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经典阅读世界史专题研究 →阅读新闻

试论罗马共和国早期的经济属性(20040309)

[日期: 2002-11-29 ] 来源: 史学理论研究   作者: 杨共乐   [字体: ]
分享到:  



罗马是以工商业经济为主的文明,还是以农业经济为主的文明,一直是史学界争论的焦点。自从19世纪末叶以来,西方有许多古典学家如蒙森、迈尔、罗斯托夫采夫以及弗兰克、芬利、阿尔菲特、霍普金斯等著名学者都在不同的时期和不同场合发表过自己的看法,这些观点和看法对于推动罗马经济史的研究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但应该看到,直到现在为止,人们对罗马经济尤其是罗马早期经济的认识还很抽象,具体的研究也较薄弱。因此,对这一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无论对弄清共和国早期的经济属性,还是确定当时罗马的社会性质都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在罗马,农业自古以来就是当地居民的主要职业。从罗马建城到公元前5世纪后半叶,罗马实际上就是一个由众多自由小农组成的小部族。当时罗马的领土不大,“人口肯定不超过115万,几乎全部散居在乡间,分为17个区或农业部落。大多数家庭有自己的一小块土地和一所小房子,父子在一起居住和工作,主要耕种谷物,间或在一条条的地上种葡萄和橄榄,在附近公地上牧放几头牲畜,衣服和简单农具都是家里自制的。偶尔和在特殊时节才进入那个设防的城镇,这既是他们的宗教中心,又是他们的政治中心。城里有各种神的庙宇,有富人的住宅,有工匠和商人的店铺,在店铺里可以用谷物、油或酒来换取盐或粗糙的铁制工具和武器。”1由公元前5世纪以后到公元前3世纪,罗马的地域面积扩大迅速,但经济生活的基础仍是农民经济,居民们仍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在这种生活方式中,家庭的全体成员都在田地里辛勤劳动,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使用奴隶和豢养家中的食客。家庭经济和从事谷物生产是拉丁姆一般经济生活的主要面貌。所有那些新并入罗马领土的部落统辖区和新建立的罗马殖民地,情况也大体相同。每一个新建的罗马移民区就是一个农民新村,每一个新建的殖民城就是一个筑有城堡的农民村庄。2在罗马早期,上自元老下至一般公民,全都勤勤恳恳地劳作于田间垄上。人们每周只有一天的时间从事交换和处理城内事务。当时人把它叫做“市集日”(nundinae)。对此,古12参见罗斯托夫采夫:《罗马帝国社会经济史》(M.Rostovtzeff:《TheSocialandEconomicHistoryofRomanEmpire》),牛津,1957年版,第1章。费莱罗:《罗马的伟大和衰落》(G.Ferrero:《TheGreatnessandDeclineofRome》,纽约,1971年版,第1—2页。代农学家科鲁美拉和瓦罗均作过论述,“他们安排每‘周’的第9天1来处理城里的事情,而把每‘周’的其余7天都用来在田间干活儿。”2“在那个时代,国家领导经常在农村生活,当需要进行国事讨论时,临时把他们从农村召唤到元老院来。那些负责送信的使者叫做Viatores。当这种习惯还保持的时代,那些老萨宾公民和罗马父族元老对耕种自己的田地都坚持不懈。即使在剑与火的战争年代,即使收成遭到敌人的劫掠,他们储存的粮食也比我们现在所存的要多。”3普林尼也极力赞赏这种制度,认为“那时候,罗马的将领们亲自耕种土地,以致可以设想,土地也因为感触到荣获桂冠的凯旋者所扶持的犁铧而欢欣鼓舞,或者因为这些将领们象从事战争那样认真地从事耕作,象开辟阵营那样仔细地开辟田园,抑或因为庄稼在这些可敬的双手和辛勤培养下生长得特别快,特别茂盛。”4瓦罗认为,“只要他们保持这一习惯,便可以达到两个目的,即通过耕种而使他们的土地丰产;同时他们可以保持自己身体的强壮,而无需希腊人的城市体育馆。”5正因为农业在罗马早期生活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罗马人对它十分重视。据普林尼记载:那些对田地疏于耕耘的公民常常会受到监察官的审理和指责。6迦图也说:“我们的祖先在赞扬一个好人时,就称赞他是一个好种田人,一个好农民。凡是受到这样称赞的人,就被认为受到了最大的称赞。”7而且,“最坚强的人和最骁勇的战士,都出生于农民之中。(农民的)利益来得最清廉,最稳妥,最不为人所嫉忌。从事这种职业的人,绝不心怀恶念。”8其实,罗马的许多绰号和名字都与农业有关。例如,庇索(Piso)的绰号来自磨谷物(Piso),法比乌斯(Fabius)、伦杜鲁斯(Lentulus)和西塞罗(Cicero)等名字都出自他们擅长耕作的不同豆科作物。9家名普鲁姆努斯(Pulumnus)给为磨坊发明用杵的人的。在神圣的礼仪中也有一些与农业有关。例如,在举行最神圣的共食婚(Confarreatio)仪式时,新娘就得送上一块由斯佩尔特小麦做成的糕饼(Farreum)。拥有适量土地是罗马早期公民的主要特征。据记载,公元前6世纪,罗马王政时代第六王塞尔维乌斯对罗马社会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其中最重要的措施是全体公民进行财产普查,并在此基础上划分五个财产等级。据说,第一等级公民的财产资格为10万阿司以上。10第二等级为7.5万至10万阿司,第三等级为5万至7.5万阿司,第四等级为2.5万至5万阿司,第五等级为1.1万至2.5万阿司。低于第五种等级的为无产者。因为铸币出·79·试论罗马共和国早期的经济属性1234567891010万阿司财产是相当少的。在波利比乌斯时代(也即公元前2世纪)只能购买300蒲式耳左右的小麦,就是西塞罗时代,也只是元老财产普查规定标准的二十五分之一。Fabius来自Fiba(蚕豆),Cicero来自Cicer(鹰嘴豆)。迦图:《农业志》,引言。迦图:《农业志》,引言。普林尼:《自然史》,18,3。瓦罗:《论农业》,第2卷,引言。普林尼:《自然史》(PlinytheElder:《NaturalHistory》),18。科鲁美拉:《论农业》(Columella:《DeReRustica》),第1卷,引言。瓦罗:《论农业》(M.T.Varro:《RerumRusticarum》),第2卷,引言。实际上是第8天。因为罗马的一周包括8天,称为nundinae,而一周和第一天也叫nundinae,这是集市的日子。nundinae一词直译为第9天,因为罗马人计算一周是一周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一并计算在内的,这样,下一周的第一天就成了第9天。现于公元前3世纪以后,所以塞尔维乌斯时代不可能用阿司作为货币单位来估价公民财产。大多数学者认为,塞尔维乌斯改革是按土地财产的多少来划分公民等级的,只是后来的作者才将其改为货币折算。据测算,在当时,任何一个拥有20犹格土地,另有简陋土坯房屋,2头耕牛,若干绵羊的公民都能进入第一等级的行列;任何拥有9犹格土地的公民就能进入第二等级;任何有7.5犹格土地的公民就能进入第三等级;拥有5犹格土地的公民能进入第四等级;而拥有2至2.5犹格土地的公民都能列入最低等级。1从各等级所占有的土地数中,我们可以看到:它们之间的财产差别很小。这充分说明:当时公民间的地产划分是相当均匀的。塞尔维乌斯的制度一直保持到公元前4世纪末叶,也即阿庇乌斯·克劳狄乌斯当选为监察官之时。他开始将流动资本计算在公民财富之中,此后“流动资产也就进入了政治生活。”2其它的材料也告诉我们,公民在国家中所得到的土地一般都很少。公元前290年的执政官马尼乌斯·库里乌斯3曾明确指出:“不满足7犹格土地的公民必定是一个危险公民,因为这是国王被逐后把土地分配给公民的标准数额。”4无论是执政官还是平民都是如此。据记载:萨宾人曾派使者来请库里乌斯帮助他们打仗。当使者来到时,库里乌斯正在自己狭小的农场里烤萝卜。使者们看到这种情景,很有感触。他们赶忙上前对他说,他们愿意送给他大量的金子,他拒绝了,并说:“征服一个出产金子的民族比接受金子更有价值。”5第一次布匿战争期间,执政官鲁古路斯受命出征北非迦太基。战役结束后,他向元老院写信,渴望立即回到自己7犹格土地的农庄上料理农事,但元老院没有批准他的请求。6当战争胜利后,“罗马给予将军们或勇敢的公民们最慷慨的奖品,就是一个人一天内用一张犁所能翻耕最大限度的土地,全体居民过去也习惯于每人向他们捐献一夸尔塔利乌斯或一半7斯佩尔特小麦。将军们也不愿意接受更多的土地作为奖品。例如,当马尼乌斯·库里乌斯在指挥一次战斗并取得胜利后,罗马人民决定将50犹格土地奖给他,可是遭到了库里乌斯的拒绝,因为他认为,对于一个胜利者和一个前执政官来说,这就太多了。他宁愿满足于一个普通平民所应有的一份土地,也不愿接受人们所赐予的礼物。”8从李维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许多执政官在为国捐躯后,几乎无钱下葬。9这些都表明,罗马早期的社会生活还相当简朴,大地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在早期罗马,社会的主要生产者并不是人们原先所说的奴隶,而是公民自己。公民们·89·史 学 理 论 研 究123456789据李维:《罗马史》记载:公元前503年,普布利乌斯·瓦列里利乌斯(PubliusValerius)这位担任过4次执政官的人与世长辞,“但是他经济拮据,缺少殡葬费用,因此用公费殡葬了他。”(李维《罗马史》,2,16,7。)每位罗马男子都为葬礼献出一个夸尔塔利乌斯(普鲁塔克《普布利乌斯传》,23。)在公元前493年去世的阿格里帕·曼纳尼乌斯(AgrippaMenenius)去世的时候,情况也是如此。参见李维:《罗马史》,2,33,10。科鲁美拉:《论农业》,第1卷,序言。夸尔塔利乌斯(quartarius)为Sextarius的四分之一。瓦莱利乌斯·马克斯姆斯:《罗马史》,IV,4,6。西塞罗:《论老年》,16。普林尼:《自然史》,18。公元前290年和275年两度出任执政官。以节俭闻名,曾率军战胜萨姆尼特、萨宾、路卡尼亚和皮洛士等强敌。胜利后辞职返乡,拒绝分享任何战利品。G.布劳赫:《罗马共和国》,第118页,巴黎,1913年版。参见T.弗兰克:《古代罗马经济研究》,第1卷,第21—22页,巴尔的摩1933年版。斯克莱特:《从公元前753—146年罗马世界史》(H.H.Scullard:AHistoryofRomanWorldform753—146B.C.)第47页,伦敦,1951年版。(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以躬耕田垄为荣,例如昆提乌斯·辛辛纳图斯就是在田野中扶犁耕地时接到元老院召唤的,他来到城里受命为独裁官去救援一个执政官及其统率的军队。在胜利完成任务后,他立即交出军权,重新回到他的耕牛身边,回到他祖传的小小4犹格的土地上。1同他类似的还有盖乌斯·法布里布乌斯2和库里乌斯·邓诺图斯,前者在把皮洛士赶出意大利之后,后者在战胜萨宾人之后都回到农庄。他们同一般公民一样,每人分到7犹格从敌人那里夺来的土地。他们以拿起武器战胜敌人同样的精力精心耕作自己的份地。3显而易见,在王政时代尤其是共和早期,罗马还过着一种简朴、勤勉和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即使如迦太基的征服者阿非利加·西庇阿也自己亲自耕种土地。4








手工业和贸易在公元前5世纪时极少。属于这一时期的古物只发现过一件铜制品,上面的铭文似乎表明来源于罗马。这个孤证不能证明当时在罗马城有铜器作坊。5公元前450年之后的罗马遗物中希腊陶极少。当时除了因战事频繁进口一些粮食之类必需物资外,其他贸易比公元前六世纪时反而锐减了。大概到公元前4世纪后半才逐渐恢复。公元前348年,罗马和迦太基订立了一项条约。条约规定:迦太基人不许在拉丁姆建立任何永久驻地,不能骚扰已接受罗马统治的城市,但允许他们从沿岸各地贩运奴隶,而且罗马情愿退出西地中海贸易区,承认萨丁以西为迦太基贸易势力范围。6这一条约的内容表明:罗马人在当时很不关心贸易利益。另外,罗马人建设的海港奥斯提亚和安提乌姆当时主要不是为了贸易,而是为了军事目的。罗马甚至不干涉安提乌姆的海盗营生。货币是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从罗马货币出现和缓慢发展中,我们可以看出早期共和时期贸易不发达。和一般意大利人一样,罗马人最初使用的交换工具是牡牛和绵羊。一头牡牛的价格大约等于9头绵羊。后来,人们转而使用青铜块,有散块,也有的铸成长方块,但都是现称分量。在“十二铜表法”里,罚金就是以青铜重量来课征的。例如,“十二铜表法”第8章第3款规定:如用手或棒子打断自由人骨头,则应缴纳300阿司的罚金,如为奴隶,则为150镑铜。又如第4款规定,如果欺侮人,则罚款25镑铜。7数百年来,人们就是以这些青铜条作为交换和估价的媒介。后来,为了方便起见,人们又通过了一项法律,8规定了收取财物的等价值:即一头牛等于10头绵羊,又等于100镑青铜。从公元前406年开始,国家以青铜支付士兵的薪饷,大抵也以青铜形式课取为这一开·99·试论罗马共和国早期的经济属性12345678大约是公元前430年,一说为公元前454年。这个数目大概是原始文件上的数目。那时,一镑重或一阿司是一头牛的价格的百分之一。所以,凡打断自由人骨头者应处以相当于3头牛价值的罚款。参见李维《罗马史》,4,30,3。关于这次条约在波利比乌斯《历史》,I和李维《罗马史》,7,27,38以及狄奥多鲁斯《历史集成》,16,69中都有记载。铭文为“NoviosPlautiosmedRomaifecid”见Dessau《拉丁铭文集》8562。》参见辛尼加:《论浴室》。科鲁美拉:《论农业》第1卷,序言。盖乌斯·法布里奇乌斯在公元前282年和公元前278年两度任执政官。辛辛纳图斯在公元前458年被元老院从农田召来救援被阿魁人围困在Algidus山的罗马军队。他救出执政官米努西乌斯后,担任了16天独裁官后即辞职还乡。参见李维:《罗马史》,3,26—29。科鲁美拉:《论农业》,序言。支所需要的捐税。罗马早期所通行的便是这种不方便的货币制度。此后大约在公元前338年,罗马才出现了重铜币(aesgrave),或单称为阿司(as)的货币。1阿司以下分成塞米斯(Semis),2乌尼契亚(Unicia)3。与此同时,罗马又让坎佩尼亚的造币厂铸造了一些带有Rome字样的银币。在南部意大利,罗马人就是用这些钱来购买物品的。公元前289年,罗马设立了监督货币的官员三人,监督公用货币的铸造,罗马的铸币业才开始走上正规。皮鲁士战争后,由于受希腊的影响,大约于公元前269年,罗马才出现了自己铸造的银币4,这就是狄纳里乌斯5和它以下的塞斯退斯。1狄纳里乌斯大约等于10阿司,1塞斯退斯等于2.5阿司6。法庭在判决时,常常以下列比价折合,即1头牛=10只羊=10狄纳里乌斯布匿战争以后,银币和铜币种类更多,重量不定的铜块逐渐消失。很显然,皮鲁士战争和布匿战争对罗马与外界的经济交往起着重要的作用。但直到公元前4世纪末,意大利政治形势的变动并没有促进经济生活的发展。当罗马变为意大利的政治领袖时,在经济和财富上,它甚至比它的一些属邦还要落后。大约在公元前325年左右,罗马才开始铸造金币。铸币制度的落后本身就是早期罗马商品经济落后的反映,也是早期罗马商品经济落后的表现。与上述情况吻合的是罗马政治制度的落后与原始。罗马直到公元前3世纪,政府机构十分简单。除几种人民大会和元老院外,就是为数不多的几种官员:有执政官、行政长官、监察官、财务官、营造官和保民官等。每种职务一、二、三、四人或稍多,保民官人数最多也不超过10人,另外有些辅助小吏。公元前3世纪,罗马城无论面积或人口都比王政末期扩大了许多倍。公元前六世纪末到五世纪初,罗马有土地面积约300平方英里。7到公元前265年,罗马的领土扩大迅速。南北向从塔奎尼城起到库麦和那不勒斯,东西从第勒尼安海跨亚平宁山到亚德里亚海都属罗马管辖范围,其面积约占意大利半岛总面积的五分之一。公民人口达30多万。8国家发展了,但还没有复杂的政府机构,无需警察和税官,行政、司法、财务、市政等部门只需要有若干名官员就可使国家机器转动了,甚至保卫国家和向外扩张所依靠的军队也无需专门培训,民兵已足。青年时代有战争经验的执政官等都能带兵作指挥官,军费开支有掳获的战利品补足,而且大大有余。分配战利品和土地也只需执政官或其他高官或元老院指派一些工作人员按决议或习惯法执行即可。一切难决定、难处理的事都由元老会议·001·史 学 理 论 研 究12345678据波利比乌斯:《历史》,2,24记载:公元前225年,罗马意大利可征集的联军总数为步兵70万,骑兵7万。数字可能来自皮克脱,较可信。按罗马军队为联军人数一半计算,应为30余万。T.弗兰克:《古代罗马经济研究》(T.Frank:《AnEconomicSurveyofAncientRome》)巴尔的摩,1933年版,第一卷,第21页。塞斯特提乌斯(Sestetius)简译为塞斯退斯。狄纳里乌斯(denerius)直译为10阿司。公元前269年,罗马铸币官铸造的银币一面印有赫立利神像,另一面为母狼和双生子。1乌尼契亚等于112阿司。1塞米斯等于12阿司。1阿司(相当于1决定。元老院是主要的协调机构。它安排确定官员的职权范围,辅助执政官员度过一切危难境遇,也能抑制擅权的执政官和保民官。一般用否决、反否决的办法让他们的同僚互相牵制。内部的等级斗争也往往有人出面调停,以妥协而告结束。直到公元前3世纪,罗马的政治制度基本上还保留着简政的特点,没有一套复杂的官僚机构,没有很多公务人员。但是国家机器依旧运转,而且能发展壮大。所以如此,这与公民国家和特有的双重所有制有密切关系。公民每人的命运都同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所以每个公民甚至半公民都对国家有善良愿望,以捍卫国家为已任,全体同舟共济。因此无需官僚机构的催迫,人民自然自觉地关心政治和国家的兴盛。公元前3世纪时,人民大会的参加者仍以回乡的小农为主。由这些有产者投票决定宣战、媾和等大事。国家官员也由几个大会分别选举。而且人们仍惯于从某几个著名的有功勋的古老家族中选举高官。尽管官职对平民开放了,但并不是立刻就有许多平民能当高官。元老院和高级官职的贵族性质长期保留不变。最早进入贵族圈子的平民有李锡尼、赛克斯都两家。随后100年左右陆续进入罗马统治阶层的平民家族不过10余家,著名的有普劳提乌斯(Plautius)和马拉契乌斯(Marcius)。拉丁和意大利城市的望族移到罗马来也有进入统治阶层的。如托斯库鲁城的弗尔维乌斯(Fulvius)和波尔契乌斯(Porcius)等。埃特鲁里亚和奥斯其望族也有成为罗马贵族的。1这些平民和非罗马望族作了高官之后就变成罗马高官阶级与旧的父族贵族结合起来成为罗马共和国的新贵族或称豪门。他们和旧父族贵族根基不同。但作为统治阶层是一样的。作了高官的新豪门贵族成员卸任后照例进入元老院。公元前218年,罗马元老院通过一条法律,规定:“元老或元老子辈的海船装载量不得超过300安波拉(1安波拉约为26公升)。立法者认为这样的装载量已足够把日用品从乡村运入城市;至于做买卖,元老们认为这无疑是一件可耻的事情。”2这一法律充分表明,进入元老院的元老都是从事农业的农民贵族。众所周知,经济是政治的基础,政治是经济的反映和表现,从罗马早期的政治制度中,我们能够看出罗马社会的农业性质和工商业不甚发达的时代特征。总之,无论从罗马共和早期的工商业及货币的发展状况,还是从上层建筑的落后状况,都可以看出,罗马早期的社会不可能是以商品经济为主导的社会。农业始终是当时各项经济的基础,农业经济不仅决定着罗马当时经济发展的方向,而且还决定着当时罗马的社会、政治、军事和意识形态,过分夸大工商业的作用显然是不科学的。
12李维:《罗马史》,21,63。G.H.斯蒂芬逊:《罗马行省管理》,牛津联大学院出版社,1939年版,第9页。镑青铜),它的正面是双面神雅努斯(Janus),背面则是船的头部。
阅读:
录入: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罗马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