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网文选萃世界史专题研究 →阅读新闻

日本右翼的来龙去脉

[日期: 2010-11-04 ] 来源: 爱思想网   作者: 丁力 [字体: ]
分享到:  

    近期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争端有了新的发展,日本右翼再次引起中国媒体的注意和谴责。很多年来,大凡在日本发生了让中国不高兴的事情,这边的宣传都归罪于“一小撮”右翼分子的捣乱。日本右翼在中国很出名,超过了电视明星小泽玛利亚,其面目与身体却模糊不清。他们究竟有何主张?为什么总是 “反华”(根据中国宣传机构的批判常用词)?几乎无人追究。

    其实,日本右翼的观点比较接近中国的左派。在日本,方向盘在车的右侧,车靠路的左侧行驶。在交通规则上,日本的右即是中国的左,在政治光谱上也大致如此。但日本所谓的左翼却是我们所说的马克思主义者,不是中国的右派。概念有点混乱,好在本文不讨论日本左翼。

    

    右翼主张

    

    日本右翼发源于明治维新时期,一般认为鼻祖是头山满(1855-1944),一个下级武士,废藩后是“浪人”(在中国很有名的浪人大致可以被归入右翼。他们忠于国家,相信暴力)。美国学者哈瓦特·诺曼说,头山满与纳粹惊人地相似。头山满是玄洋社的创始人之一。在当初的风气中,玄洋社的宗旨是争取自由和民权。到了1880年代中期,玄洋社和日本国家一起向右转,转为扩张 “国权”,主张日本领导亚洲,对抗白种人,以武力扩张。在玄洋社之后,产生了许多右翼团体,黑龙会被认为是其嫡出,也是中国人熟悉的组织。黑龙会是日本大陆扩张的先锋队。头山满是黑龙会的顾问。实际上,一直到死,头山满都是日本政界有影响的人物。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德国战败。日本要继承德国的在华权益,更提出扩张的“二十一条”,激起了“五四运动”。1919年,黑龙会成员北一辉(1883-1936)在上海,听到反日呼声。然后,他用一个月的时间写完了《国家改造案原理大纲》。这就是后来著名的《日本改造法案大纲》。在《大纲》中,北一辉提出发动政变,推翻旧制度;以此“发动天皇大权”;停止实施宪法,解散议会,发布戒严令;限制私有财产;保护劳动者权利。在民权之后是“国权”,国家有开战的积极权力。北一辉认为,日本应向英国、俄国开战,夺取他们的土地。如果这就是侵略主义、军国主义,那么,日本应该在“全世界无产者阶级的欢呼雀跃中,加冕此黄金之冠”。

    在《战前日本国家主义运动史》一书中,作者堀幸雄把北一辉的立场归为“国家社会主义”。

    石原莞尔(1889-1949)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主要策划者之一,目标是占领“满蒙”。他期待由日本为汉族“造福”。他的更大目标是建立“东亚联盟”,以天皇为盟主。在1939年发表的《昭和维新论》中,石原把日本“国体”规定为具有日本特色的“独自唯一的存在”,为上层官僚的倒行逆施张目。石原的战略目标是有限的,但在“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一发不可收。1941年,他一向公开蔑视的东条英机当上首相,而他于同年以中将军衔转入预备役。战后,石原承认了他的错误,反对日本重新武装,提倡以和平方式建立“东亚联盟”。

    堀幸雄说:“几乎所有的国家主义者都只知道以破坏为己任”,北一辉和石原莞尔是描绘过国家“蓝图”的罕见人物,不是专一破坏。因此可以说,北一辉和石原莞尔是最出色的日本国家主义者。

    日本政治学者、思想史学家丸山真男把1931-1936年定为 “法西斯主义的第二期即成熟期”。在此期间,右翼团体从民间向军队发展,能量加大。日本陆军的右翼分为皇道派与统制派。皇道派特别注重精神力量,主张天皇亲政,他们认为人是最重要的,对于他们不满意的人物,常用的办法是刺杀。统制派比较注重制度,主张统制经济(不完全的计划经济),他们原来有暴力革命的想法,后来放弃了。1935年,在陆军省内,统制派的核心人物永田铁山被另一名军人用刀劈死,该派受到打击。

    北一辉《大纲》的基本方针就是“政变”。在他的《大纲》激励下,1936年,皇道派在东京发动 “二二六事变”。失败后,北一辉被判死刑。此后,近卫文(以皇道派自居)、东条英机(统制派成员)先后就任首相,不断推动战争。前者加快向中国大陆的军事扩张,以卢沟桥事变为起点;后者则挑起对美国和英国的战争,以偷袭珍珠港为起点。

    战败投降后,日本人平静地接受了战胜者。美国人没有清算战争责任者,而日本政治家们把国家主义作为辅助胜利者、凝聚失败者的手段。岸信介是战前统制派的官僚成员,先后担任东条内阁的商工大臣和国务大臣,负责战时的统制经济。这位甲级战犯于1957年出任日本首相。因为19601月新的《日美安全条约》引起国内的反对,他的内阁于当年6月垮台。

    日本的国家主义经过了平稳过渡。统制经济有功于战后的经济起飞,也很有功于过去20年的经济不景气。在政治和军事方面,国家主义不像战前那么嚣张,这也许是因为机会没到吧。

    

    思想溯源

    

    把日本右翼的远方源流放在对右翼介绍的后面,不是倒错时间的流向,而是为了突出近现代。现实政治问题可以追溯到哲学思想和战略思想。但我们必须小心,不可过度诠释这种追溯。

    日本人把天皇当作神,万世一系。在相当于中国隋朝的时期,圣德太子(574-622)制定宪法,以“和”为第一原则。这是“大和”的来历。由此,日本建设和谐社会已经有1400多年的历史。但这个社会等级森严,且有一个神。神是天皇,不可推翻。这迥异于中国的统治权位于道德之下的思想传统——如果统治者失去了崇高的道德,也就失去了统治的合法性。

    日本和谐社会的核心是“忠”。森岛通夫在《透视日本》中说:“在中国,儒教的‘忠’,其含义是对自己的良心或自己本身应当诚实。但在日本,则被解释为对君主的忠诚。”其实,中国的“忠”具有两面性,既有对良心的忠,也有对帝王的忠。日本只学去了不好的一面。日本儒学中少有“仁”,而日本化的佛教日莲宗有暴力倾向,这两个特点在20世纪很突出。

    到了明治维新时,日本想要建立一个现代国家。天皇不仅是高高在上的神,还直接指导国家政策。这是日本学习德意志帝国宪法的结果。1882年颁布的《军人敕语》、1890年《教育敕语》,都要求“忠君爱国”,在军队和学校培养爱国者。日本人紧密地团结在天皇周围,爱国情绪也高涨了,右翼就在这个背景下产生和壮大,各派都把无限忠于天皇作为他们的第一要务。

    那时,世界的殖民扩张还没有结束。日本是一个好学生,无法抵制跳上殖民主义末班车的诱惑,扩张势在必行。但是,日本文化中缺乏战略思想,而这种缺乏又是由哲学思想的缺陷造成的;而地理的原因则是岛国的先天缺陷。因此,右翼推动的军事扩张一旦开始就不会停止。

    丸山真男在《日本的思想》中说,日本缺乏思想的坐标轴,即缺乏“力图定立自己的历史地位的那种核心性的”思想传统,日本因此丧失自我。其实,这个判断也大致适合今天的中国。

    

    *作者最近新书 《地缘大战略》两卷本,山西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阅读:
录入: hanxuebing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看完这篇文章,对于日本右翼多少有了一些了解。日本的右翼就相当于中国的左派,其核心   (王文蒙101 ,11/21/2010 10:36:26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