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原创地带世界史专题研究 →阅读新闻

这是多么相似的文字呀!

[日期: 2008-07-13 ] 来源: 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   作者: 熊挚红 [字体: ]
分享到:  

 

看了这两篇东西,我心想,他们做这样的研究是多么浪费资源啊!

 

汤因比论宗教的演进(齐鲁学刊,2003年第3期总第174期 )

李清栋1, 李屹立2

(1.中国工商报社记者部,北京100070;2.中共中央宣传部宣教局,北京100806)

 

人类崇拜形式的演变

与宗教的产生及演变

 

二、高级宗教的产生及实质

 

高级宗教的演进与困境

 

四、高级宗教的衰落与近代西方文明的兴起

1.       宗教制度的偶像化

汤因比指出高级宗教在与旧制度及哲学的接触中可能会偏离它的道路,然而这不会使高级宗教从根本上丧失民众的信心,这些都毕竟是外来的影响。这些同外在的力量接触所造成的错误转折,“从来不可能像使我们‘被自身虚假的东西出卖’所造成的转折那样邪恶和致命”[2](P144)这意味着高级宗教从破除自我中心又回复到原有的自我中心,这种复归的表现是高级宗教的皈依者崇拜他们自己的宗教制度。汤因比认为,对于任何生物来说,最大的恶是崇

拜自己或崇拜自己的创造物,“这种崇拜之所以是可恶之最,是因为它是一个人对真正依附上帝这一绝对实在的状况所能作出的最严重的道德和理性反叛,还因为它为所有其它的恶打开了大门”[2](144)

汤因比认为任何高级宗教的创始人如耶稣和佛陀等人赢得的声誉在历史上最为悠久,影响也是最为广泛的。而其门徒有把他们神化为独一无二和最终权威的强烈倾向,并且以崇拜的形式来证明这种神化的合理性。当他们离开尘世时,这种权威可能被授予一个现存的宗教团体,或者一部权威的神圣经典。

然而不论这个权威被放置何处,它都具有宣称的唯一性和最终性的认可。然而这种宣称容易招致本身教徒和异教徒的非议和攻击。每一种宗教在传播过程中与其他宗教争取民众时的相互竞争,使它的臣民心灰意懒,各种高级宗教之间为了争求填补社会精神的竞争场,那么每种宗教势力势必把自己神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是高级宗教宣称自己唯一性的社会环境方面的原因。心理方面的原因是人类普遍渴望逃避必须独立作出决定的沉重责任,而把自己的理智和意志托付给一个被他所承认的具有唯一普遍性和终极性的权威身上。

汤因比认为当时存在的两种哲学与六种宗教,这八种生活方式之间产生了强烈的冲突。最为严重的是基督教制度偶像化后随西方文明的扩张与其它宗教思想产生矛盾冲突,他们的权力日益滋长,对西方内部的异端分子采取极端残暴的火刑,对外发动宗教战争,因此,宗教被当作促成实现世俗的军事和政治目标的工具。这样教会的所作所为便引起了民众普遍的道德愤慨和理智怀疑,“其道理原因是由宗教的分歧产生毁灭性的军事上和政治上的角逐,其实质是恶意的,蓄谋已久的残酷无情的,其追求的是不可告人的肮脏的世俗目标,与基督教高尚的精神使命正相抵牾,令人反感,理智方面的原因在于传统的西方基督教的宇宙观是由包括从圣保罗到圣托马斯·阿奎那的一系列伟大缔造者从基督神话、犹太经典、希腊哲学与科学的混合物中建造起来的,已不再博得西方人的绝对赞同”[P](188)。这样就使得基督教陷入双重不受信任的矛盾境地。

在这一时期,对基督教的怀疑造成了西方世界的“启蒙运动”,汤因比认为这场运动实际上是希腊形而上学的复归,他把这个精神比喻为亚里斯多德苏醒的鬼魂。他还认为希腊主义的复兴使人们不再追求高尚的精神目标,转而关注世俗的物质欲望和享受,对理性思维的片面、极端的推崇,彻底颠覆了基督教传统。然而宗教是人的本质之一,人们在抛弃了原有教义的同时,为自身空虚的精神找到了新的替代品,即把理性的科学代替了原有的教义,把技术专家偶像化代替原来的神。汤因比认为正是近代文明的这种特质使它取得了与其他文明相比绝对的技术优势,从而飘洋过海去征服其他文明,在数百年间实现了以技术为基础的全球一体化,更把西方人所面临的诸种精神困境传播给并同化其他文明社会的成员。。。。。。他举的例子是基督教在清初的中国失败后,范礼安调整传教政策,使基督教在17世纪以后的日本与中国逐渐渗透。汤因比认为范礼安“能够预见并阐明未来,洞察、发现了当今教会公正的唯一确实有效的传教途径,从而成为教会史上辉煌业绩的保持者”[5然而,汤因比认为这不足以使西方文明征服其他文明,真正实现这一目的的是技术。因为对于其他文明来说,技术对生活的表面发生作用,人们所承受的责任是有限的,因此,“接受一种新的技术要比接受一种新宗教来得容易”[2](P223)。而事实上,“在各种文化形态的所有的不同要素之间,似乎存在一种内在的联系”,因此,如果人们放弃自己的传统技术而采用外来技术来的话,那么,技术在生活表面的变化作用将不会仅仅局限于这一表面,它会逐渐达到更深的层次,甚至使传统文化的地基都被动摇。

2.       .理性的崇拜与技术专家的偶像化

由于统一帝国的控制以及高级宗教的自我制度的崇拜,“高级宗教将无可挽回地失去人类信赖的征兆,是不吉的预兆;因为宗教是人性的本质机能之一。当人们感到宗教饥渴时,他们因此而陷入的绝望的精神苦境会激发他们从最无希望的矿砂中提炼出来些少宗教慰籍”[6](P119人们的精神世界出现了普遍的空虚,而填补这一空虚的种种尝试构成了近代西方世界变幻无常的西方精神史。]。。。

 

参考文献

[1] []汤因比.人类与大地母亲[M].徐波,等译.上海:上海译

文出版社,1992.

[2] []汤因比.一个历史学家的宗教观[M].张可曼,等译.

:四川人民出版社,1990.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2.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5]山本新.未来属于中国———汤因比论中国传统文化[M].西

:陕西人民出版社,1989.

[6] []汤因比.历史研究:下册[M].曹未风译.上海:上海人民

出版社,1997.

汤因比的高级宗教观(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Jun.200220卷第22002.6

邵 鹏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北京100872)

 

 

 

一、高级宗教与人类文明的关系

二、高级宗教的演进

三、高级宗教的衰落与近代西方文明的兴起

1         宗教制度的偶像化

汤因比指出,高级宗教在与旧制度以及哲学的接触中可能会偏离它的道路,然而这不会使

高级宗教从根本上丧失民众的信心,毕竟这些都是外来的影响,在这些同外在的力量或权能接触中所造成的错误转折,“从来不可能像使我们‘被自身虚假的东西出卖’所造成的转折那样邪恶和致命”[2]这意味着高级宗教从破除自我中又回复到原有的自我中心,这种复归的表现是高级宗教的皈依者崇拜起他们自己的宗教制度。汤认为“对于任何生物来说,最大的恶是崇拜自己或崇拜自己的创造物。这种崇拜之所以是可恶之最,是因为它是一个人对真正依附上帝这一绝对实在的状况所能作出的最严重的道德和理性反叛,还因为它为所有其他的恶打开了大门。”[2]

汤认为,任何高级宗教的创始人如耶稣和佛陀等人赢得的声誉在历史上最为悠久,影响也

是最为广泛的。而其身后的门徒有把他们神化为独一无二和最终权威的强烈倾向,并且以崇拜的形式来证明这种神化的合理性。当他在离开尘世时,这种权威可能被授予一个现存的宗教团体,或者一部权威的神圣经典。

然而不论这个权威被放置何处,它都具有宣称的惟一性和最终性的认可。然而这种宣称最容易招致本身教徒和异教徒的非议和攻击,以及每一种宗教在传播中与其他宗教争夺信众时的相互竞争,各种高级宗教之间为争求填补社会精神的激烈竞争,使每种宗教都无休止地神化自己,这是高级宗教宣称自己惟一性的社会环境方面的原因。心理方面的原因是人类普遍渴望逃避必须独自作出决定的沉重责任,而把自己的理智和意志托付给一个被他所承认的具有惟一性和终极性的权威身上。

汤认为,目前存在的两种哲学与6种高级宗教,8种生活方式之间产生了强烈的冲突。最为严重的是基督教制度偶像化后,随西方文明的扩张与其他宗教思想产生矛盾冲突,他们权力欲膨胀,对西方内部的异端分子采取极端残暴的火刑,对外发动宗教战争,因此,宗教被当作实现世俗军事和政治目标的工具。这样教会的所做所为便引起了民众普遍的道德愤慨和理智怀疑,“其道德原因是由宗教的分歧产生毁灭性的军事上和政治上的角逐,其实质是恶意的,蓄谋已久的残酷无情的,其追求的是不可告人的肮脏的世俗目标,与基督教高尚的精神使命正相抵牾,令人反感,理智方面的原因在于传统的西方基督教的宇宙观是由包括从圣保罗到圣托马斯·阿奎那的一系列伟大缔造者从基督神话、犹太经典、希腊哲学与科学的混合物中建造起来的、已不再博得西方人的绝对赞同。”[2]这样就使得基督教陷入了双重不受信任的矛盾境地。

在这一时期对基督教的怀疑造成了西方世界的“启蒙运动”,汤认为这场运动实为希腊形而上学的复归,他把这个精神比喻为亚里斯多德苏醒的鬼魂,轭挽自己的马车驾驭历史,同时,又是这种精神导致了现代西方世界灾难性的两次世界大战。他认希腊主义的复兴使人们不再追求高尚的精神目标,转而关注世俗的物质欲望与享乐,对理性思维片面、极端的推崇,彻底颠覆了基督教传统。然而宗教是人的本质之一,人们在抛弃了原有教义同时为自身空虚的精神找到了新的替代品,即以理性的科学代替原有的教义,用技术专家偶像化代替原来的神。汤认为正是近代西方文明的这种特质使得它取得了与其他文明相比的绝对技术优势,从而飘洋过海去征服其他文明,在数百年间实现了以技术为基础的全球一体化,更把西方人所面临的诸种精神困境传播给其他文明,同化其他文明社会的成员。

。。。那么只有采取其他文明的语言以及信仰形式与基督教义相结合的办法,才能被当地文明社会成员所接受,即采取“高级宗教本质剥离”的方法。他认为这种做法给其他文明造成了很强烈的冲击,他例举基督教于清初在中国失败后,范礼安调整传教政策,使日本与中国在17世纪后被基督逐渐渗透的事例,指出范礼安“能够预见并阐明未来,洞查、发现了当今教会公正的惟一确实有效的传教途径,从而成为教会史上辉煌业绩的保持者。”[4]

然而,汤认为这不足以使西方文明征服其他文明,真正实现这一目的的是技术。因为对于

其他文明来说,技术对生活的表面发生作用,人们所承受的责任是有限的,因此“接受一种新的技术要比接受一种新宗教要来得容易得多。”[而事实上“在各种文化形态的所有的不同要素之间,似乎存在一种内在的联系。因此,如果人们放弃自己的传统技术而采用外来技术来取代的话,那么,生活表面在技术方面的变化的作用,将不会仅仅局限于这一表面,它会逐渐达到更深的程度,甚至使传统文化的地基都被动摇。”[3

 

2         理性的崇拜与技术专家的偶像化

由于统一帝国的控制以及高级宗教的自我崇拜,“高级宗教势将无可挽回地失去人类信赖的征兆,是不吉的预兆;因为宗教是人性的本质机能之一。当人们感到宗教饥渴时,他们因此而陷入的绝望的精神苦境会激发他们从最无希望的矿砂中提炼出些少宗教慰籍。”[5]在人们精神世界出现了普遍的空虚时,填补这一空虚的种种尝试构成了近代西方世界不断变幻舞场的西方精神史。。。。

宗教对人类文明困境的解决

 

参考资料:

汤因比·人类与大地母亲[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2·4-5·

[2] 汤因比·一个历史学家的宗教观[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0·27-237·

[3] 汤因比·文明经受着考验[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1·27-264·

[4] 山本新·未来属于中国———汤因比论中国传统文化[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89·191-200·

[5] 汤因比·历史研究:[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119-357·

[6] 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A]·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C]·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256·

阅读:
录入: daomang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