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课程论坛 →阅读新闻

孔子“中庸”思想和亚里士多德“中道”思想之比较

[日期: 2012-06-24 ] 来源:   作者: 史晓玲 [字体: ]
分享到:  

孔子“中庸”思想和亚里士多德“中道”思想之比较

摘要:孔子和亚里士多德是在大致相同时代,分别生活的不同古文明国度的两位伟大学者。尽管地域不同,孔子的“中庸”思想和亚里士多德的“中道”思想却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当然,由于孔子和亚里士多德处于迥异的历史文化背景之下,看似相通的“中庸”和“中道”思想也有着各自不同的认知内涵。这两种伦理思想的差异,在实践上是两个国度产生了不同的发展方向,也对受此引导的东西方文化圈内人们的价值取向及思维方式等产生重大影响。

关键词: 孔子;亚里士多德;道德;中庸

孔子(公元前551-479年)和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322年)是分别生活的不同古文明国度的两位伟大学者。孔子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影响的伦理思想家和教育家,亚里士多德则被马克思和恩格斯分别誉为“古代最伟大的思想家”和“最博学的人物”,二者相近的历史时期分别提出了对后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中庸”和“中道”思想。作为中国和希腊传统道德的重要精神两千多年间,深地影响和指导着东方和西方思想文化和社会的发展。他们二者的思想既有相同点,又有明显的区别,对他们的思想进行比较,有助于我们认识和把握中西不同文化背景下产生的思想观。

一、“中庸”思想和“中道”思想的内容

(一)孔子“中庸思想的内容

孔子是“中庸思想的集大成者,“中庸是孔子思想体系中的基本范畴。孔子在综合殷周“中德”、“中行”、“中道”观念的基础上,第一次把“中”与“庸”联结起来,提出 “中庸”这一概念。“中庸”一词最早见于《论语》,孔子说“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 认为中庸是至德,是道德的最高境界。可见,在孔子看来,“中庸”是关于人的道德准则的重要哲学范畴。孔子思想中的“仁”与“礼” 是核心,要把仁与礼在政治和日常生活中加以实现,必须有正确的方法,这就是“中庸”。《论语》中有“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反中庸也,小人而忌惮也。”“中庸”是行为既不超过也无不及的内在合理界限,即过犹不及,无过无不及就是中。根据“中庸”思想,孔子反对任何过激过份的行为。《子路》中讲:“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 孔子认为,人们在处理社会关系时,应当时时保持一种理性状态,既不偏于狂,也不偏于狷,与两端之间取中。孔子认为实现“中庸”的有效途径是“用中”和“时中”,孔子用中、时中的手段之一是“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也就是不用两种极端的办法与手段处理事情它要求通过把握事物两端而达到用中的目的。但中本无定位,只因两端而存在故孔子强调执其两端以用其中,孔子用中、时中的最高手段是“权变”。孔子主张以“中庸”为指导思想治理国家,调节社会关系和人们的言行,他认识到人民的力量,主张实行利民的德政,反对害民的苛政,特别是在社会动荡不安的时候,不宜只用强制性的刑罚,而应加强感化性的礼教。可见孔子的“中庸”思想有调和社会矛盾,维护现有社会制度的作用,因而成为我国历代统治者治国安邦的思想武器。

(二)亚里士多德“中道”思想的内容

亚里士多德的“中道”思想主要集中于《尼各马可伦理学》之中。在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中, 所谓“中道”就是“适度、适中、执中”的意思,也就是“无过无不及”的中间状态,具体而言就是“要在应该的时间,应该的境况,应该的关系,应该的目的,以应该的方式”感受情感和选择行为 ,这被亚里士多德称为是“最好的”。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人的意志始终面临三种精神状态:过度、不及和中间。前二者都属于恶,只有居于这两个极端之间的第三种状态——中道,才是德性,才是值得称赞的。亚里士多德指出“德性是关于感受和行为的,这里过度和不及产生失误,而中间就会获得并受到称赞。这两者就是德性。德性就是中庸,对中间的命中”。“中庸在过度和不及之间,在两种恶事之间。在感受和行为中都有不及和超越应有的限度,性则寻求和选取中间。所以,不论就实体而论,是就其所是的原理而论,德性就是中间性,中庸是最高的善和极端的美”。据此,亚里士多德得出了“美德在于中道”的结论。他举了许多通俗的例子来说明他的论点,如体力和健康,他认为“运动太多或太少,同样地损伤体力,饮食过多与过少,同样地损伤健康;惟有适度可以产生、增进、保持体力和健康。”他又把中道分为绝对中道和相对中道。绝对中道指两端的距离绝对相等的中间状态:假使10 是多,2 是少,那么就事物而言,人们取6 就是中间。但他强调,他说的中道是一种因人而异的适度要求或状态,它是一种相对的中道,即适度、适量。亚里士多德伦理学上的中道,是指一种因人而异的适度要求或状态,是一种相对的中道,等于数学上的中点或平均数。从这个意义上说 ,所谓中道 ,就是根据具体情况正确选择情感和行为的一种状态和方法。用亚里士多德的话说就是:“只有在适当的时间和机会 ,对于适当的人和对象 ,持适当的态度去处理 ,才是中道,亦即最好的中道”。亚里士多德的中道原理其适用范围是一定的,对于恶的、不正当的情感和行为,它们的恶性质,不在于是否以适当的时候,用适当的态度,施于适当的人,而是“只要这样做就是罪过。因为既不存在过度和不及的中间,也不存在中间的过度和不及”。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中道是随人随事,因时因地变动不居的。在个人道德领域中,中道要求每个人都否定极端,言行一致地履行公正。在社会政治领域中,中道思想贯穿于其政治哲学思想中,成为其国家政治观的核心。总之,亚里士多德的中道作为一种美德,意思就是适度、适中、恰到好处,它是对过度与不及的否定,是绝对性和相对性的辨证统一。

二、“中庸”思想和“中道”思想的异同之比较

(一)相似之处

1、历史背景和文化渊源相似。孔子和亚里士多德中庸思想的形成有着相似的时代背景和思想渊源。他们二者生活的时代非常的相似,处于社会大动荡时期。孔子生活于我国的春秋末期。当时,在经济上,奴隶制生产关系正在向封建制生产关系变革。在政治上,王权已经衰落,政权的控制在逐级下移,旧贵族的没落和新势力的兴起,使建立在宗法制基础上的周礼遭到严重破坏,社会动荡不安。在思想意识上,一些传统观念已经动摇,另一些适应时代变化的新思想正在萌芽。在这种社会状况下,孔子继承和发展了殷周以来的“中”、 “和”的思想,将“中”和“庸”联系起来 ,提出了“中庸 ”的概念 ,希望以“中庸之道 ”来调和阶级矛盾 ,挽救奴隶制危机。亚里士多德也与孔子一样,生活在社会剧烈动荡的大变革时期,即亚里士多德生活的希腊古典时代末期,城邦制度也已由盛极而转向衰落,并最终为马其顿所灭。正处在阶级矛盾、社会矛盾错综而又复杂的时代,出于调和新旧矛盾的目的, 亚里士多德站在中等奴隶主的立场上,继承和发展了古希腊智者们的“和谐观 ”,提出了中庸之道,鼓励人们注意品德修养,以安定社会秩序,解决现实问题,中道思想便应运而生了。

2、把中庸或中道视为至善。孔子和亚里士多德都关心人的道德生活,对于何谓道德的最高境界,两者不约而同地做出了类似的回答:中道是最高的善。孔子认为,要是我们的行为符合德性,人们应行使中庸之道,使行为恰到好处,达到隐恶而扬善的目的。亚里士多德也认为,德性就是中道,是最高的善与极端的正确。他指出,“美德乃中庸之道”,但是达到中道是很困难的,只有行为优良的人在合乎德行的实现活动中获得中庸之一至善美德因此,中庸之道是至高的道德境界,也是一种理想的追求。

3、充满辩证法思想。孔子和亚里士多德在恪守中庸之道和践行中庸至德时,并不是强调僵化的模式,相反,都内在地强调一种原则性和灵活性的统一,孔子要求人们做到“致中”与“时中”,即不拘常规,不法常可,随时变通,以适应时势之变。他认为伯夷、柳下惠等古代贤人皆有所偏,“我则异于是,无可无不可”(《论语·微子》)。亚里士多德认为,中道只能是种因人而异的相对中道,何谓中道与适度,不存在一个绝对不变的标准,而是具有很大的相对性,只有在适当的时机和机会,对于适当的人和对象,持适当的态度去处理,才是中道。因此,孔子和亚里士多德的中庸之道的精妙之处在于其朴素的唯物辩证法思维,即在事物的变化中求得中道,表现出审时度势、通权达变的智慧。

4、思想方法上有一致性。者在思想方法上的一致性就是致中和时中,孔子认为,人们既要致中,,又要时中。致中是“叩其两端而竭之”。这种方法要求人们在简单的事物中取中行,既不能狂也不能狷;时中则是指人们在处理问题时要坚持中庸之道,又要因人因场合随时变化其具体形式,在复杂的事物中穷尽各种可能性以实施最符合道德要求的行为。亚里士多德认为,中道有绝对中道与相对中道之分。美德乃中道,就是这种根据具体情况正确处理情感和行为的一种适度的态度和方法的相对中道。现实生活是非常复杂的, 尤其是绝对中道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存在的,对中道的选择只能是对相对中道的选择。不过, 由于绝对中道在理论上的存在,在进行道德选择和实施道德行为时,要尽可能地向绝对中道靠拢。所以,他认为要寻得“中道”,正确的方法首先应在过度与不及这两个极端中,尽力避免与中道最为相反的一个极端。关于时中,他也没有作机械的定论,主张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境做出行为判断和选择,以便灵活的态度去处理各种关系。

5、反对折衷主义。表面上看,中庸和中道似乎是一种折衷思想,实质上孔子和亚里士多德都是反对折衷的。 孔子讲“中庸”也讲“中和”, 但并不是有人认为的“调和”, 孔子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这里孔子说的“和”是共处的意思,与无原则的“调和”相去甚远。孔子的意思是,既要维护社会道德标准,又要从社会稳定和大局出发,处理好各种社会关系,在与不同观点共处当中, 既要保持自己的个性和独立见解,也要接纳不同观点,不搞对抗性的独立,在这种“和”当中去影响他人,这是小人做不到的。亚里士多德的中道思想也是排斥折衷主义的。他认为德性是“过”与“不及”之间的中点,“过”与“不及”,在感情与行为方面,超过或达不到社会道德原则的要求,而德性则能发现“适中”,其选择的道德行为也能符合社会道德原则的要求。因此,能尽可能地体现“中道”的德性是惟一的,而不是对过与不及的调和或折衷。

(二)不同之处

1、中庸和中道之“中”侧重点不同。“中庸”的 “中” 强调人性,而“中道”的 “中” 则有更多的求知成份。中国古代哲学有一个很显著的特点就是注重人性的研究,这在伦理思想上也有充分的反映。孔子也讲人性,他说“性相近”,即人性都是由上天赋予的,正所谓“天命之谓性”,人性与天性又是相通的,这一点每个人都概莫能外。他认为,中庸不仅体现了人性,也体现了天性。在他看来,“中行”不仅符合人间的仁、义、礼、智等道德原则,人性处中而不偏不倚,还能发扬光大其中的天赋之道,体现上天的意志,故中为“天下之大本”。他认为,只有达到了圣人的至诚境界,才能从容中行,也才能完全实现上天所赋予自己的本性。相比之下,亚里士多德的中道思想中人性内容少一些,而求知的成分则多一些。

2、中庸思想和中道思想道德义务论与意志自由论不同。孔子的中庸思想更多的是强调道德上的责任感、义务感,中庸更大程度可以说是一种自觉的中庸。因为,在孔子看来,个体不是为获取个人的幸福生活而追求道德,而是履行对社会的责任和义务;个体不是为实现自己的幸福而践行中庸,而是实现国家与社会生活的道德性。亚里士多德则是更多地强调个体在寻求中道过程中的意志自由性。他一再强调作为伦理德性的中道是一种具有选择能力的品质,选择是德性所固有的最大特点,显然是自愿的。既然选择是个人自愿的活动,所以人追求中道,首先必须要有意志自由。这样,人才会有选择达到中道的可能,也才能为自己的行为担负道德责任。

3、中庸思想和中道思想实现的基本途径不同。为实现中庸,孔子提出了“内省”的方法,“中庸”的前提是“天命之谓性原”, 即肯定中庸这种至德源出于人的天赋本性。先秦儒家从天人合一的观念出发, 提出了“人受天地之中而生, 天之生人物, 个个有一副当恰好, 无过不及的道理降予你”。因为人人都具有天赋的中性, 后天的实践在德性的生成中所起的作用也就微乎其微。相反,亚里士多德认为, 中道或中庸作为至高的、最大的善, 不是生而有之, 而是在后天的行为中逐渐取得。从某种意义上讲, 亚氏的中道是一种“学习的德性”。所以,“我们的德性既非出于本性, 也非反乎本性生成, 而是自然地接受了它们, 通过习惯而达到完满”。人们必须先进行实践活动, 才能获得这些德性。

、结语

孔子的“中庸”思想和亚里士多德的“中道思想尽管在许多方面有着一致的观点,但是,由于孔子和亚里士多德处于迥异的历史文化背景之下,各自又有其不同的认知内涵,导致其伦理思想在社会实践上走向不同的发展方向,对受此引导的东西方文化圈内人们的价值取向及思维方式等也产生了重大影响。通过对孔子和亚里士多德中庸和中道思想的比较研究,我们可以科学地、客观地发现东西方在伦理思想及其历史文化等方面各自不同的长处和短处,以利于我们吸取不同民族的思想精华,弃其糟粕,做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指导今天的伦理思想建设。

阅读:
录入: hanxuebing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88   (sjgds ,08/11/2012 17:01:01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