗斯和吉伯林斯时代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剥夺人权的国家,而德国则以军曹统治而闻名。

艾德礼批评了英国社会主义将会是俄国式的共产主义的说法,他指出:“……认为在英国社会主义将会成为俄国共产主义特征的翻版,这是不合理的。英国共产党人在过去十六年对它有利的期间中完全没有得到任何发展,表明了他们对社会的想法与英国民主的本性是多么的不相容”。他认为俄国的尝试要想在全世界获得好的效果,必须纠正它的一些错误。对于苏维埃俄国是否将发展到享有更大自由的地步,艾德礼认为这还有待观察。

艾德礼把法西斯主义者与共产主义者看作是要求变革现存社会秩序的右派和左派。他们都相信力量和权威,并且相信多数人要由少数积极的人统治。他们不相信普通人民有能力管理自己的事情,他们都要为群众的利益而把个人组织起来。法西斯主义者相信民族国家是一个种族的最终表现,试图将人类划成若干相同的单位。所有的人都通过国家来表现他们自己的意见。个人在组织中是无能为力的,少数积极的人就象校长和教官,群众则象是足球赛中狂热的观众。“法西斯主义者必然敌视国际主义,因为如果没有对手的话,一个球队和它的旗帜就失去它存在的意义。一个优秀的种族意味着存在一些没有法律的劣等民族”。

共产主义者同样不相信普通的人,他们相信力量和组织。无产阶级专政只是赢得战争的一个手段,很难看到这个战争何时结束。因为共产主义者不仅和资本主义作斗争,而且要与资产阶级思想作斗争。共产主义者打算把他控制的一批人变成清一色的模型来开始他的第二阶段。

因此,艾德礼得出结论说:“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都意味着使用武力,制造战争。他们象所有士兵一样愿意看到每个人都穿上制服,外表穿上红色或黑色衬衫以表示出内心的红色或阴暗颜色。极权者的方法是由少数人夺取权力。争论和迁就是不容许的。一切多余的部分必须削掉,以便能够适合他们的模型”。

社会主义也主张变革,但变革的成就要由人民自己创造并为全体人民所承认。所以,社会主义相信自由民主,重视个体价值。因此,社会主义者改造社会的方法和观点,与法西斯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是不相同的。“他们相信每个人的价值,并且设法给予每个人以机会,对构成整体的各种类型的东西有所贡献。新社会必须是许许多多个人愿望的表现”。11

法西斯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好比是铺地的工匠,需要的材料千篇一律,铺完地之后他便大功告成;而社会主义者则是园丁,需要各式各样的花,为了每一朵花的优美,他的修剪工作永无止境。艾德礼这样写道:“社会是一个花园,在那里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花,而每朵花必须有足够的土壤、空气和空间,以便它能最好地生长。在这个花园里,必须有一些修剪工作,否则粗大的枝叶便会吸收了细枝嫩叶的所有阳光和空气。园丁需要不同的品种,从远处看花园显示出一个总的计划和协调,但从近处看,每棵植物都是很优美的。这个整体的协调不象拼凑的模型那样刻板。它总是在变化着,每棵植物与花园本身都是一种相互协调。工匠在铺地之后便无事可做,园丁的工作则永远做不完”。12

著名社会民主主义理论家熊彼特说:“每个国家有它自己的社会主义”。13任何一个国家的社会主义理论都因其唯一的国情而有别于其他国家,因而具有自身的特点。艾德礼始终坚持英国社会主义要走自己的道路,它不宣传产生在别国的某种理论,其目标是实现本民族的精神。美国学者亨利·G·魏瑟尔指出:英国社会主义的特点表达了艾德礼的立场,这种社会主义受制于英国的传统和宪法。它实行民主制度、无记名投票和多数党统治,并通过通常的立法形式逐步实现社会主义。英国社会主义不采用暴力手段,极富人道主义的目标,通过消除经济差别为英国人民创造更优越和更公平的生活环境。14

由于英国共产党没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一直游离于工人运动的主流之外,所以艾德礼所论述的工党社会主义,可以说就是英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艾德礼的上述主张对战后工党的发展产生了一定影响。随着工党走向现代化,淡化了自身的社会主义形象,但是在基本价值观方面,并没有完全割断与旧工党的联系。正如现任工党领袖布莱尔在纪念1945年大选胜利50周年大会上所说的那样:艾德礼主张的社会主义,也是我所追求的社会主义。15

 

 注释:

①②④⑤⑦⑧[]艾德礼《工党的展望》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6页;第8页;第12页;第15页;第74页;第87-90页。

Henry Pelling,The Labour Governments,1945-51,LondonMacmillan1984p.9.

⑥⑩(11)(12[]艾德礼《走向社会主义的意志和道路》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3页;第57-58页;第59页;第60页。

[]H.斯图尔特·休斯《欧洲现代史1914-1980年》商务印书馆1984年版第279页。

13[]约瑟夫·熊彼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第469页。

14[]约翰·鲍威尔《20世纪世界领导人传记百科》(上)大众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第58页。

15Martin Francis,Ideas and policies under Labour,1945-1951,Manchester and New York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1997p.3.

 

 

阅读:
录入: admin

推荐 】 【 打印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